【IDOLiSH7】狐狸先生與兔子小姐們(一織→←陸)

※ 一織的兔耳裝卡RC的幕後故事,歡樂,全員,隨便寫寫,也許有點歐歐西。


【Idolish7】狐狸先生與兔子小姐們(一織→←陸)

1.
在辦公室裡,紡指著手上Monster Generation MV中一織穿了兔子裝的照片笑得一臉滿足。
「兔子裝的一織桑非常可愛呢!」

「不可愛喔。」
一織搖著頭把相片抽走。

「七瀨桑和尼桑的話還行,可愛的東西並不適合我。」

「啊!」
紡這樣說著,然後把照片從手袋裡掏出來數張照片來。

「說起來我這裡也有陸桑和三月的照片,他們真是很可愛呢…… 」

一織瞄了瞄左邊,又望了望右邊,然後搖著頭把兩人的相片也抽走了。

他臉上認真但滿足的表情,讓紡有種誤以為自己已經送了生日禮物的錯覺。


2.
「從陸桑那裡收到甚麼禮物會最開心?」

「被七瀨桑拜託來問我的吧?你們都太不會掩飾了。」
一織老成地嘆了一口氣,心情恨鐵不成鋼。

「替我告訴他請想想我的反應來推測,唔……不是物品的話會比較高興。」

機智又單純的紡,馬上想到剛剛被一織抽走的七瀨兔耳裝照片,這次也許可以試試貓耳?松鼠?或是布丁裝?

這個程度的任務陸桑絕對可以超額完成。她認真嚴肅地點了點頭,對一織的答案感到非常滿意。


3.
「話說最近成員的態度有些奇怪…… 怎麼說好呢?」
露出了有點受困擾的表情,一織繼續說下去。

「例如……二階堂桑特地跑到我的房間削蘋果,四葉桑經常想背我,七瀨桑在睡前來讀書……」

紡會心一笑。
「我想,那是大家在表達對一織桑的感謝呢!」

「對啊,七瀨桑叫我選一本書,他給我唸。於是我隨便在書架上選了一本以前聖誕交換禮物時意外得到的、一直沒甚麼興致讀完的鬼故事書。」

「呃……陸桑他、會害怕嗎……?」

「一開始是不太害怕的,七瀨桑還勇敢地跟我分享他小時候在醫院經歷過的詭異事件。後來他讀完就回房間了,結果半夜才害怕起來不敢一個人睡,哭著跑過來敲我的房門……」

「於是當晚陸桑就留在一織桑的房間了嗎……?那一織桑有睡好嗎?」
是陸桑的風格。紡沒有任何心理障礙就接受了詭異的現實。


一織點頭又搖頭。
「你應該知道,我的房間只有一張單人床。」

「……嗯?」

「我終於發現,原來恐懼是一件很有用的武器,是一種能使獵物乖乖落入陷阱、不需要威迫利誘卻可以容易達到目標的手段。」
彷彿想起了甚麼有趣的事而笑了起來,一織曖昧地說道。

