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饑餓中進食(裘白)第七章(R18)

※ 警告,通篇小黃文,背後注意,未成年孩子你真的別進來了,或是你看完了也別告訴我,我內疚。

※ 哨兵嚮導前提,哨兵白龍和嚮導裘達爾,本文主CP是嚮導攻,哨兵受,腦補私設有,隱藏阿拉阿里意識。
※ 某黨一生黑,某黨一生黑,重要的事要說兩次,懂的會懂。



【MAGI】饑餓中進食(裘白)(R18)



第七章




「笨蛋,哭甚麼。」
裘達爾用手背幫白龍抹去淚水,坐在椅子上抱緊著對方,他想當然知道白龍哭泣的原因——那已經從精神共鳴中清晰地傳遞過來。

「那是因為你還未真正高潮……我們要一起射才是完整的結合,明白不?」



這樣說著時他的雙手也沒有閑著,右手指尖在後穴輕輕地探進去,裡面早已因為之前的性愛變得柔軟,與一開始沒法進入的分別極大,裘達爾肯定剛才通道的生澀是因為那鮮少容納其它人入侵——也許說是除了他上次強暴外的第一次佔有,這種認知讓每一個男人都感覺滿足。


被安撫了的白龍用一雙無辜的眼睛瞪著他,似乎在抱怨他沒好好說清楚,然而那依然充滿霧氣的眼神缺乏殺傷力,身體很快就被進入的手指玩弄得發軟。


「別玩了、不要……」
當手指增加至兩隻時,裡面依然柔軟非常,每一下吞吐都像是邀請對方更深入地進攻。白龍咬著牙,對於自己的身體反應感到無比羞恥。


「啊、哈……你……別戳了…………」


裡面好熱。那是裘達爾此刻的唯一想法,如果不是擔心這次沒法讓白龍高潮,他簡直想直接把人放倒就辦,管他娘的只要狠狠地插進哨兵體內就好;但他看著白龍滿是淚痕的臉,終究還是忍耐住,再次以精神共鳴和身體力行地安撫對方。


由一開始漫無目的地觸碰,到後來裘達爾開始發現手指只要一靠近某個位置,白龍會顫動得更厲害,裡面的液體已經足夠沾滿手指,更深處的內壁仍是一片柔軟,他好奇心一下,便試著在裡面曲起手指。


「啊——!不、不……」
受到強烈的快感刺激,白龍在裘達爾懷裡失聲尖叫,整個人幾乎彈跳起來。裘達爾自然不會讓他逃開,手臂一摟便把他壓回來,指尖不停用力地重複戳在那些敏感的位置。


「是這兒,對吧?好棒……」
裘達爾感歎著內穴強烈的收縮和精神觸梢傳來的快感,在腦海虛構著自己真正進入白龍時的動作和感覺;儘管白龍嘴裡一直抗拒著說不,但身體還是誠實地喘息著自動抬起了腰,配合著對方手指抽插的動作搖擺。


他一邊舔吮,一邊在白龍耳邊呻吟著問道。

「都濕成這樣了……白龍你覺得我能進來了嗎?」


「哈……別……問…………嗚…………」
為自己身體的反應而羞恥,白龍知道自己身體一切的快感和興奮都被對方照單全收,對方卻像玩弄他的意志般把選擇權交給他——而且擺出一副不說出來便不滿足他的姿勢,甚至孩子氣地把他的雙手扳在身後。

被性愛過程填滿的腦海裡,他與之結合的物件似乎終於被勾勒出模糊的個性。


白龍堅持著不願開口,裘達爾便加深手指的律動和速度,享受著觸碰的美好並愉悅地聽著白龍急促的呻吟;白龍的分身在刺激下開始瑟縮著抬起頭,頂在對方恤衫的下擺,與裘達爾裸露在外的性器相碰撞,一剎間兩人的腦海都變得空白一片。

轉眼間裘達爾已抽出手指,咬緊牙把白龍抱起及壓在駕駛操作盤上。在白龍重新溢滿水氣的眼神下,他以俐落的動作脫下外套和恤衫,露出他訓練已久的腹肌和人魚線,其間他深紅的雙瞳一直注視著白龍,欲望赤裸裸地流露出來;害怕一張口便沒法抑制,白龍用手掩著自己的嘴巴,身體卻又期望著對方橫蠻的佔有。

裘達爾把白龍的雙腿重新架在自己的腰側,雙手在對方的軍服上一用力,所有皮帶和鈕扣馬上都斷開掉落在操作盤上。正時白龍身上的布料已沒法掩飾他貫穿胸前的紋身,一朵盛開的黑蓮花映入眼簾。

在看到紋身的瞬間,裘達爾的呼吸停滯了,然後他低吼了一聲,對準穴口便毫不留情地捅了進去。


「啊、啊啊——……」
白龍馬上就被頂得哭了出來,雙腿不由自主地在裘達爾的背後亂踢,對方正抽插得興起,只好用手肋架起他的腿,讓白龍的腰稍微離開操作盤,然後居高臨下地一下一下深插進小穴。


