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團圓

※ 過去捏造,過去捏造,重要的事說兩次。
※ 龍族幼馴染中心,敖雪+狩,龍人偽兄弟設定。


【西遊】團圓




敖雪小時候曾經偷偷地闖進天羽山,美其名來探望長輩龍王叔叔,想當然免不了從山下開始抓龍人毆鬥直到宮殿門外,礙于龍人都清楚敖雪是同族所以不敢下重手,於是天性暴力的他一路放肆地打遍了半個山頭,都無人可擋。


還只是孩子的敖雪,想法非常粗暴直接——有話不用說,感情好不好,一打便知道。

從有意識開始,敖雪便身體力行把「誰拳頭大誰說話」這句話的精髓發揚光大,還僅是孩童便把海底的龍宮弄得不得安寧,然後乘亂到處殺人放火,把人命玩弄如同玩具,被氣得七竅生煙的父王一路派人想把這個會走路的禍害給捉回去,手下卻因敖雪身份不凡而沒法下重手,故一直沒法成功把他輯拿歸家。

在敖雪把龍人壓在身下、正準備殘忍地斷其雙臂時,一個與他年紀相約的孩子打開了龍宮的大門,手中的兵器瞬間從他的掌心飛出,在對方反應過來前已斜斜劃過敖雪的臉頰,一根血絲馬上從皮膚表面湧出,鮮血滑落到敖雪的下巴,然後滴答滴答地掉落在地上。

雖然看上去差異不大,但假若仔細比較兩人身材,實際上狩比敖雪的年紀尚要小上幾分;而儘管兩人氣質可謂天淵之別,但不少地方依然是相似的,例如身上的白鳥羽上衣,和彼此都天生擁有銀白色長髮,那是龍族裡身份高貴的象徵。

敖雪詫異地摸了摸臉上溢出的血,繼而放開了手中昏暈過去的龍人,抬頭朝狩問道,那表情還真有點無辜。
「你打我了?」

狩誠實地點頭。
「是,因為你在打我的家眷。」

然後敖雪嗜血地舔了舔嘴唇,狩沉默地舉起了刀,兩個孩童就這樣在龍宮打起來了。

那場二人雙打摧毀了百里森林,或許說是敖雪的暴力毀了半座森林會更為貼切,狩的目標是把敖雪拿下,而敖雪的目標則是把狩打敗,狠狠地把他壓在身下暴打,最好也以牙還牙地在他臉上劃回兩道刀痕——他腦袋不清醒時就只會想著這些血腥暴力的場面,當然他清醒時佔據腦袋的畫面也好不到哪,他壓根一個野蠻孩子,從來不知守禮為何物。

因此循規蹈矩的狩對敖雪十分苦手,由第一次相遇開始直到很久很久以後,每一次敖雪帶著一身麻煩前來天羽山,狩都會搖著頭不忍細看。但是儘管敖雪做盡壞事,狩也從來沒有討厭過他,也許因為龍人裡身份相約又年紀相近的就只有敖雪一人,也許因為狩的心底也有對敖雪能如此自由自在地不受束縛的個性生出羡慕之情的一面。

