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OLiSH7】可愛中毒與睡眠缺乏症(一織陸)

※ CP = 17,喜歡可愛事物的一織和天然萌的七瀨。



【Idolish7】可愛中毒與睡眠缺乏症(17)




已經一個月持續睡眠不足,今日七瀨依然不屈不撓地試圖多賴床五分鐘,然後被一織破門而入再度失敗告終。


七瀨想不起能睡足八小時的日子在哪裡,似乎一旦成功出道,即使還未算上十分當紅,他跟床單親密接觸的習慣便已成過去。迷迷糊糊地走進洗手間,他一邊合著眼睛刷牙,一邊開始考慮把枕頭帶上公司的私人車,待會兒路途上也可以把握時間安穩多睡一會。


「今日要先準備網路節目,之後是給代言的運動品牌拍雜誌廣告照片,壯五的時間是我們所有人中最緊湊的,所以一切安排以他為優先,為了讓他也能完全參與網路節目,只能預先在清晨安排錄影了,所以這一次不是直播。」

桌面上放著一份有點淩亂的日程表,顯然早已被翻閱過無數遍,一織一邊以雙手泡著咖啡,一邊給眾人念著即日安排,大和在筆記本上寫下重點,三月咬著麵包也湊頭過去看了一看,隨即想起了被遺忘的六彌,馬上沖去對方房間把他拖出來。


七瀨換好衣服時滿腦子只餘下「車上補眠」的想法,於是他就這樣抱著自己的枕頭走出客廳,依然念著日程的一織轉身便看到七瀨把印有紅色兔子的枕頭抱在胸前緩慢地走出來的模樣,他清楚記得那是七瀨的粉絲專門為他造的枕頭,因為一織也收到了一個深藍色的,被他秘密地收藏在衣櫃裡,誰也不知道。

那一瞬間一織幾乎就因為看到過分可愛的東西而停滯呼吸,然後他猛然轉身回去沉默起來,拒絕再細看七瀨這種無辜賣萌的樣子。

大和看到七瀨這副沒睡醒的樣子,便打算拍拍對方的臉喚醒他的意識,順道把枕頭放回原位,可惜七瀨人是沒醒,手倒是把枕頭抓得緊緊的,還會自己走到桌前吃早餐,不發一言。

因此一織只得開始背對著七瀨開始背誦日程,三月把六彌拖出來時看到桌前抱著枕頭幾乎又要睡著的七瀨,再看看完全不肯過來的弟弟,馬上理解情況,直到上車前都是相反地由三月照顧著七瀨,由一織看管著六彌。


「我是聽說過七瀨幼時身體不好,經常住在醫院裡,大概跟有事沒事都會捱夜打電動的我們不一樣吧。」
從倒後鏡看到坐在後座睡著的七瀨,坐在副駕座上的大和說道。

「近來我們的工作排得挺密的,對他來說應該壓力很大,他已經每天放工馬上回去睡覺,不像我們有時候晚上還會去玩,在車上能休息就讓他多休息吧,總比病倒要延遲工作要好。」

「七瀨他,說過,他習慣每天睡,十二小時。」
同樣坐在後座的六彌一臉恍然大悟。

「我還問,你是不是生病了,原來是這樣啊。」


一織甚麼話都沒說,跟三月和七瀨坐在一起,他和七瀨分別坐在兩旁近窗的座位上,三月被夾在中間,他則看著手中的資料出神,眼角偶爾瞄到哥哥旁邊的人抱住枕頭、隨著汽車移動時搖晃的身影。

「陸不會往前跌的,有哥看著。」
三月貼心地湊近弟弟耳邊提醒道。

「……我沒有在擔心他。」
沒底氣地說著,一下突如其來的剎車使一織馬上傾身伸手,擋住七瀨因為慣性作用而往前沖的動作。

三月的動作也快,雙手立即護住了熟睡的七瀨,不過他怎看也覺得不太安全,於是又把七瀨的頭按在自己的肩上,使對方能倚著自己休息。
「真的累壞了吧……這樣都沒有醒來。」

一織這樣喃喃自語,然後又因不想顯得過分關心對方而撇過頭看窗外風景。
「明明平日也沒見七瀨這樣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直播節目開始前的準備活動,七瀨倒是開始精神過來,壯五和環也到達了錄製的場地,七個人便一起預先看觀眾來信,幫經理人篩選粉絲的提問。

