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饑餓中進食(裘白)第五章(R18)

※ 小黃文背後注意。

※ 哨兵嚮導前提,哨兵白龍和嚮導裘達爾,本文主CP是嚮導攻,哨兵受,腦補私設有,隱藏阿拉阿里意識。




【MAGI】饑餓中進食(裘白)(R18)



第五章



眼前的嚮導毫無猶疑地走到他的跟前,繼而張開手臂把他緊緊抱住。





「我終於找到你了,練白龍。」



裘達爾肆無忌憚地親吻著白龍額角上依然血流不止的傷口,用舌頭舔去鮮血,白龍僅是呆滯地任由他把自己抱緊,半響後才反應過來。





「等、等一下……你是嚮導啊……」

白龍艱辛地用手稍微把對方推開,嚮導與哨兵之間互相引誘的力度太大,那感覺就像是把相吸的磁鐵分開一樣困難,但哨兵保護嚮導的本能亦同時展現。



「這裡很危險,你快跟我一起走……!」





「你想去哪?」

裘達爾低頭疑惑地捧著他的臉問道。



「你不知道我是誰嗎?我是裘達爾,你是練白龍……」





「啊?我知道你的名字,當然我也知道自己是練白龍……不對不對、我是說我們先找地方掩護,再試著聯絡總部把你送回去……」

白龍緊張地視察四周,然後一手把弩架在身前,一手牽起對方的手把人拖往前走。





嚮導初來到身邊時確實給予白龍安心的感覺,但隨著時間流逝,反而「保護嚮導」責任和其中衍生的情感更清晰地浮現出來。



而嚮導此時此刻氾濫的訊息素亦嚴重影響白龍的思維,他頭昏腦漲地帶著裘達爾通過錯綜複雜的道路,回到自己所屬的飛機。飛機的外殼早已被子彈打成一個篩子,幸好機艙門和鎖還完整沒破損,白龍用通訊儀和虹膜測試打開了機艙門,帶著裘達爾搜查艙裡有否其他人存在。



電源駁通,燈源逐一開啟,人工智慧沒有五官的臉投放於大螢幕上,白龍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金屬聲從喇叭傳出。





「空軍一隊編號5420,哨兵練白龍身份確定,我是你的人工智慧賽共,本機功能尚餘40%,根據熱能探測,附近有四名具威脅性的士兵分別埋伏在西北和東北方向,鑒於本機的發射裝置已全毀,建議你先外出分別消滅敵人,以防止他們聚集攻擊。此外你的魔力量很低,使用時請注意魔力分配。」





「賽共你就沒有方法為我快速補充魔力嗎?魔力劑呢?」

白龍說著用魔力在掌心凝結了一枝弦,站在旁邊的裘達爾留意到他這次凝聚的時間甚至比一般哨兵要長。





「報告主人,機上補充魔力方法為:沒有。藥櫃在降落過程的衝擊中倒下了,任何藥劑都碎了;但我建議你可以嘗試最天然原始的方法,你怎麼不與身旁的嚮導先生來個熱吻?」





「嚮導又怎麼了?我要保護他啊,難道他能當我的魔力劑嗎……」

白龍又一拉一踏為弩上弦然後焦躁地問道,語畢後對上裘達爾玩味的笑容後,才想到嚮導確實就是哨兵最有效的補魔器。



四周迷亂誘人的訊息素越發濃郁,裘達爾在聽完賽共發言後站得更近,嚮導這種行為在哨兵眼前簡直是赤條條的引誘,白龍的臉噗地紅了起來,他急忙轉過身,背向裘達爾,口齒不清地朝對方說道。



「你、你先在這艘飛機裡待著,我在外面確定了四周安全後再進來找你。」

因為對象不一樣,這語氣明顯比對賽共時溫柔多了。





然而裘達爾沒有給予他馬上逃離的機會,他從後抱著了白龍的腰,胸膛緊緊貼著對方的背;當年裘達爾在白龍後頸留下咬痕時還要大幅度彎身才能咬到,而長大後的白龍比當初與他相遇時要高不少,這使他倆貼在一起時的身高差距收窄,他往前直望時嘴唇正好碰在白龍裸露在髮絲外的耳垂。