這個姿勢能讓白龍清楚地看到對方兇器進入自己的每一個細節,裘達爾身上的肌肉都因為律動而繃得緊死的,汗水不停在表面滑落,肌理份外分明,每個用力的動作在白龍眼裡都性感得要命;高潮帶來的酥麻感蔓延全身,白龍不能自已地收縮著後穴,配合對方的抽插,像是不舍對方離開般咬住不放。


而白龍的下身直直地指著裘達爾的腹肌,隨著對方的挺動羞恥地流出液體。感受到對方變得乖巧的態度,裘達爾又把對方的雙腿壓在胸前,乘機彎身吻住了白龍的嘴唇,白龍把手指插在對方的髮絲中,無力地回吻著,後穴被操得出水,沿著腿根滑落到桌上。


他們感受到彼此高潮的頻率一致,再也沒有比這更美妙的結合了,但還遠遠未完成。


「那……那裡……哈……」
白龍被頂得頭腦不清,感覺對方的兇器在體內擦過敏感帶,自己又下意識地絞緊了穴道,他一方面懼怕著那種鋪天蓋地的快感,另一方面又期待著裘達爾把他最柔軟的部分也進攻至片甲不留。


白龍發紅的雙眼帶著懇求。
「慢……點……操我……」


理解了白龍的意思,裘達爾就著相連的姿勢挺起胯下,把白龍撐起身面對面抱在懷內,就著這個姿勢兇器連根沒入,插得更深。

裘達爾試探地蹭磨著那個位置,不意外地換來白龍顫抖的回應,繼而他再重重地敲在那點上,一下一下具節奏的撞擊,前端退到穴口後又精准地插回同一個位置;此刻白龍已被快感沖昏了頭腦,在裘達爾的耳邊毫無阻礙地喊出求饒的說話,直到習慣了對方抽插的節奏後身體開始放蕩地依著律動,早已濕轆轆的雙腿色情勾在裘達爾的後腰,就像是示意對方可以挺得更深。


「好熱、白龍你裡面好熱……太棒了……」


「好深……太深了……」

裘達爾一邊忘情地抽插,一邊瘋狂地吻著白龍,他一直聽說嚮導偏冷的身軀只有在真正的精神和肉體結合時才會變成熾熱,而他這刻真實地感受到自己快要高潮的性器正在對方體內變得更粗大,他倆的身體都火熱得可怕,而他知道只要有白龍在就沒有降溫的辦法。

感受到嚮導的滿足,白龍更賣力地上下扭動,吞吐著對方的分身,訊息素到達臨界值時他感到身上的紋身有所改變,比身體其他部分都更熾熱。他像是受到指引一樣,下意識地拉起裘達爾的手指沿著自己的胸膛撫摸,指尖劃過之處全都由黑色變成像對方眼瞳般的鮮紅。

裘達爾微微拉開彼此緊貼的身體,讓白龍也看到他身上因結合而浮現的紋身,是與他相同的圖案。


從此每當他與裘達爾性愛到盡頭時,赤紅的蓮花都會在他倆的身上綻放。


身上是火熱的圖滕,後方被嚮導完全填滿,然而前端的欲望卻沒法渲泄,白龍伸手想要套弄自己的分身,卻被裘達爾強硬地拉開。


「不准碰,我要讓你插射。」


白龍欲哭無淚,在他身上哭著說那不可能做到,裘達爾咬著他的唇堅持地吼說看著瞧我現在就把你操得射出來,然後馬上行動,每一下都重重攻擊著白龍最脆弱的地方,越來越快地抽插,甚至使用精神共鳴使快感無限放大。

白龍被操得敏感地弓起身,指甲狠狠地抓在裘達爾的背上,乳首往前蹭在他的胸前,裘達爾彎身含著他的乳首又舔又吮,滿意地聽到白龍喘不過氣的呻吟聲毫無掩飾地在室內迴響,舌尖沒有放過紋身的邊緣,他幾乎把白龍的胸膛都舔遍,下身卻依然保持著兇狠的節奏在白龍體肆虐,此時白龍的分身也被刺激得漲硬到極限,估計能同步射了。


插到最深,連囊袋也撞在白龍的臀上,白龍也明白自己大概真是會被操得插射,在被吻得情迷意亂時只能認命地低聲吞出話語。


「這次要……射……在裡面……嗯…………啊……」


說畢,洶湧的快感卷席了兩人的理智,室內只餘下肉體碰撞和喘息的聲音回蕩。



TBC

tag : MAGI,裘達爾,白龍,裘白,裘龍,哨兵嚮導

发表留言

Secret

自我介紹

No.20

Author:No.20
大家好,你沒找錯地方,是我沒錯。

Fc2突然變了粉紅色,是因為我錯改前非,決定以後要好好寫不糾結的小甜餅戀愛故事,改變心態由環境做起。
______________
※自介
自稱文藝青年
智商不在服務區

具侵略性
糖衣炸彈
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目前
MAGI → 裘龍
IDOLiSH7 → 一織陸
寶石之國 → 脆皮組

※擅長
中二病
躺著也中槍
精神污染

※推廣
KALAFINA
保志總一朗
日野聰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友好
足跡
搜尋欄
偶爾打招呼
客從何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