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饑餓中進食(裘白)第四章

※ 好吧忘了說這章不是小黃文。

※ 哨兵嚮導前提,哨兵白龍和嚮導裘達爾,本文主CP是嚮導攻,哨兵受,腦補私設有,隱藏阿拉阿里意識。

※ 雙MAGI章節。



【MAGI】饑餓中進食(裘白)



第四章



「報告,報告,米斯塔尼亞上方領空遭到突襲,敵方陣營未明,空軍一隊、二隊、三隊已全線出征,現陸軍醫療特護將被送往米斯塔尼亞進行救援,醫療特護組第一次召集,第一次召集,五分鐘後馬上到達集合地點。」



「根據醫療特護組最新資料,敵方曾朝平民區投拋炸彈,截至目前傷亡人數至升至一百五十人,數字正急促上升,空軍四隊、五隊、六隊準備出發,陸軍待機,重複,陸軍待機,高射炮兵隊馬上出發。」



三維立體螢幕出現了沒有五官的人工智慧,字正腔圓地解釋戰況。阿拉丁皺皺眉,空軍六隊為無人駕駛偵察機,指揮員遠距控制,混戰時戰鬥力較低,鮮少於被突襲時出戰,更枉論眼前這分秒必爭的戰爭。





「醫療特護組馬上出發。陸軍注意,陸軍注意,所有哨兵留在總部,士兵準備出發,注意戰場上所有哨兵需即時撤退,士兵如發現哨兵,馬上帶哨兵離開!所有嚮導待機,即將分配任務。」





四周的工作人員馬上趕到自己的崗位,裘達爾和阿拉丁相對無語,訊息很快便傳送到他們的通訊儀。





「編號1080(1180),名字為裘達爾(阿拉丁),確定嚮導任務分配,請馬上登陸空軍七隊,與嚮導阿拉丁(裘達爾)前往米斯塔尼亞後防,注意是後防,請以你們的人生安危為先決條件,如有任何意外請馬上撤退。」



「敵方懷疑運用了強大的精神共鳴,能遠距離控制哨兵,目前依然未知乃兵器操作還是嚮導造成,故此程將由一般士兵為你們護航。你們的任務為測試對方的精神共鳴範圍,嘗試在不傷害自己的前提下為己方製作精神屏障,重複,如有任何意外請馬上撤退,祝你好——」





阿拉丁未等人工智慧說出最後的「祝你好運」已經抬腿往空軍七隊集合地點跑去,裘達爾緊接其後,途中經過各處都兵荒馬亂,只因這次戰伐毫無先兆,大家都被突如其來的襲擊打亂陣腳,更重要的是不能派哨兵出戰,即所有精兵都只能幹看,這標示了他們將失去近半戰力。



阿拉丁的臉色有點不好,從來嚮導之間的戰爭都只有在陸地和海上;只因頭上那片蒼穹太廣闊,再大的精神領域都難以全面覆蓋,只能靠身體素質較好的哨兵帶領普通人組成的軍隊一決贏負。



上機後兩個嚮導被安排坐中戰機的中段,實際上總部與米斯塔尼亞的距離並不怎遙遠,阿拉丁靠在椅背開始朝四周展開精神共鳴,卻被裘達爾阻止。





「拉倒吧,你現在展開屏障也只是浪費心力。」

裘達爾拿起了飲料,不以為然地喝了一口。



「我國組織向來偏重嚮導和哨兵的力量,疏于管理一般士兵,能迫使他們放棄哨兵的力量,對方的嚮導肯定把整個米斯塔尼亞的精神屏障都覆蓋得滴水不漏,當我們到達那屏障範圍必會感應得到。」



阿拉丁點點頭,其後又以童嗓輕聲問道。

「那麼、你認為我們的精神力能與之抗衡嗎?」



「不論對方是『人』還是兵器,他們都輸定了。」

裘達爾以一個嗤笑作回應。



「因為你不是人,你是兵器;而我不只是人,還是人類中最強的嚮導。」







意外地,找出敵方人工精神共鳴裝置的過程非常順利。



兩位嚮導通過意識追蹤確定了共鳴來自一部正在飛行的敵機,空軍六隊、七隊一連串集中炮彈攔截,不意外地遭到猛烈還擊,並試圖護送該機回航。



裘達爾和阿拉丁身處後防,即使隔著好一段距離,那火光仍然把他們的雙眼照得火辣辣地難受,但阿拉丁依然認真地瞪著遠方,生怕一個眨眼會引致任何錯失;相反裘達爾甚至把張開的精神範圍收回來。