兩人朝向以鋼質物料製作而成的大門,白龍清晰地看到門上自己和身後人曖昧的倒影,裘達爾的視線直勾勾地看著鏡中的自己,繼而伸出舌頭舔吮著白龍的耳垂。



白龍的左耳垂釘了一個金屬吊牌,連他也想不起自己穿耳洞的理由,可是他還是穿了,就在他將要當上空軍前的暑假莫名奇妙地選了個甚麼都沒有刻的小牌子,然後靜靜地坐在飾物店中等待穿耳洞的一刻。



為了這個耳洞白龍沒少被空軍教練訓話,因為空軍規則清楚列明任何相關人員都不能穿耳洞——人類要飛上天空需要承受一定壓力,這也是空軍拒絕身上有疤痕的士兵入伍的原因——傷口容易爆裂,影響戰力。



不過白龍是因為練家的勢力迫使其必須走空軍的路,所以即使他明目張膽地戴上耳環也沒人敢把他趕出去;而儘管白龍戴耳環的原因只是情感上的渲泄,卻也成了他與其他一般士兵或哨兵身價不同的特徵。



此時這個金屬吊牌正伴著他的顫抖無力地晃動著,白龍沒法反應地只能睜著雙眼看著鏡中自己的臉越來越紅,全身上下都騷動著想要回應身後的嚮導,想要緊緊地抱著他,吻住對方,然後更深入地與他融合。





「我等你回來,回來後我給你獎勵,好嗎?」

裘達爾終於放開對方的耳垂,以低沈性感的嗓音在他的耳邊說道。



「這次我就在這裡等著你,你要來找我喔。」





白龍奪門而出後背靠著大門氣喘吁吁,他一直以來的認知是嚮導中大概不會有與他精神領域重迭的人,因為根本不存在,所以即使他是政權掌握者——練家的後代也沒法解決這種問題,他將不只孤單一生,還必需接受另一個事實——缺少嚮導的哨兵實力遠不如進行了精神及肉體結合的哨兵強。



小時候的白龍還不清楚這段實力的差距,直到在戰場上接觸過一對嚮導哨兵的聯合攻擊,他才發現精神聯繫對哨兵來說有多重要,不論是對獨身哨兵帶來精神上的優越還是出於保護嚮導的本能,哨兵的魔力和體力會突破人體上限——這才是哨兵的真正容貌;在那之前,他們都他媽的不算是哨兵。





但剛才裘達爾的精神共鳴已經不是一般嚮導對哨兵所施的程度,從對方伸過來安慰自己痛覺神經的精神觸梢可以確認,裘達爾竟然是可以與他進行精神結合的響導!





——回來後我給你獎勵。



——你要來找我喔。



嚮導曖昧的暗示言猶在耳,單是回憶便足以讓他全身顫抖。白龍覺得自己像是早已在沙漠中饑荒至死的人,然後在看到命中註定的嚮導時靈魂又死灰復燃。





一道強光射向遠方,白龍目光死盯著敵人被弦穿透喉嚨的身軀緩緩倒下,沒有痛苦沒有掙扎,緊接著他踏出步伐,又射出第二、第三和第四道弦,弦無虛發,分毫不差地插進所有人的喉嚨,哨兵為保護嚮導而生的使命感完全蘇醒。





他的靈魂乾涸已久需要養份需要進食。



那個名為裘達爾的人,會願意成為他的糧食嗎?





TBC


tag : MAGI,裘達爾,白龍,裘白,裘龍,哨兵嚮導

发表留言

Secret

自我介紹

No.20

Author:No.20
大家好,你沒找錯地方,是我沒錯。

Fc2突然變了粉紅色,是因為我錯改前非,決定以後要好好寫不糾結的小甜餅戀愛故事,改變心態由環境做起。
______________
※自介
自稱文藝青年
智商不在服務區

具侵略性
糖衣炸彈
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目前
MAGI → 裘龍
IDOLiSH7 → 一織陸
寶石之國 → 脆皮組

※擅長
中二病
躺著也中槍
精神污染

※推廣
KALAFINA
保志總一朗
日野聰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友好
足跡
搜尋欄
偶爾打招呼
客從何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