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檞寄生下】(下)(烏伊)

※ 學園paro,主CP為烏戈x伊蘇南,教授與大學生設定。

※ 他們的愛和恨,由阿爾瑪托蘭時代直到新世界依然沒有好好說清楚,唯願他們在架空世界能好好地向對方說出來,不論是怎樣的心情也好、即使感情註定無疾而終也好。



※ 溫馨避雷針:斯緹、裘白、阿拉阿里、辛賈意識注意。





【MAGI】【檞寄生下】(下)(烏伊)



在夢裡伊蘇南看到一個廢墟,那是一座再無活物的空城。



他看著地上一具屍首、其實那也不能用屍首來形容,因為「他」已經連骨肉也碳化;物質化成灰,曾經那麼鮮明地存在的眼睛、耳朵、手指、身體,被吹過的風逐一帶走。



「他」的笑容就像昨日夕陽西下時的餘暉,最後一抹鮮紅從地平線消失,昭示所有魔導士將痛失最愛,從此悲傷無語凝咽,仇恨滋生蔓延無處可逃。





烏戈跪在地上為賽塔哭泣。



那不是烏戈的錯。伊蘇南的理智這樣告訴自己。但那到底是誰的錯?他和賽塔的出生是錯嗎?他那麼用力去守護的人民最終還是被屠殺至一個不留,誰來告訴他命運的意義、這樣的命運又是否有依循的需要?





伊蘇南深呼吸、再深呼吸,喉嚨辛苦地發出了悲鳴。



他終於與烏戈分道揚鑣。





再相見的時候已經是滅世之戰,但那一睹僅是短暫的一秒,之後他們開始為己方戰鬥,烏戈以自己人類的身軀化成了巨大的魔神,伊蘇南在弟弟死後也快速成長,再也找不到過去的影子。





他們的過去連同阿爾瑪托蘭的所有生命一起逝去。伊蘇南想。沒有過不去的,只有再也回不過去,在很久很久以前他曾經想過向對方表白的心情就這樣死去並埋葬在廢墟之中,再也無人問津。





日月交替,之後他們分別經歷了很長的一段時光,漫長得數不清渡過了多少百年、千年,他的活著算不上生存也沒有死亡,歲月的單位早已失去意義。



直到他在新世界見到席巴的孩子——阿拉丁,長得那麼像自己曾經待奉的君主所羅門,然後伊蘇南模糊地想起了以前總是站在年幼所羅門身後的烏戈,戴著厚重眼鏡和頸巾的科學家,他懷著想要觸摸對方的心情站在身旁,烏戈會偷偷地扶著他,鼓勵地握一下他的手,那是這段關係中最接近的距離。





新世界沒有烏戈和賽塔,他很孤獨。





最後他在死後才在聖宮見到烏戈,烏戈的模樣跟過去完全不一樣,只餘下一個巨大的頭顱,發色膚色都改變了,要不是因為前額的標記,他大概沒法認出他。



他猜烏戈也沒有在第一時間認出他,因為烏戈盯著他愣神了很久,像個沉睡已久的孩子如夢初醒。



伊蘇南想了很久到底自己該對他說甚麼,烏戈卻比他早一步惶恐地說著,對不起、伊蘇南、對不起啊,你不要哭了好不好。





仇恨如潮退般離去,沉澱下來的只有他發脾氣時烏戈笨拙地安慰他的神情、曾經在戰場上一起出生入死的情景,和與對方相視而笑後的一剎滿足。伊蘇南抹一抹臉頰,才知道自己早已淚流滿臉。