「這封信是提問……三月跟一織的關係如何?哥哥會嫉妒弟弟的身高嗎?噢這種會破壞團隊感情的提問啊,三月你要如實作答嗎?」

「如果你介意,我,可以,幫你答,YES。」

「不、我從來沒有對弟弟的身高有所不滿,至少我沒有說過啊?!」

「我不太想回應這題,真的……PASS,下一封是……大家喜歡的女孩子類型,嗯……我喜歡認真的人。」

「弟弟你才不是呢別以為我不知道……我的話,是喜歡笑容溫柔的女生。」

「我喜歡布丁。」

「環、沒人問你這個……我會比較重視對象的氣質,不過以現在初出道而言,我會專注工作,不希望讓任何人失望。」

「壯五回答得真詳細,我是特別喜歡擅長煮食的女性,能下廚很重要呢,那七瀨?」

「唔……我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啊…………最重要的條件是對我好,會一直在我身邊,不離開我的人吧。」

在說的是九條天吧,還真是個不折不扣的兄控。一織在心裡吐嘈,然後下意識在心裡默念了一次。


——這樣的條件、其實並不困難吧。



在節日開始時七瀨便慣性地坐在一織身旁,由於這次不是直播的關係所以大家比平日更加輕鬆,不過開玩笑起來也更加使一織緊張,畢竟為了維持他們亂七八髒的節目風格,要是沒有重大錯誤,整個節目依然只會錄製一次。

在過程中一直有說有笑的七瀨,到中途時因為太疲倦的關係開始半倚在一織的肩上,但他還是有照著原定的流程去回應同伴;直到接近中後段時便真的捱不住,節目還在錄製時就倚在一織身上睡著了。

「陸君……?」
壯五有點驚訝地試圖叫喚Center,想當然完全沒有效果,大和只好向鏡頭解釋道。

「近來我們的工作比較多,七瀨他因為睡眠不足而在節目中睡著了這樣的事啊、終於也發生了,但我相信觀眾不介意讓他睡一會的。」

於是大家又接著說下去,說得一團和氣熱熱鬧鬧的,只有一織和七瀨的位置安靜了下來,有關七瀨的提問都由一織代為回答,為了不吵醒七瀨,連說話都選擇放緩聲音。


「……各位,你們有沒有覺得、今天我們討論的氣氛有點不一樣?」

「是因為七瀨睡了過去的關係嗎?」

「不會啦、他分明只是一個任人魚肉的角色,我是覺得今天少了一把不停吐嘈前輩的聲音啊,為甚麼呢?」

所有視線一下子全集中在一織身上,一織皺皺眉,把食指放在嘴巴前方,示意自己不敢說話。

「對啊,一織今天份外的安靜呢。」

「平日明明對七瀨也是很嚴肅的,今天出乎意料地很溫柔喔。」

「我以為一織肯定會把七瀨罵醒的,他平日就老是跟七瀨吵架。」

「還真是口硬心軟。」

「陸醒來後一定會很感激你的,一織。」

眾人乘著七瀨睡著的時候把一織恥笑得心滿意足,這是唯一一次一織礙於不想吵醒七瀨而不反駁吐嘈,直到他忍得嘴角開始抽蓄、大家才放過他回歸正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覺得七瀨如此熟睡實在有點怪異,而且臉上有點不自然的紅暈,為此一織甚至沒在意鏡頭會拍到他的舉動,偷偷伸手去摸七瀨的額頭,可是得到的體溫跟自己沒有太大分別,實在難以知道對方是否生病發熱。

直到節目完結,連壯五和三月也擔心起七瀨的情況來,三月在車上就有擔憂過七瀨是不是生病,也跟一織一樣摸過對方體溫,並向經理人提及過,經理人在節目途中見勢色不對便給九條天發了短訊,問他以前七瀨生病會有甚麼特徵。

九條很快便回復了短訊,尤其提到弟弟身體偏弱體溫較低,發低燒時很容易不被發現,問他是不是出甚麼事了。

經理人匆匆回復了一句在節目途中睡過去了可能是低燒,便要求節目提早兩分鐘完結,迅速取消了七瀨接下來的代言活動,以其他全員暫作頂替,安排他回家休息。


因為擔憂著對方的原故,一織的臉色也不是太好,不久後便決定以一直作為監控七瀨身體情況的人為理由,安排了自己第一個拍攝廣告照片;大和拍拍他的肩示意一切交給他們,然後便讓一織馬上趕回家查看對方是否一切安好。

待一織到家時,醫生正準備離開,確實是38度低燒,外加有感冒病徵,估計是休息過少抵抗力不足所引起,不過並不嚴重,三餐定時吃藥和多休養就好;不過雖然說是讓他休息就好,但假如想早日康復、最好找人照顧一下,畢竟體質本來就不太好。

一織自己是不太會煮食的,平日頂多泡個咖啡煮個速食麵喂飽自己和三月,他看看手錶上顯示的中午12時、便自發下樓到附近的食肆外帶了兩個清粥回家,然後搖醒七瀨起床吃粥吃藥。