「我答應過七瀨桑不會說出來的,所以,請紡桑自行猜測喔。」

「…………當晚到底發生了甚麼可怕的事?!一織桑?!」


有關一織和七瀨、還有一張單人床的鬼故事,後來成為了宿舍七大不思議傳說之一。


4.
九条天在拾到弟弟那本「Irorin生日驚喜大作戰」的極厚筆記簿時,他的內心是崩潰的。

「陸沒有我在身邊果然是不行的」「和泉一織你真是太了不起了可我還是不會承認你」「我的生日等於陸的生日上年我沒有跟他慶祝今年你們門都沒有」等等想法全都洶湧而出。

不過內心崩潰歸內心崩潰,九条作為一個不容許被任何人察覺自己破綻的藝人,演技也得是一等一,於是他決定親自去見這個讓他心靈有一點點失控的對象,好讓他突破自己的界限。

「這是陸他、給你準備的東西。」
本來九条理想中的語氣是更鄭重和氣的,不過剛開口他便感受到自己的咬牙切齒;他重拾士氣,提高聲量命令道。

「你不許看內容,要對陸保密,不然他會失望的。」

在一旁待機時聽到這酸溜溜語氣的樂,不客氣地大笑起來,然後被心細善良的龍強行拉走。

「…………」
感受到來自九条的敵意,本來一織對長輩的態度就帶點傲氣,再加上想到每一次七瀨為九条的冷漠而難過的事,種種新仇舊恨積累在一起,一織便沒法服氣了。

他生氣的反應很直接,馬上在九条翻開七瀨寫得密密麻麻的筆記簿,然後驚訝地指著其中一頁道。
「七瀨桑真傻,他打算穿上貓耳裝,任勞任怨為我服務三日。」


九条瞪大一雙貓瞳,不可思議地看著一織和他手上的筆記簿。

一織合上筆記笑得一臉舒坦,還貼心補充道。
「不過三日啊……好像不太夠,如果我向他要求五日的話他應該還是會樂意接受的,畢竟他連晚上看完鬼故事害怕得睡不了也要跑來找我哭訴,他很喜歡我吧,我的要求他又怎會拒絕呢。」


於是忙碌的龍又急忙跑回來把失控的九条強行拉走。


5.
「我心中理想對象的類型是、才色兼備的人。天然蠢萌之類甚麼的,我完全不能接受。」
對於一織的官方說法,三月內心向來吐嘈得很。

「才色兼備是不可能的了,不過我會期待你有才色兼收的一天,這是哥哥能為你作出的最真摯誠實的祝福了。」


6.
七瀨假裝哮喘病發時其實心裡有點怯,畢竟這並不是甚麼引人注目的好方法,也感到對不起生日壽星一織君。

當時一織拉著他的手,十指緊扣,緊貼著他的身體說救護車快到了。

心跳快得要衝出胸口,呼吸不自覺地紊亂起來,七瀨覺得自己大概真是要病發了,不是哮喘,是相思。


7.
「假裝病發時,一織一直握著我的手,我、一個月想來五次!」
如果一織不嫌棄的話,還想更多更多地牽手。

「放過我吧……狼來了的少年,真的要緊關頭我就不管你了。」
簡直想現在就不管你了。

「現在你說任何話我都不會生氣!因為被你超級擔心了啊!」
雖然很抱歉但我真是很高興。

「該死……」
好可愛。

夾在兩人中間的三月表示,做人太笨不好,因為會被人看穿你心底的想法;做人太明察秋毫也不好,因為老是看穿別人想法,心好累。

8.
一織在紡遇上壞人時這樣衝口而出。
「你碰她一根汗毛試試?」

「……你碰他一根汗毛試試……?」

後來七瀨在宿舍房間裡試著對鏡子練習這句話,然而不是霸氣側漏,是短小的霸氣漏光了。

他想如果一織真是遇上危險的話,也許自己未必能帥氣地說出這樣的台詞,但是。

但是他絕對會第一個趕到一織身邊,為他做所有自己能做的事情。


9.
六彌心血來潮向一織提問,兔耳裝的照片上他的手勢到底有甚麼意義。

「就是兔子喔,嘗試了表現我們事務所那隻毛茸的奇妙生物的可愛性。」
一織伸出手試著比了一下。

「可是兔子是這樣才對啊。」
把雙手放在頭頂上豎起,七瀨動了動自己的「兔耳」說道。

「你這個好像狐狸啊把兔子大口大口吃掉那種……」

一織手中的動作停止了。
「…………」

所有人的笑聲都停止了。

環正義凜然地說。
「陸君!為了你的人身安全!快對今天過生日的一織君說對不起!」

七瀨垂著兔耳喊出來。
「對不起我覺得你是兔子你超級像兔子我才是狐狸!」

大和在一旁笑著補充。
「網上也是這樣說,一織這是把兔子狠狠吃掉的肉食系才對。」

「……呵呵,那我把你們狠狠吃掉如何。」

之後還有五天要為服從對方任何命令的小奴隸七瀨,忍不住打了個顫抖。他不久前也聽過這聲熟悉的「呵呵」,那是一織在書架上抽出鬼故事前發出的意味不明的笑聲。


10.
作為一個擅長捕捉潮流動向的藝人,六彌於某天清晨戴上了墨鏡,偷偷去了電影院看《瘋狂動物園》。

完場後,可愛的狐狸先生和努力的兔子小姐那相親相愛又有點相殺的畫面仍然停駐著六彌的腦海裡。跟一織不一樣,六彌並不特別喜歡可愛的東西,只是對這種有點意思的小清新作品抱有好感,也喜歡在twitter 寫下自己的觀後感,希望可以讓更多人知道一些有意思的電影。