而即使他倆坐在一起都總是沒法溝通,敖雪很笨永遠聽不懂他的意思,狩的思緒也註定沒法理解敖雪的智商,但他們還是會偶爾一起坐在樹下,分吃著敖雪在人間搶過來的食物。


「我說啊你肯定沒吃過這個,那些人類說這個食物叫月餅,又甜又圓的,好吃。」
在長大後的其中一個中秋,敖雪又慣性地在路過天羽山時順道給狩捎來了食物。

狩拿起月餅,好奇地咬了一口,然後意外地說道。
「難得你會稱讚素食。」

邊說邊往嘴裡塞了兩塊月餅,敖雪口齒不清地回道。
「因為是甜的啊。」

狩點點頭,坦白說他覺得敖雪這次回來顯然有點過胖,下巴都圓了,少吃點肉總是好的,當然不吃更好。看著這些月餅是素的,狩也想吃多一點,咬著咬著卻發現裡面藏了些東西。

狩皺著眉,疑惑地打開月餅裡夾著的字條,「八月十五夜起義」數個漢字映入眼簾。
「……你到底搶了甚麼人的月餅?」

敖雪答得理所當然。
「官兵啊,還能順道打場架,一舉兩得。」

狩歎了一口氣,倚在樹上搖搖頭沒有說話。敖雪吃飽後又是時候準備離開,狩已經習慣了敖雪來去自如,一如他向來渴望自由的本性,故只循例叮囑一句。

「別太亂來了。」

敖雪不置可否,只是自顧自地說著。
「你好像挺喜歡吃這個啊,我帶這麼多食物來、就只有這個你吃得多,餘下這兩個月餅也留給你,下次中秋我再帶來給你吃……那麼我走囉。」

狩微笑了一下,其實敖雪比他大上那麼一點點,論輩分來說他該叫敖雪一聲哥,但因為心底總是鄙視敖雪智商的關係所以從來沒有這樣叫過;而敖雪雖然人笨,但在某些時候卻會突然笨拙地流露出照顧弟弟的表現。想到這裡,狩又再笑了一下,朝敖雪揮手道別後便往西方山上的方向回去。


敖雪朝東方下山,抬頭看看唯一的光明,那道完整的月亮在夜空裡就像一個圓滾滾的月餅,沒有任何缺失。


他從此一去沒有回頭。


事過境遷,直到很多很多年後,當敖雪再帶著月餅回到天羽山后,遭過一場屠殺的山上早已再無任何妖或仙的蹤影。

而他那位寡言但乖巧的弟弟、在眾神爭奪奇經的戰火之初,在天羽山遭天宮屠殺時為保護奇經中箭身亡,成為最初為正義而犧牲的一族。

「你放心吧,我們已經把奇經送回去了,小羽在極樂世界也是平安了。」
敖雪一邊說著,一邊把小酒杯裡盛著的酒灑在地上,他在地上放了數個月餅,都是狩喜歡吃的口味。

他從來沒有忘記跟狩的承諾,每年月圓之日他都希望可以回到天羽山,與弟弟再吃一次月餅,看一次月圓。

只可惜事與願違。但是敖雪想,如果狩在天之靈知道小羽安全了,而自己也因為被三藏束縛而不能再隨意殺戮,也許他也會像過去那樣露出微笑,嘖嘖。


他把酒灑在天羽山的土地,然後雙手作揖,朝向早已廢棄的龍宮說著。


「敬、天羽山所有英雄。」



End.


私設↓

1. 未結婚的龍人都被視為未成年,不管年齡如何,而他們所穿的衣服(或者說是身上披的布料)會有更多鳥羽;反之年紀越大,身上披有的鳥羽會越少,象徵其已長大成龍,不再需要保護。
所以雖然狩大人看上去成熟沉穩,但他肯定未過成年禮的,我肯定。
2. 敖雪跟狩有血緣關係的妄想,源於他們頭上的角是一樣的,衣服也像……那小羽也算他的半個妹妹吧,那麼敖雪便更加不得不參加還經一行了……
3. 因為總是不聽話的關系,敖雪跟兩個哥哥關系不好,但比較疼弟弟,因為他大男人主義嘛。

tag : 西遊,敖雪,狩

发表留言

Secret

自我介紹

No.20

Author:No.20
大家好,你沒找錯地方,是我沒錯。

Fc2突然變了粉紅色,是因為我錯改前非,決定以後要好好寫不糾結的小甜餅戀愛故事,改變心態由環境做起。
______________
※自介
自稱文藝青年
智商不在服務區

具侵略性
糖衣炸彈
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目前
MAGI → 裘龍
IDOLiSH7 → 一織陸
寶石之國 → 脆皮組

※擅長
中二病
躺著也中槍
精神污染

※推廣
KALAFINA
保志總一朗
日野聰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友好
足跡
搜尋欄
偶爾打招呼
客從何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