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饑餓中進食(裘白)第十一章(R18)

※ 哨兵嚮導前提,哨兵白龍和嚮導裘達爾;嚮導攻,哨兵受,另外阿拉阿里有。
※ 新婚章節……呃,請好好珍惜目前尚未毀容的白龍(劇透意味)
※ 小黃文不定期出現。


【MAGI】饑餓中進食(裘白)(R18)


第十一章




他的觸碰是最甘美的墮落。


身體在發熱。他的指尖隔著一層單薄的睡衣撫摸著自己的肌膚,揉按著已挺起的乳首,他把身體蜷縮起來,繼而用力地把胸膛往床單上蹭。白龍不敢睜眼看自己做出這些大膽開放的動作,只能把頭埋在柔軟的枕頭裡喘息,不能自已地溢出呻吟。

不夠、還是不夠。他顫抖著解開上身睡衣的鈕扣,因他一直壓抑忍耐太久,故白色的上衣早已濕透,半透明的衣衫裡隱約透視到裡面黑色的紋身,緩緩地朝上方浮現。

不可自控地往黑蓮花的邊緣揉躪著,他想像著正在他身上游走的指尖並非自己溫熱的手指,而是他的嚮導向來偏涼的指尖,他喜歡從背後用力地抱著他,胸膛緊貼著他的背部把他往下壓,手指夾在白龍和床單之間,輕慢地挑逗他最敏感的部位。

白龍每一個微小的動作,蹭磨在床單上都會為他帶來更強烈的快感。


此時裘達爾會傭懶地舔吻著他的耳垂,一邊說著下流的情話,一邊玩味地欣賞著他被訊息素影響得發情,直到自己也被哨兵的訊息素弄得按捺不住時,便會以把人操到哭出來為目的,狠狠地進入白龍的身體。

他被自己的想像刺激得直抖著身體,喘息著把另一隻手按在自己的下身,隔著一層布料也能感受到其中的熾熱和興奮,金髮的精神嚮導正坐在大床旁邊的矮櫃上,囂著腿滿臉壞笑地觀賞白龍的自慰全程。


此時賽共旁邊的通訊儀響起了呼叫,他看了看白龍正側躺在床上情難自已沒法移動,於是便利用意識擅自幫主人接了屬於他的嚮導的來電。

「喂、」
裘達爾的全息影像從通訊儀投射出來,幸好賽共沒有設成對方能看到這邊的影像,不然羞恥的白龍以後肯定會把為他準備的衣服全都一把燒掉。

「你發情期怎麼不早說啊?我現在過來,你不准自己做完就算。」


「不……」
白龍咬著牙壓下自己的呻吟,掙扎著在床單上蹭磨,體內一浪又一浪微弱的快感衝擊著他的意志,他急需要那個人的訊息素,他想要肆無忌憚地啃咬對方的頸項,擁抱著讓對方的身體包裹自己,不需要溫柔也不需要憐惜,只需要放開自己的精神觸梢讓對方把自己的所有全部佔有。

「還有兩日……就是成人禮……不要現在……哈…………」


通訊儀傳來了裘達爾憤怒的一聲「媽的」,然後有甚麼被砸的聲音,之後便乾脆被掛斷了。


離白龍的成人禮還有短短兩日,所以他希望可以直到成人禮當日進行儀式後才再與自己的嚮導見面,並藉此在這爭取得來的兩日時間裡再三思考他們是不是足夠成為結合關係。

這個決定當然沒有得到裘達爾的體諒,他壓根不明白都已經是結合過的嚮導哨兵了怎麼還要再等成人禮,去他媽的成人禮,老子當年還因為以為你死了暴走而沒過的成人禮,現在又要因為它而沒法與自己的哨兵見面,這個日子不論怎想也不是甚麼好兆頭。

在精神聯結裡感覺到白龍的情感不尋常時,他唯一的想法就是要馬上到達白龍身邊,打開通訊儀關切一問卻依然被哨兵拒絕相見,連個影像都見不到,只聽到對方微弱的呻吟聲如同訊息素一樣讓他心跳加速。


於是國家最強的嚮導,最不受控制的人類嚮導,裘達爾生氣了。


裘達爾破門而入的時候床上早已沒任何身影,只餘下淩亂的床單讓人有已經完事的錯覺,他狠狠地盯著坐在矮櫃上的精神嚮導賽共,賽共一臉無辜地聳聳肩回望著他,仿佛在說「我沒有」,然後指向浴室的方向。

裘達爾顯然也聽到裡面傳出的水聲和濃郁的訊息素,馬上走到浴室門前用腳踢開上鎖了的門扉,不出所料裡面的人正坐在浴缸中,蓬蓬頭正開著冷水往自己身上淋,白龍渾身濕透抱著自己的身軀,坐在水中茫然地看向突然闖進來的裘達爾。


在外面無聊地點著通訊儀看新聞的賽共,只能聽到呻吟聲一直從沒有閉上的門扉傳出,由細微的喘息到肉體碰撞的聲音,他開始壞心眼地考慮是否應該乘人之危,先錄個音以便日後能更得心應手欺負白龍主人。