六彌在踏入宿舍前其實還未想到這次該怎樣寫影評,畢竟上一次他把三月的臉PS在悲劇電影女主角衣服上一事被罵得不是一般的慘,其他人全都為了早餐的安危而站在暴力的三月一方,餓了兩日後他靠著壯五施捨的早餐撐了兩星期,差點就活不下去。

權衡利益輕重後,六彌知道三月不能玩了,為免增添仇家壯五也不能玩,環近來吃布丁卻吃出了更顯眼的上臂肌肉,大和因為碰上了Re:vale有點低氣壓,六彌也不想惹上負面新聞如「人氣組合Idolish7私下熱衷男子拳擊雙打」,暴力事件可免則免。

六彌明察秋毫,橘子選軟的捏,那麼選擇就只餘下兩個。他的運氣不是一般的好,剛進門就見到七瀨舉著掃帚對抗一織的場面。

「你又不是女的!綁這個幹嘛!」
一織扯著七瀨頭上的綁起的辮子生氣地罵。

「這是萬里桑借我的!打掃容易髒我才把頭髮綁起!」
七瀨護著自己的前額反駁道。因為角度問題,這時候六彌才清楚看到原來七瀨把自己的瀏海全都往上抓成一根辮子,確實是挺方便打掃的,不過看上去也太傻太可愛。

一織深呼吸了數秒,然後忍不住伸手去抓對方的辮子。
「摘下來!你這樣在我面前走來走去我怎樣溫習!」

「你回房間就好了我又不阻你……你別、啊呀一織你太可惡了!」

「今日我還是主人!你要聽我的命令!」

初而口角繼而動武,六彌在這個旁觀的過程裡完成了拍照→修圖→給七瀨畫上兔耳→給一織畫上狐狸耳朵的任務;不得不承認的是他的拍攝技巧真是很不錯,照片中兩人互盯的眼神裡充滿了激烈的情感,七瀨一手擋著對方的胸膛,一織又以比七瀨略高的身高優勢微微壓制了局勢,劍拔弩張相愛相殺。

六彌給這條Twitter寫下了名為「狐狸先生與兔子小姐」的標題,內容唯恐天下不亂,寫著「他們又玩Master遊戲,然後談判破裂,於是打架了」。


Twitter毫無懸念馬上又炸開了,六彌倚在門邊沒有移動,兩名主角忙著鬥嘴沒留意到他的存在,於是六彌也不著急,邊看著Twitter洗屏邊轉彎走進廚房,然後不意外地收到了一條來自九条天的私信。

「你只需要告訴我,陸,打架,贏還是輸。」

六彌把頭湊到廚房門外觀察,此時七瀨剛好站在椅子上大喊一聲「Fly away!」,手上的抹布在指間旋轉兩圈後毫不留情地甩到一織的臉上,一織躺在沙發上徒勞無功掙扎了兩下,然後陣亡。


六彌捂著良心,嚴肅地回覆九条:「七瀨桑,可慘了。」


之後九条那邊顯示為已讀不回,六彌再刷新了一下,發現八乙女樂倒是說了句話。
「要當一個完美的藝人,還是當一個完美的弟控,This is the question.」

龍十之介在下面捍衛和平道。
「兩個角色並不衝突,假如是天的話,他一定可以做得好好的。」


之後九条自己發了一條Twitter,附帶一幅從車內往外拍攝窗外藍天白雲的風景照。
「兩手抓,兩手都要硬。這才是九条天。」分量十足的廣告台詞。


六彌咬著布丁正想把這三條訊息整合出目前情況,又收到紡的訊息。

「六彌桑!請問你在宿舍嗎?剛剛九条桑說他正在出發來我們宿舍找七瀨桑談話,雖然是有點突然沒錯,不過想深一點,兄弟之間的誤會終於有突破不是好事嗎?但是我打七瀨桑的電話沒人接聽,他今天應該沒有工作安排的,你在宿舍有見到他嗎?」