「我跟你賭一百塊,物件絕對不是人類,對方根本探測不到我方所有飛行機體都沒有嚮導,還在瞎猜鎖定中央的飛機,啊、打中了。」

在裘達爾說話的過程中,敵機左側和後方先後中彈,機尾爆炸起火,從高空墜下。



接下來會有士兵前往檢視飛機殘駭,雙方駁火,然而那飛機的墮落地點就在國境線附近,估計亦是一場苦戰。





「那就沒我們的事了……媽的、這樣打仗真是無聊死了,連個消遣時間的哨兵都沒有,訊息素也沒有,難怪尤納恩不肯上任。」



「我們不需要前去確認一下嗎?首次遇上這種情況……」

阿拉丁疑惑地問道。



「你想也別想。」

裘達爾斬釘截鐵地說道,說著便抬起腳步,指揮了數個士兵陪同他出發。

「我去,你這種入世未深的小孩子給我乖乖滾回家。」





阿拉丁皺起眉,思考了兩秒又猶疑道。

「要不你跟我一起走,組織說過我們要一起行動,不能讓你自己去那麼危險的地方。」



「我靠,你煩不煩啊,老子不回,你跟士兵坐飛機回去。」

裘達爾臉色一沉,抬腿往旁邊的椅子就是一踢,混身上下散發出暴戾的殺氣。





不尋常。

記憶運轉越來越快,裘達爾的種種行動都象徵了他像個先知,阿拉丁困擾了整天的問題似乎開始找到解答的方向,他雙瞳顏色明顯變深,推斷出答案。





「你在說謊……你沒有占卜,但通過一個途徑你得知敵軍會突襲的消息,我不清楚你出於甚麼理由沒有向上方報告,而你今早還說過自己將會遇見失散的朋友,裘達爾君、請立即坦白你到底要去做……」





話說未完,裘達爾快速從腿間槍袋拔出手槍,槍口毫不猶疑地戳在阿拉丁的後腦。



阿拉丁下意識地馬上往四周集結精神力,卻發現對方早有準備,精神屏障已築構出足夠的厚度抵擋共鳴。





「來不及了,你的精神力已過度消耗。」

裘達爾居高臨下地鄙夷著對方,如同紅色蝴蝶展翅圖藤般的雙瞳裡所有散漫和笑意都失去蹤影,看向阿拉丁的眼神比外頭淋浴在槍林彈雨中的士兵更像恐怖分子。





「來,感受一下當初我被你的精神力沒頂的感覺。」









墜機的地方升起灰燼無數,白龍灰頭土臉地從倒塌的石磚中爬出來 。



魔力在白龍的右手手臂上凝聚成一把弩,弩翼非常長,他的手心握緊長弦,左手一拉右腳一踏便為弩上了弦,然後瞬雷不及掩耳地射向藏匿在角落的男人,立時一箭穿心,那人的喉嚨發出了人生的最後一個音節,倒地不再醒來。



白龍甩一甩頭,試圖不去聆聽那些在腦海裡盤旋的失控的聲音。腳步就像是踏在雲霧上,每眨一次眼睛,眼前的色彩便改變一次,他體內的魔力並不如常運作,紊亂得讓他懷疑下一次弩前的箭頭就會誤射自己。



作為空軍一隊的成員,他們全都是在收到開戰消息時被馬上派往戰場的先鋒部隊,然而沒有人預測到從來嚮導缺席的蒼穹戰場,會突如其來出現強大的精神幹擾,白龍的同伴有的還能控制自己,有的變得暴戾不安見人便殺,連己方的士兵都不放過。



白龍在駕駛倉時曾經嘗試聯絡其他飛機上的哨兵,通訊儀卻顯示出對方機體上兩位哨兵互相撕殺的情況,他們在鏡頭前亂用魔力毆鬥,地上滿是普通士兵的屍體,濃稠鮮紅的血液密密麻麻地濺在鏡頭上,緊接著一陣震顫,整艘飛機被擊中墮落,鏡頭歸為漆黑。





得趕緊找個地方匿藏起來,不論怎樣也不能成為危害己方士兵的存在。白龍這樣想著並在被擊毀前把飛機急降在地面,並命令所有士兵離開。可是他的呼吸思緒都不由自主地化成一片空白,到處都是熊熊燃燒的大火,濃重的煙霧遮掩了蒼藍色的天空,他迷失其中無處可逃。



白龍不知道自己抵抗了多久,就在意念崩潰之前,後方傳來了一陣誘人的香氣,如同黑暗中一縷晨犧照亮地平線,突然他的眼前一片澄明,腦海中困擾已久的聲音立即消聲匿跡,訊息素通過皮膚滲入身體效率極快,他深呼吸一口氣宛如重生。



白龍雙腳用力,確定自己站穩在大地不是幻覺,他疑惑地猜想自己的身體怎麼對這陌生味道有熟悉的感覺,然後轉身。





一名從未相見的嚮導站在他面前,身上那成熟的訊息素正不要錢般拼命往外散發,其品質足以讓每一位哨兵怦然心動沒法抗拒;白龍曾經在新聞中見過他——國家最有名的兩位嚮導之一,而此時他站在逆光之中,空氣中的灰燼和戰火絲毫沒有落在身上,他衣冠整整得像個肅穆的葬禮出席者,雙眼如同重新找回焦距一樣凝視著自己。







「我終於找到你了,練白龍。」





TBC

tag : MAGI,裘達爾,白龍,裘白,裘龍,哨兵嚮導

发表留言

Secret

自我介紹

No.20

Author:No.20
大家好,你沒找錯地方,是我沒錯。

Fc2突然變了粉紅色,是因為我錯改前非,決定以後要好好寫不糾結的小甜餅戀愛故事,改變心態由環境做起。
______________
※自介
自稱文藝青年
智商不在服務區

具侵略性
糖衣炸彈
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目前
MAGI → 裘龍
IDOLiSH7 → 一織陸
寶石之國 → 脆皮組

※擅長
中二病
躺著也中槍
精神污染

※推廣
KALAFINA
保志總一朗
日野聰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友好
足跡
搜尋欄
偶爾打招呼
客從何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