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饑餓中進食(裘白)第十章

※ 不是小黃文(大概)。
※ ……有白龍了。

※ 既然黃文都完結了大家應該不會太緊張了慢慢更新。


【MAGI】饑餓中進食(裘白)


第十章



白龍並非如裘達爾所說回家煮飯,而是在醫院大門門外站了很久很久。



在下機之後他與嚮導馬上被迫分道揚鑣,裘達爾在下機前叫白龍先回自己寢室,並告訴白龍組織要求他親自去看看阿拉丁,說是打架也算了,事後矛盾不能有。



「組織在這方面挺沒智慧的。」

裘達爾坐在白龍對面偷窺他寫的筆記,一邊按著手機查看戰況,一邊有的沒的地解釋著。



「我與他的樑子早就結下了,中央卻整天妄想要兩大嚮導相親相愛,我啊就是總有一天要報復的,還不如早點把他炸一次,一了百了。」





「你……被他攻擊過?是指兩年前你精神力失控暴走那次嗎?」

慣性地於事後紀錄作戰中的魔力運用情況,卻不停被裘達爾以玩味的目光騷擾偷看,白龍暴躁地蓋上了筆記本,抬頭朝對方扯嗓子問道。



「拜託、他那是為人民服務,你總不會因為這樣便非得對他精神攻擊一次才罷休吧?」





「我怎麼就不能這樣做了?他打我,我打他,這不是硬道理嗎?」

打架沒少個胳膊少條腿便是手下留情,裘達爾表示他的思考回路非常直接,伸出手打算搶白龍的筆記本。



「你太小器了,讓我看看也不行……」





被說是小器的白龍氣得額上快要跳出青筋,只好深呼吸,然後把身體壓在桌上努力護著自己的筆記本不被搶去。

「不行!那你為甚麼要在戰場上才發動?平日發動也罷了,他差點就送命了!」



被戳到痛處的裘達爾想當然不會告訴他阿拉丁作為複製體但精神力比原型還要高,也不想說出自己不把握這個機會就沒法找到白龍的事實,只好變了臉色耍流氓起來。



「因為老子高興!」



他這樣說著便捧起了白龍的臉,乘對方趴在桌子上毫無防範之際,封住了他的嘴巴。



裘達爾在他失神時把筆記本搶到手了,繼而用力把白龍壓在椅子上,白龍精神空白一片,控制不住身體被迫著張開嘴熱吻,封住了呼吸;其他坐在不遠處監視的士兵全都看得傻了眼,然後一致撇過頭看窗外風景如畫。





「去他媽的訊息素!」

回過神終於掙扎開來的白龍毫無形象地怒吼,裘達爾早已奸笑著捧著勝利品跑走,餘下怦怦怦的心跳不止。





怦,怦,怦。



只有他抿著唇留在原地紅透了臉,掩著臉對這一切感到不可置信。







裘達爾一下機便被帶走了,意外地白龍沒有被徵召去會談,他身心俱疲地回到自己寢室倒在床上,床因為重力而下陷,他閉上眼睛微寐入睡。



因為剛與嚮導結合的關係,腦海中的訊息泛艦決堤,大量情感和訊號源著他的精神梢觸湧而進,在訊息的洪流中白龍看見一個與裘達爾容貌相似的少年,卻比現在的裘達爾感覺年輕一點,身處一個陌生的場景;他朝自己伸出手,手心覆蓋著自己的嘴巴,然後靠近,吻住了他的耳垂。



畫面只到這裡便開始消散,世界一片空白,他站在其中不知所措,等候的時光超越了日月,久到他以為這個世界再也不會有別人存在,精神梢觸的另一端終於傳來了聲音。





『你又在想念我嗎?』



『你一定在想我了,因為我是你唯一的嚮導啊。』





白龍張開口欲言又止,一種甜蜜得近乎痛苦的情緒沿著他的胸口蔓延至全身;他不知道自己有沒有確切地回復對方,然後便被現實的聲音驚醒過來。





床邊的電腦發出了刺耳的噪音,白龍猛然睜開雙眼渾身是汗,抱著額頭用力把自己蜷縮起來;他頭痛欲裂,賽共在旁邊手足無措地看著他,表情夾雜著悲傷和不安,那是白龍從未見過賽共露出的神情。





