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饑餓中進食(裘白)第八章

※ 不是小黃文(大概)。
※ 哨兵嚮導前提,哨兵白龍和嚮導裘達爾,本文主CP是嚮導攻,哨兵受,腦補私設有,隱藏阿拉阿里意識。

※ 既然黃文都完結了大家應該不會太緊張了慢慢更新。


【MAGI】饑餓中進食(裘白)



第八章




「恭喜你,哨兵練白龍,魔力值全滿,由於與嚮導結合的關係已突破普通哨兵的魔力上限,截至目前為止是結合之前的兩倍。」



人工智慧的聲音毫無情感的聲音在室內響起。



「雖然不該作比較,但是依精神容域、契合度和經驗值來說,你們的結合在一眾哨兵和嚮導之間算很不錯,首先雙方沒有因為結合熱影響而讓對方受傷之類,肉體和靈魂也確實結合了,精神連結穩定,魔力補充的狀況為佳。」



「鑒於哨兵的魔力已補充完畢,嚮導請馬上停止結合的本能;由於你關上了通訊儀使我沒法偵測你的身份,因此這次結合尚未順利向塔報告,你必須儘快向塔申報,否則這次結合將視為違法結合。」





此時性事後的餘韻尚未散去,兩人依然感覺到渾身酥麻,裘達爾仍壓在白龍身上,分身留在對方體內,白龍窩在他的頸側呼吸訊息素,彼此蹭磨不願離開。





「嘖,難怪人工智慧老是被批評缺乏人性,簡直不把人類當成人,當我是充電器還是按摩器啊,最好可以幫你充到魔力100%後馬上停止。」

裘達爾撇撇嘴,不滿地說著。



「……他確實不是人,有人性才可怕吧。」

白龍忍不住吐嘈,聲線因為剛才的叫喊而變得有點沙啞。裘達爾不以為然,冷淡地打開了通訊儀。





「能認為嚮導和哨兵都只是為了國家而存在,背後的組織也不能好去哪了吧。」



裘達爾口中提及的「組織」,即這個國家的嚮導、哨兵及普通士兵組成的兵部系統,除了以上的分類外,還分成海、陸和空三軍。

海軍自上任負責人戰死後,目前已由第一哨兵辛巴達接手負責;陸軍由從政的練家家族數個後輩統領,穩守國家邊境;空軍由於本來就不適合嚮導和哨兵出戰,故向來由一般士兵掌控。



除此以外,國家中央還另有皇家軍隊自成一家,與組織的勢力互相合作及制衡。





「但是,保家衛國確實是我們的責任啊……」

白龍皺起眉,裘達爾的說法與自幼被教育灌輸的理念相違,這讓他的腦海轉不過來。



「嗯?熱愛保家衛國的白龍先生,你剛剛可是跟我非法結合了喔。」

裘達爾一點也不客氣地駁道。



「接下來,組織肯定又要對我進行審訊了吧……這是第幾次?第四次?欸管他的,反正已經是成熟的響導和哨兵,我們的精神融合是最複雜的,這次即使是操縱記憶也沒法分開我們了。」



白龍聽不懂,但未等到他對裘達爾的說話反應過來,裘達爾手上的通訊儀已冒出了多個警示訊號,然後一個蒙了面紗、看不清容貌女性的三維立體影像在他的手臂上方顯現。





「第三次。這是第三次對你發出通緝令了,裘達爾,你知道這次你的罪名是甚麼嗎?」





「怎樣也好啦,要打仗時你們不還是要把我放出來。」

裘達爾輕蔑地看了影像一眼,繼而撐起身,才從白龍體內退出來;然後讓自己正面面向視像儀,居高臨下地說道。



「無論你們怎樣做,我要了他,你們想想何時給我公開發個已結合的聲明吧。」





「行了,你們的訊息素快要濃得連隔著螢幕的我也感受到了,但我們是不會接受違章結合的,這個問題姑且放下。你打傷了嚮導阿拉丁,使他失去意識,而他在被士兵護送回高牆時受到突襲,左臂中槍,目前正在醫院進行急救。」



「他是目前研究中心最重要的嚮導,你竟敢對他作出精神攻擊,其後又置他於不顧使其受傷,作為這次任務中他的拍檔,你有甚麼需要解釋嗎?」





「我有給他機會自行離開啊,但他不肯放我走,那我只好在他腦海放一個炸彈了,BOMB。」

白龍聽到阿拉丁受傷消息後露出的表情只能用目定口呆來形容,他張著嘴巴盯著裘達爾看,後者看到他這表情後無奈地翻了一個白眼,像是在鄙視他的大驚小怪。



「至於罪名是甚麼都沒關係,只是手臂中槍啊又死不掉,要不就再複製一個身體送給他好了,反正也不是大事。」





白龍抓緊自己身上早已衣不蔽體的外衣,內心吶喊著那是響導!是嚮導!這個國家一共只有五百多個嚮導!而且是最強大的嚮導之一!流一滴血都夠讓哨兵們痛哭一星期好嗎!