望一眼牆上的掛鐘,六彌在心裡算了一下九条發照片的時間及大概車程,加上憤怒的情緒對車速的影響,應該很快就到,於是他雲淡風輕地覆了一句「一織和七瀨都在」,沒有向經理人提及九条上來其實並非找七瀨,更大可能是想跟一織來場男子拳擊單打。

在客廳的兔子正在仔細觀察狐狸到底死透了沒,他用掃帚遠距離戳了戳對方的臉,狐狸沒有反應。

壯了膽子但沒有漲過智商的七瀨放輕腳步,手持武器小心翼翼走過去,先是試圖抓起抹布的一角偷窺一織的表情,結果被一織怨恨的眼神盯得忍不住放聲大笑,甚至笑得不能自已,彎身下去跪在地氈上繼續笑。

算好時間的六彌打開了大門,外面電梯的鈴聲一響,九条天的身影迅雷不及掩耳就飛進了宿舍,正好趕上了一織把七瀨推倒在地氈上扭成一團的場面。


那頃刻六彌的耳邊響起了理智弦斷掉的聲音。

不是他的理智弦。
斷掉的也不是理智弦,是那把被眾人遺忘的掃帚。

六彌的手機在這重要的一刻響了起來,是三月專屬的男版MY HEART WILL GO ON,意味深長。

「拖—住—九—条—桑————」
腦袋靈活聰慧的三月在看到Twitter時就猜到事情的來龍去脈,並準確預測情節發展。

「別——讓他——殺了一織————我在趕回來————」


六彌模仿他的語氣回應。
「You——are——too——late——」

「一織有甚麼不測——你就等下輩子再吃早餐————」

太狠毒了。
六彌心有戚戚然地放下電話,連忙跑過去把兵荒馬亂的三個人分開。

後來三月趕到,與九条對峙的氣勢有如兩個闖禍學生的家長見面一樣,都認為不是自家孩子的錯。七瀨作為犯錯的熊孩子一號沒甚麼說話的底氣,一織則是看到了六彌放在Twitter上的照片後嚴重當機不發一言,大概是意識到這種沒法控制大眾媒體討論方向的事一直重覆發生,似乎不會有停止的一天。

後來紡也趕回來了,她進門的第一句話便是「九条桑跟七瀨桑和好了嗎?」,然而其實他倆在整個過程中壓根連一句話都沒說,於是九条表情複雜地瞄了眼七瀨,然後禮貌地告辭離開。


七瀨愣了一下,追出去朝門外的九条喊了一句「下一次,我會去Trigger3的宿舍找你!」,多少有種時下青春劇中男女主角被迫分離的氣氛,結果七瀨還來不及蘊釀感動的淚水就被一織拖回屋內。


「既然大局已定。」
一織心灰意冷地看著Twitter說。

「大家都說我有當總裁的潛力,那就繼續玩主人遊戲吧,兔耳還是貓耳,你自己選一款。」




後來的後來,一織上傳了一幅照片。

照片中的六彌跪在角落背對鏡頭,低頭抹地的樣子簡直跟被欺負的灰姑娘如出一轍,而他的頭頂戴著一副貨真價實的兔耳。

飾演後母的三月也戴著兔耳,坐在沙發上享受地喝著茶,兩位兔子姊姊七瀨和壯五在一旁高興地用小扇子搧風。



於是「狐狸先生與兔子小姐們」這個標題,再度登上了Twitter熱門關鍵字第一位。


End.


我需要萌一織陸的朋友。
我需要萌一織陸的朋友。
我需要萌一織陸的朋友。

重要的事要說三次。

题目 : 小說衍生,BL同人
博客分类 : 小说文学

发表留言

Secret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自我介紹

No.20

Author:No.20
大家好,你沒找錯地方,是我沒錯。

Fc2突然變了粉紅色,是因為我錯改前非,決定以後要好好寫不糾結的小甜餅戀愛故事,改變心態由環境做起。
______________
※自介
自稱文藝青年
智商不在服務區

具侵略性
糖衣炸彈
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目前
MAGI → 裘龍
IDOLiSH7 → 一織陸
寶石之國 → 脆皮組

※擅長
中二病
躺著也中槍
精神污染

※推廣
KALAFINA
保志總一朗
日野聰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友好
足跡
搜尋欄
偶爾打招呼
客從何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