電腦的聲音又自動停下來了。





白龍像個溺水的人一般無力地躺倒,他深呼吸,再深呼吸,賽共跪在床邊注視著他,伸手如同摸著他的腦袋一樣。





「是你嗎?」

白龍喘息著向賽共問道。



「我夢裡的聲音……你問我、你說我在想念…………」





賽共搖了搖頭,手指指向白龍,然後做了一個翻滾的動作,大概在說明他看到白龍在睡夢中痛苦地打滾,害怕再這樣下去白龍會出意外,可是精神嚮導沒法觸碰人類,於是他只好利用電腦去喚醒主人。





「那麼……到底他是誰?」

白龍雙眼像失去焦點般胡亂張望,一旦想要把那人的容貌想起來就頭痛得要命,他心亂如麻沒法安份地躺好,只能難過地在床上翻滾。



「我想不起來…………啊…………好痛…………」





賽共可憐兮兮地看著他,他搖著頭後退兩步,沒有回答主人的提問,然後聽到白龍呻吟時又著緊地沖上前,徒勞無功地抱著白龍的身影。



白龍再掙扎了一會,待精神餘波消除後,他終於乏力地撐起身來坐在床邊,拉開床頭櫃的抽屜拿出一瓶藥丸,沒有拿水便直接放進嘴裡。



待痛楚暫緩後再勉強地站起來,他蹣跚地走去打開室內緊閉的窗,微風往室內吹送,他靠在窗臺輕喘著。







窗外烏雲密佈,暴風雨正準備降臨,此刻不管是顫抖轟鳴還是天崩地裂,他發現自己此時最想看見的對象只有一個。







對於那些突入腦海的訊息,它們很快便再次從白龍的記憶消失,像被強制消除一般,任白龍再努力回憶也沒法找到其蛛絲馬跡;只是那痛覺依然停留在他的腦海中造成困擾,白龍心頭正慌著,沒法再靜心留在寢室,他想也沒想便撐了傘步行到嚮導的專屬醫院,想要去找裘達爾。





白龍忘了嚮導醫院有嚴謹的進出規限,以練家四公子身份的話也許能通關係進去,但白龍不喜歡這種以家族名望行事的手段,單是哨兵身份的話他又沒有資格內進,於是只好獨自在醫院外等待。





就這樣等到太陽下山,最後一絲餘暉都被黑夜取替;大雨哇啦哇啦地落下,白龍撐起傘,站在大門外等待著。





其實連他也不肯定裘達爾是否早已離去,但精神梢觸剛受到傷害,白龍不想通過精神力去找尋對方,通訊器也不想,他就只是直覺認為裘達爾還在醫院,又偏激執意要等到他離開為止。





白龍獨自站在滂沱大雨中,雨傘阻隔了世界對他的窺視,他屏息著靜聽腳步踏在水滴上的聲音從遠至近急促靠近,甚至怕那是自己太敏感而生出的幻覺,一直不敢抬頭,直到一雙皮鞋映入眼簾。





裘達爾甩下他的侍從,冒著大雨朝白龍筆直快速地跑過去,儘管白龍的身影完全被雨傘遮掩著,他還是對自己的直覺充滿信心,他知道這肯定是他的哨兵。





「你又想念我了吧?」

他滿身濕透托起了白龍手中的傘,在黑夜中看不清楚的雨水正一滴一滴地沿著他的發尖和下巴線條滴落,他深紅色的眼眸裡卻透著滿足的笑意。



白龍抬頭凝視著他,抿著唇猶疑著該怎樣認真回答對方時,卻聽見裘達爾扯起嘴角笑了一下,然後稚氣地接了自己的話。





「你不用回答了,我全都知道,因為我是你的嚮導啊。」



首十章,Now or Never,完結。

TBC.

tag : MAGI,裘達爾,白龍,裘白,裘龍,哨兵嚮導

发表留言

Secret

自我介紹

No.20

Author:No.20
大家好,你沒找錯地方,是我沒錯。

Fc2突然變了粉紅色,是因為我錯改前非,決定以後要好好寫不糾結的小甜餅戀愛故事,改變心態由環境做起。
______________
※自介
自稱文藝青年
智商不在服務區

具侵略性
糖衣炸彈
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目前
MAGI → 裘龍
IDOLiSH7 → 一織陸
寶石之國 → 脆皮組

※擅長
中二病
躺著也中槍
精神污染

※推廣
KALAFINA
保志總一朗
日野聰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友好
足跡
搜尋欄
偶爾打招呼
客從何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