「算了,也猜到你會這樣說了。我們已經鎖定了你們的所在位置,馬上會有人來接你和……空軍一隊哨兵,練白龍。」

蒙著面紗的女性露出了頭痛的神情,然後朝裘達爾身後正努力為自己穿上衣服的白龍禮貌地說道。



「你好,雖然你沒有記憶,但我曾經到訪練家時見過你;練家四公子,好久不見,請務必好好保護你身旁的嚮導,不要讓他受傷……你知道的,如果他受傷,你也會感到很痛很痛。」





「啊……已接收命令、我會保護他的……」

白龍手忙腳亂地回應著,裘達爾乾脆把通訊儀再度關上,然後轉身看了看白龍只蓋到大腿的白色制服,褲子還在門口附近。





「算了吧,扣子全都掉了,已經不能穿了。」

決定不去追溯正是罪魁禍首的自己,裘達爾一邊從地上拾起自己的衣服,一邊提出建議。



「倒不如問下賽共有沒有後備衣服?」





「你們真是幸運,倉中還有一套後備軍服,我建議你該把那套軍服讓給白龍,因為你的衣服破損度為10%,但他的已經徹底報廢了,我希望你不會讓自己的哨兵披著窗簾布外出。」





「賽共,你再多說一句廢話,我就讓你徹底報廢。」

白龍惱羞成怒,朝螢幕吼道。



「請容我說最後一句,護送的軍隊將於十分鐘後到達,我休眠了,晚安。」





「噢,剛剛誰說人工智慧不該有人性?我發現你家賽共的思想挺有趣啊。」



裘達爾穿好自己的衣服後站在原地說道,白龍看了看他完全沒有行動的念頭,猶疑一下後問道。



「……那個……你不打算幫我拿軍服嗎?」





「你四肢健全,為甚麼要我拿啊?」

他皺起眉反問道,然後才醒悟過來。



「啊、你腰痛嗎?不會吧、這應該是舒服才對啊。」





「……沒事了,我自己去拿就行了謝謝。」

白龍冷著臉回應他,只好靠自己光著雙腿向後倉走去;後穴溢出的液體沿著大腿滑下,感覺就像是依然被撫摸著一樣,讓他走得有點顫抖。





裘達爾看著他鬧彆扭的樣子不禁有點發窘,但他活了二十年的人生字典中從來沒有「體恤」兩個字,任他怎樣想也想不出為甚麼要幫對方拿衣服。





白龍一邊穿衣一邊生悶氣,思緒持續紊亂;於今天他竟然找到了與自己相配的嚮導,還在兵荒馬亂的情況下馬上結合了。對方是強大的嚮導之一、名字是裘達爾,除此以外白龍對他一無所知,這對向來循規蹈矩的他來說就像是一個天方夜譚。



從裘達爾與蒙上面紗女性的對話來看,他們隱藏著很多秘密,有很多他聽不懂的事情,而且看上去裘達爾並不太穩重,目無綱紀、在戰場上會拋下拍檔不顧,還是個違法的慣犯。



這簡直是他人生中最衝動的一天,想了想白龍開始浮現出後悔的心情,萬惡的訊息素,去他的本能,怎麼不先冷靜地與對方談談個性後再想結合甚麼的……





白龍沒發現這份情緒亦通過精神觸梢傳遞到裘達爾的腦海,接收到訊息後裘達爾有點懵懂,雖然並不是快樂的情緒,但是精神觸梢的另一端被填滿的感覺讓他感到真實;他搔了搔頭,然後伸手摸了摸白龍的頭髮。





卻被他的哨兵一手甩開。





TBC.

tag : MAGI,裘達爾,白龍,裘白,裘龍,哨兵嚮導

发表留言

Secret

自我介紹

No.20

Author:No.20
大家好,你沒找錯地方,是我沒錯。

Fc2突然變了粉紅色,是因為我錯改前非,決定以後要好好寫不糾結的小甜餅戀愛故事,改變心態由環境做起。
______________
※自介
自稱文藝青年
智商不在服務區

具侵略性
糖衣炸彈
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目前
MAGI → 裘龍
IDOLiSH7 → 一織陸
寶石之國 → 脆皮組

※擅長
中二病
躺著也中槍
精神污染

※推廣
KALAFINA
保志總一朗
日野聰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友好
足跡
搜尋欄
偶爾打招呼
客從何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