伊蘇南顫抖地伸出手,摸了摸烏戈巨大的臉,烏戈的纖長的睫毛一眨,眼瞳映照著對方脫去面具、成長後的模樣,然後對他露出了一如過往、與數千前年前無異的緬甸笑容。



不論怎樣改變的外貌,相同溫暖的笑容。





伊蘇南怔住了,雙手一頓,終於徹底消失在聖宮中。





※※※※※※※※※※※※※※※※※※※





烏戈上完一節物理定律的補課後,快速地回答學生層出不窮的問題後,馬上奪門而出。





今天是聖誕節,他與伊蘇南約好了下課後先一起到餐館吃燭光晚餐,然後一起出席聖誕派對,互相交換禮物,經過這些程式便正式確定戀人關係。





而烏戈對今天的安排,有兩個很大的疑問。



首先,伊蘇南在圖書館聽到他於耶誕節要替學生補課時,幽幽地看了他一眼,甩下了一句:「罪魁禍首又是學校啊……」,然後又幽幽地趴回去看他的漫畫。



聖誕節的晚餐時段跟補課完全不相撞,到底學校何罪之有。烏戈百思不得其解,書本沒法解釋的問題只好到網上尋找答案,於是他在百度裡搜索了一圈,微博上又搜了一圈,卻依然想不通伊蘇南鬧彆扭的原因。



隔日烏戈誠惶誠恐地給伊蘇南發了個短訊,內容是:「聖誕節當日,我一下課便來找你好不好?」,結果伊蘇南連回也沒回,於是烏戈只好悲傷地用扣扣向後援組織提問。





「曠課吧。」

裘達爾冷淡地回復。



「耶誕節的課,上了也是白上,還不如留些時間準備當晚上掉伊蘇南。」





「蹺課是學生的專利,不是老師的。」

純情的烏戈不管他,呼叫阿拉丁和斯芬托斯。



「怎麼辦,你們聖誕節都是怎樣過的?」





「平安夜,失身夜;聖誕夜,再失一次身的夜。」

斯芬托斯表明立場,支持裘達爾的說法。



「你們平安夜已經沒見了,聖誕節當日你還想沉醉在萬有引力定律,你認為伊蘇南會怎麼看你?」





「他會認為,你是世上首個因為牛頓發現了地心吸力而保持處男身份的男人。」





被打沉了的烏戈失眠了,他頂著一雙黑眼圈,還是盡了作為教授的職責去上課,只是提早了下課的時間,爭取早一步見到伊蘇南。





平日伊蘇南習慣在外面的草地等待他,但今天卻沒有他的蹤影。烏戈疑惑地走了一圈,終於在一棵參天大樹下找到了睡著的伊蘇南。





「伊蘇南、伊蘇南、醒醒喔。」

烏戈蹲下身,搖一搖正側躺著把自己抱成一團睡的人,腦海卻浮現了假如他們將來真的能在一起,每天起床時大概也會看到伊蘇南這個模樣,頭髮淩亂、表情無辜乖張,一直枕在自己的肩上沉睡著……也許還有其他,例如衣領蔽開、雙腿勾在自己身上甚麼。



他羞澀地搖了搖頭,趕快把那些不純潔的思想甩出去。





「對不起……」

一行淚水從伊蘇南的眼角滑下,打濕了身下的青草,他喃著夢話,朝一個烏戈所不認識的物件說。



「我也想說……對不起……」





烏戈怔了兩秒,繼而察覺伊蘇南是被夢境中的事情弄哭了,他緊張得倒抽一口氣,手足無措地用手背為對方抹去眼淚,又試著把人喚醒。





「伊蘇南……只是惡夢、不怕不怕……」

也許因為過分溫柔,似乎怎麼拍也未能把陷入惡夢的伊蘇南叫醒,烏戈乾脆把人擁在懷裡,像哄小孩子一樣輕撫著對方的背,這是他從鄰居法蘭那兒學會的動作。



直到伊蘇南終於從惡夢中轉醒,他抬頭迷糊地看著眼前的烏戈和夢中最後在視野中消失的「烏戈」,所有事情都差距太遠,一剎間他分不清夢境和現實;緊接著眨眼間的時光,他便忘卻了夢裡發生過的事情,唯有那種悲痛的感覺刻骨銘心,一直圍繞在他的腦海不能自拔。