浴室裡的白龍被脫得只餘下單薄的上衣,站立著被壓在鏡子上抽插,嚮導濃烈的訊息素全面覆蓋在他的肌膚,火熱的背後緊貼著裘達爾同樣沒多少布料掩蓋的胸膛;裘達爾的手指狠狠地玩弄著對方的乳首,強壯的手臂環抱在白龍被挑逗得乏力的腰上用力,自己的腰胯則不停往深處撞擊,一下一下毫不留情的讓白龍顫抖不已。

無處安放的雙手掩著自己的嘴巴,此時白龍身上恤衫的左肩已滑到手臂中段,他邊咬著唇邊仰起頭,讓裘達爾更容易啃咬他裸露在外的後頸。


裘達爾先是吻住了他的耳垂,繼而伸出舌頭緩慢地往下舔吮;這和下身那種直接粗暴的進攻相反,微細的蹭磨帶來的快感持久而甜蜜,白龍感覺到自己左肩上濕漉漉的觸覺開始放大,其中大概亦有精神共鳴的影響,他用力喘息著雙手往後抓緊裘達爾的肩,腰肢因動作關係彎成一個快要截斷的弧度,內穴不可抑制地收縮起來。


「你看你……變得這麼饑渴…………唔……」

察覺到白龍想要親吻的衝動,裘達爾一邊說著一邊就著相連的姿勢把對方轉過來,白龍尖叫了一聲後把頭埋在他的頸窩裡,然後裘達爾一手捧起對方的臉狂吻,一手把他的大腿架在自己的手肋,以便更深入抽插。

聲音早已變得沙啞,接近高潮時白龍的身體總是敏感得受不了,激烈的快感伴著微弱的痛楚蔓延全身,他顫抖著擺動著身體迎合對方九淺一深的進攻猛插,裘達爾身上充滿爆發力的肌肉緊緊貼白龍的胸前,分身在柔軟的體內灸熱得難以自控,他挺起腰往最敏感的地方衝擊著。


當裘達爾把白龍抱出浴室時,賽共已經面朝窗臺背向大床,一副快要受不了這個世界準備跳樓輕生的模樣。


裘達爾瞄也沒瞄過去,他把全身赤裸的白龍放在單人床上,然後雙膝爬上床邊,挺起腰直接又把自己意猶未盡的分身插進白龍尚柔軟的身體裡。因為早已濕潤的關係,白龍的後穴一下子就吞下了對方分身,緊密的毫無遼縫,但由於感受到賽共的視線,白龍羞恥得踢著雙腿試圖反抗,卻被對方粗暴地把雙腿乾脆分開扣在自己的腰側。

「還、還是白日……」
白龍以沙啞的哭腔叫喊道,一邊推開正埋首在他胸前舔吮的嚮導,雙腿卻自然地合起來夾緊了對方。

「被子……蓋住……我…………啊、唔……不要……」


裘達爾憤怒地放開了口中挺起的乳首,往旁邊扯來了純色的薄被把兩人徹底覆蓋,然後又開始了無止境的做愛過程。

此時白龍的精神聯結終於被裘達爾的意識完全佔領,除了嚮導的味道外再也感受不到別的,更枉論想起在外面的精神嚮導了。賽共在外面只看到那張單人床止不住搖晃,幾乎要考慮會否有倒塌的危機,或是兩人這次到底能撐多久之類的問題。


發情的哭腔和男人用力時喉嚨裡發出的悶哼,本能的野獸結合。


賽共看著天空突然思索起來,到底嚮導和哨兵的結合關係,是源於被訊息素影響而結合,還是因為選擇了對方而與之結合。


也許兩者皆有吧。他這樣想著。然後又好奇地再偷窺看了一眼。


剛完事的兩人偃息旗鼓,終於因為缺氧而在淩亂的被窩中冒出了頭。理智早已找不回來的白龍正閉起眼趴在裘達爾身上喘息,裘達爾發出慵懶滿足的歎息,指尖從脊骨一路往上撫摸著白龍後背的曲線,最終停留在左肩之上;附近帶著不少深淺不一的吻痕,新舊阡陌,但假若認真細看會發現那裡有一個不明顯的牙印,似是為了證明甚麼而存在。


那是裘達爾在白龍十六歲時把他強行標記時留下的印痕,事實上白龍早已因為巫女的預言而被洗走那段記憶,只有裘達爾記得他們最初的相遇和結合,真實得沒法相信能被遺忘。


消逝的記憶和堅定的人。


直到裘達爾忍不住向賽共比了個中指,以示意不滿他依然留在屋裡打擾兩人情熱後互相依偎的時光,賽共才閉起眼睛,身影緩緩地消失在空氣之中。



TBC.

tag : MAGI,裘達爾,白龍,裘白,裘龍,哨兵嚮導

发表留言

Secret

自我介紹

No.20

Author:No.20
大家好,你沒找錯地方,是我沒錯。

Fc2突然變了粉紅色,是因為我錯改前非,決定以後要好好寫不糾結的小甜餅戀愛故事,改變心態由環境做起。
______________
※自介
自稱文藝青年
智商不在服務區

具侵略性
糖衣炸彈
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目前
MAGI → 裘龍
IDOLiSH7 → 一織陸
寶石之國 → 脆皮組

※擅長
中二病
躺著也中槍
精神污染

※推廣
KALAFINA
保志總一朗
日野聰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友好
足跡
搜尋欄
偶爾打招呼
客從何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