把七瀨叫醒也是一個艱難的任務,七瀨的房間裡放有不少粉絲送給他的禮物,顏色和風格都是以可愛為主,而要一織不斷搖晃抱著抱枕熟睡、臉上因為低燒而泛紅的七瀨,便越加使他呼吸困難。

簡直是比考試還要難捱的任務、向來對學習迎刃有餘的一織,發現他人生中最大的敵人除了自家那個會抓住自己弱點的哥哥外、絕對要再加一個上生派來治他的七瀨。

最後他乾脆閉起雙眼假裝甚麼都看不到來搖醒對方,監視著對方緩慢地吃過了粥,終於在七瀨對著顏色五彩繽紛的藥顆一臉生無可戀時發了火。

深呼吸一口氣,一織盯著七瀨加重了語氣說道。
「吃下去。」

「對不起……」
七瀨垂下頭數著藥丸,然後喝水仰頭就灌了下去,動作熟練得不能再熟練。
「我就只是想起了……以前生病的時候,天哥他總是哄我吃藥……他唱歌很好聽……」

不服氣的一織試圖想像自己也唱歌哄哄七瀨吃藥的場景,然後被自己的想法徹夜雷倒。

學九條那樣唱歌來哄弟弟的事、他是絕對做不來的,一織內心掙扎了好一會兒後終於伸出手,揉了揉七瀨的頭髮,然後整個人受不了地撇過臉,完全沒法直視對方抬頭時仿佛閃熠起來的大眼睛。

「嘻嘻……」
回到房間躺在床上的七瀨問道。
「謝謝一織……抱歉又是我拖累大家了……一織留下來的話、工作那邊沒關係嗎?」

一織拿來了椅子和書本,坐在七瀨的床邊打算利用這段時間溫習功課,順道分散這個房間的可愛氣場對他的影響。
「沒事的,我……經理人已經聯繫好了,待你病好了會再把工作補上。」

待會他又補上一句。
「你身體有甚麼不舒服也要跟我說一聲,我要為你的健康狀況負責……為了……」

……都是為了工作。一織想這樣說出口,然而他又明白這是謊言。

「嗯、我會好好休息的……待好起來後,和大家一起努力!」
打了個呵欠,七瀨漸漸垂下眼簾。
「這是第一次呢…………被天哥以外的人照顧…………謝謝你、一織……」


一織沉默著沒敢回應七瀨的話,也許是害怕一旦說了甚麼就會暴露自己的心情,於是他只能盯著書本上一條條左右對稱的數式,吐嘈現實裡的付出從來不是相等,久久沒有翻頁,然後想起七瀨今日提過喜歡的對象類型。


——對我好的,留在我身邊、不離開的人。


一織伏在七瀨的耳邊輕聲說道,凝視著對方的睡顏,不求回應地回復著對方的夢囈。


「我就在啊。」



End.




附錄↓

當日網路節目播出後,晚上17粉絲俱樂部就宛如被投了原子彈一般炸開了鍋,由節目中七瀨倚著一織入睡和一織連串溫柔得不合常理的行為開始引起了熱話,很快便傳出了七瀨生病的消息,緊接著是有埋伏在公司宿舍外的粉絲拍到戴著口罩的一織外帶了食物回宿舍,證明絕對是回去單獨照顧對方的表現。

後來七瀨在Twitter回應了大家的疑問,感謝一織在他生病時的照顧,大家別覺得他作為後輩總是在反駁前輩、其實他是一個好人喔。

收了好人卡的一織莫名奇妙地被同伴連續投放關愛的目光,連三月也拿這件事來恥笑了好幾天,一織追著罪魁禍首想要興師問罪,卻在對方無辜的臉顏下節節敗退潰不成兵。


「七瀨絕對是上天派來治一織的」這個說法,真是一語成纖。




End.


tag : Idolish7,I7,和泉一織,七瀨陸,一織陸

发表留言

Secret

自我介紹

No.20

Author:No.20
大家好,你沒找錯地方,是我沒錯。

Fc2突然變了粉紅色,是因為我錯改前非,決定以後要好好寫不糾結的小甜餅戀愛故事,改變心態由環境做起。
______________
※自介
自稱文藝青年
智商不在服務區

具侵略性
糖衣炸彈
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目前
MAGI → 裘龍
IDOLiSH7 → 一織陸
寶石之國 → 脆皮組

※擅長
中二病
躺著也中槍
精神污染

※推廣
KALAFINA
保志總一朗
日野聰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友好
足跡
搜尋欄
偶爾打招呼
客從何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