烏戈看他依然半夢半醒,繼續溫柔地哄著他,也沒問惡夢的內容,只是不停重複說「別怕、我在這裡」。





伊蘇南抹掉眼淚,凝視著眼前的烏戈,終於沒原因地說出了一句。



「烏戈……對不起……」





※※※※※※※※※※※※※※※※※※※





一起在餐廳燭光晚餐時,伊蘇南的心情看似已平復過來,他滔滔不絕地評論著食物的質素,由食品的性價比到餐廳的環境整潔度,再到員工的服務態度,總結為「還是賽塔做的飯最好吃」,看他這麼精神,烏戈也終於安心下來。



烏戈的第二個疑問是,到底賽塔對他們談戀愛一事,抱有怎樣的態度。





自從上次撞破了他們接吻的事後,烏戈一直沒敢正式與賽塔對話過,其實他認為必須正式約見對方的家人,好證明他對這段感情的認真;但伊蘇南很坦率地表示已經向弟弟解釋過他們以後的關係就沒事了,少一條神經的腦迴路完全沒法體會烏戈的著緊。





正好伊蘇南提到賽塔,烏戈乘機連串問道:

「賽塔他近來好嗎……啊他知道你今晚跟我約會嗎?需要打電話報備一下嗎?」



我怕他突然在街上看到我們又暈一次。





「安啦安啦,我交待了,他今晚也約了朋友逛街,叫我們在聖誕派對玩得高興一點。」

伊蘇南舉杯,一口喝了半杯紅酒,烏戈見狀又乖乖給他添了整杯,打算又乘機讓對方喝醉一點點,好方便他套話。





「那個啊……其實賽塔他,對我有甚麼想法……」

烏戈忐忑地問道。



「唔……?他就把你當成物理系教授啊……」

伊蘇南不明所以地回答。



「不不、我指作為你的戀人方面………」

烏戈搖搖頭,自己也喝了口紅酒。



「他會對我不滿意嗎……例如我的年紀比你大很多,又同是男性……」





「我想……沒有吧……但是他說……」

伊蘇南歪歪頭,思考了好一會兒,似乎在猶疑甚麼,酒意開始湧現,在餐廳昏暗的燈光下仍清晰可見臉上微微泛紅。



「賽塔說……因為你是教授,我的智商比不上你…………」





「不會不會,你很機智。」

烏戈把頭搖得像撥浪鼓。





「賽塔說,我的身高也比不上你……」





「可是……這樣的身高很好啊……」

烏戈低聲地嘟囔著,又緊張地思考著如何回答能解決問題。



「呃……雖然身高比不上我,但是體重應該跟我差不多嘛,這不是很好嗎?」





「對啊,賽塔說我就只有體重能跟你相提並論,所以更不要提了!」

伊蘇南生氣地說,然後隔著半張桌子的距離伸手用力捏住烏戈的臉,嚇得烏戈縮起身子驚慌地看著他。



「你當我是笨蛋啊!這有甚麼好!」





「可是我、我對你的身高體重和智商都很滿意啊……」

烏戈想了想,想不出來辯駁的話,唯有坦率地回答。



「我真的很喜歡…………」





伊蘇南愣了好一會兒,然後放開捏住對方臉頰的手,臉上更紅了。





※※※※※※※※※※※※※※※※※





他們還是沒有出現在聖誕派對。



半醉的伊蘇南鬧著要去海邊看星星,烏戈正色地說以肉眼在海邊看星星根本廢話,一定要有望遠鏡才能看得清楚,還不如到我家陽臺,我試試把望遠鏡找出來給你看。



伊蘇南睨視著他,二話不說強行把毫無浪漫細胞的宅男教授拉到海邊。





大概因為是節日,所以海邊人很多,他們牽著彼此的手,肆無忌憚地在海邊散步。



他們互相交換了聖誕禮物,烏戈送給對方的是最新款式的耳筒,因為之前伊蘇南無意中提過自己的耳機已經舊了,正在物色新的型號。



伊蘇南沒有穿得很正式,就隨意地穿了帶帽衛衣和牛仔褲,他試著戴起金色的耳筒,烏戈慣性地幫他把那兩掇像貓耳的頭毛抓出來,整體配起來毫無違和,連烏戈也滿意地點點頭。



伊蘇南送給烏戈的是一副只蓋眼睛部分的面具,他的解釋是「既然你戴眼鏡不是因為近視,只是為了隔開與別人的距離,那麼給你一個面具也可以有相同功用。」



烏戈哭笑不得,只好在他面前戴上了面具,然後又圖個有趣,脫下來戴在伊蘇南的臉上。





「能認出來嗎?」

伊蘇南摸摸自己臉上的面具,好奇地問道。





「當然。」

烏戈只好回答道。



「只是戴個面具,又怎可能認不出你來呢,就算是整個臉也遮了,我也知道是你,會這樣毫不留情地捏我的人一定是你。」





伊蘇南聽完後覺得心裡終於踏實了,像是有甚麼失去的部分被填補了一樣,於是他四處張望到底可以用甚麼方式抒發他的心情,最後在看到一群在沙灘開晚會的年青人後雙眼一亮,連面具也沒有脫下便連忙跑過去借了一把結他,在海邊表演自彈自唱。





—On the day that you were born
在你誕生的那一天

Theangels got together
天使們聚在一起

Anddecided to create a dream come true
決定創造出一個成真的美夢

Sothey sprinkled moondust in your hair of gold
於是,祂們在你的金髮灑上月塵

andstarlight in your eyes of blue
在你的藍眼珠裡灑上星光




伊蘇南俏皮地咬了一下嘴唇,朝烏戈的方向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紅著臉繼續唱下去。




Thatis why all the girls in town
這就是為何城裡所有的女孩

Followyou all around
到處都跟隨著你

Justlike me
就像我一樣

Theylong to be close to you
她們早就想接近









伊蘇南把結他還給那群年青人後,可說是連人帶撲地抱往烏戈。烏戈計算了一下戀人喝的酒量和時間,認為這時候開始發酒瘋也是正常的。





因此,該告白的話還是得早一點說出來。







「其實我想把你帶去聖誕派對,是因為他們幫我準備了一棵檞寄生,因為傳說中在檞寄生下接吻的戀人都能長長久久啊。」



烏戈抓住伊蘇南的手,微微低頭認真地看著對方,他不知道自己眼底流露的目光是多麼的溫柔。





「……嗯,但是我想不是檞寄生應該也沒關係,只要物件是你,這滿天星星的天幕也就是我們的檞寄生。」





「嘿嘿。」

伊蘇南笑得一片滿足,然後回抓著對方的手,用力地。



「那麼,要在我們的檞寄生下接吻了喔,準備好了嗎?我的教授。」







於是烏戈摘下了眼鏡,伊蘇南也拿下了面具。





閉起眼在雙唇觸碰的一刻,世界豁然開朗,他想起在夢中名為烏戈和伊蘇南的兩人曾經牽起的雙手,星辰在他們的頭上閃爍如同檞寄生一樣燦爛。





Merry Christmas.







End.







後感:



不同的世界,相同的感情。



面具和眼鏡也是有含意的,烏戈因為害怕與人接觸而帶上眼鏡,伊蘇南在背叛所羅門後戴上了面具,個人認為都是相同的心理暗示,昭示著人與人之間的分離。



希望他們能在架空的世界裡重逢團聚,即使分離很遠,但只要是他,他們終會再次遇見彼此,然後好好地,把上個世界沒有說完的話,告訴他。

题目 : 小說衍生,BL同人
博客分类 : 小说文学

tag : MAGI,烏戈,伊蘇南,烏伊

发表留言

Secret

自我介紹

No.20

Author:No.20
大家好,你沒找錯地方,是我沒錯。

Fc2突然變了粉紅色,是因為我錯改前非,決定以後要好好寫不糾結的小甜餅戀愛故事,改變心態由環境做起。
______________
※自介
自稱文藝青年
智商不在服務區

具侵略性
糖衣炸彈
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目前
MAGI → 裘龍
IDOLiSH7 → 一織陸
寶石之國 → 脆皮組

※擅長
中二病
躺著也中槍
精神污染

※推廣
KALAFINA
保志總一朗
日野聰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友好
足跡
搜尋欄
偶爾打招呼
客從何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