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檞寄生下】(上)(烏伊)

※ 學園paro,主CP為烏戈x伊蘇南,教授與大學生設定。

※ 實驗室的物理天才宅男烏戈,黑框眼鏡和間紋圍巾是日常裝備,沒怎麼鍛煉過但意外地長得挺高大,很受女性歡迎卻有嚴重女性恐懼症,也因此被伊蘇南以羡慕妒忌恨的目光關注。

※ 伊蘇南,物理系高材生,與異卵雙生的弟弟賽塔感情深厚,看上去身手敏捷,意外地不是運動系男生,屬於正直有義氣的陽光類型。喜歡飲酒,酒量不佳,醉酒後有發酒飆和變小乖乖兩種情況,貓耳髮型是他的最大特徵。



※ 溫馨避雷針:斯緹、裘白、阿拉阿里、辛賈意識注意。





【MAGI】【檞寄生下】(上)(烏伊)






第六次捧著一大束白玫瑰出現于伊蘇南正在上課的實驗室門外,烏戈緊張地看了看三針腕表上顯示的時間,然後再一次在看到對方與弟弟賽塔並肩下課時落荒而逃。





「不行。」

回到員工宿舍,烏戈被阿拉丁強迫進行賽後檢討,分析失敗原因。他搔了搔漂亮如銀河一般的銀髮,忐忑地說道。



「我突然想到,他今年還只是19歲,不行。」





「嗯?」

坐在大椅上顯得有點嬌小,翻著校園報章的阿拉丁發出了充滿疑問的單音節,儘管臉上笑著,笑意卻絲毫不落眼底。



「是你不行,還是他不行?」





「他…………是我不行。」

被一針見血的烏戈失敗沮喪地把頭垂下去,四個男生圍坐在飯廳中央的圓桌旁,被主人放棄送出的白玫瑰被插於圓桌上的玻璃瓶,最年長高大的男生苦惱地看著花,撇過頭。



「我只是想……能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好好地跟他談談話,這樣做的話好像太快了。」





「已經是三十歲處男了,就別來純情這套好嗎。」

裘達爾蹺著二郎腿,不耐煩地爭辯道。



「這年代都習慣先上車後補票,你還想跟他到海邊談心拖手,再確定要不要跟他談戀愛嗎?拜託,你對他是一見鍾情的,就馬上行動吧。」





烏戈扁著嘴看向阿拉丁,阿拉丁攤手解釋道。





「鑒於你在革命的起跑線上已經失敗了六次,所以我決定多找兩個人協助你,斯

芬托斯是校園戀情最成功的例子,每天跟緹特斯都過得像情人節一樣;而裘達爾在追求白龍的路上屢試屢敗,是你的反面教材。」





「那個、我說啊,教授可以說一次對伊蘇南一見鍾情的過程嗎?正所謂術業有專攻,人各有志……咳、你知道他喜歡甚麼嗎?務必是準確情報,我們才好幫你想辦法啊。」

擅長應付戀人的斯芬托斯在旁認真地提出建議。



「例如緹特斯就一個吃貨,我只要每天做不同的菜,他大概便離不開我了。這樣的攻略法,雖然老舊但萬試萬靈。」





裘達爾聞言後愣了愣,然後心有餘悸地點點頭。



「沒錯,我也離不開白龍造的紅燒排骨……」





阿拉丁和斯芬托斯以鄙夷的目光看著他。





「烏戈是在剛學期初,一次舊生聚會中遇見伊蘇南的,聚會場地是我們大學部附近的一家酒吧。你們都知道他有嚴重的女性恐懼症,正當在快要散夥時,他被旁邊桌的女性看上了,對方挽著了他的手不讓他離開。」



阿拉丁一邊想像著當時的場景,一邊向兩人解釋道。



「對方是女性,個性溫和的烏戈不敢亂動,只是努力地用語言來拒絕對方;可是哪有這樣容易擺脫,對方看烏戈害羞連話也說不清,還以為他只是在害羞,烏戈的同事亦起了玩意,大家都在起哄,說著笑著那位女性就要把他帶走。」



「在這驚險的一剎,一個喝醉了的男學生突然沖過來,以親密的姿勢投入了烏戈的懷裡。烏戈當時沒有多想,只是在男性和女性之間作出選擇,他毫不猶疑地抱緊了這位陌生的男性。」



「懷中的男生抬頭,怔怔地看著烏戈。因為醉酒和室內曖昧的燈光,他顯得臉色緋紅,依在烏戈懷中。烏戈也回看著他,也許因為對方身上的酒精關係,他的臉馬上像點燃了火一樣通紅,卻一點拒絕的意願也沒有。」



「那個男生伸手,捏了捏烏戈的臉,良久後說了一句:『烏戈……教授……』,然後便安心地靠在烏戈身上睡過去了。那時烏戈才知道原來這是他這學期物理系的新學生伊蘇南。不久後,伊蘇南的弟弟賽塔過來把人帶走,也帶走了烏戈的心。」





「沒有這麼嚴重啦,就一點點,在意。」烏戈嘟囔著解釋。





「還不承認……那麼你說,你人生這三十年來,每天恨不得只活在實驗室裡,曾經在意過多少人?」

說了一大段話,阿拉丁捧起茶杯喝了一口,坦率地詢問烏戈。





「兩個,就是你和伊蘇南……所以說,其實我也很喜歡你!」

烏戈哭著訴說自己的心意。



「可惜我有阿裡巴巴了,所以你和伊蘇南,上。」

也不道破對方逃避的心態,阿拉丁坦白地說,食指朝天做了一個手勢。



「不然再等三十年,你也只會繼續當處男。」





「那知不知道伊蘇南喜歡的東西?專長?興趣?你在上物理課時有份外照顧他嗎?」

斯芬托斯把討論內容領回正題,裘達爾也提出問題。



「對啊,之後他對你有沒有甚麼特別行為?應該說,伊蘇南除了記得你是他的教授外,還有沒有那次自己投懷送抱的記憶?如果沒有的話,你還真是失敗啊,虧你的外貌條件還不錯,給對方的印象竟然跟物理粒子劃上對等號。」





「在開始上課時我總是偶爾就盯著他的座位,後來覺得這樣太唐突便控制住自己了。他對我沒甚麼特別行動,有時放學後會留下來提問,大多與他的弟弟賽塔一起……」

烏戈用手支著下巴,回想著這四個月來上課時發生過的事。



「後來有一次,他在離開前笑著留下了一句:『有機會的話,我們一起去飲酒吧!』,然後被賽塔拉走了;我聽說他很喜歡酒,也很疼弟弟,對別人也很友善,同輩們都喜歡找他幫忙,挺有人緣的。」





「因為那句話和那個笑容,烏戈持續三晚失眠,一想到對方便臉紅耳熱,到最後才來向我坦白所有事。」



阿拉丁在旁補充一句。





「聽上去是個陽光小夥子啊,既然他都主動邀請你了,怎麼你還不約定時間地點人物啊?這年代最重要是效率,說不好哪天你去酒吧時,便見到他在別人的懷裡了!」

經過一段討論後,裘達爾似乎也投入了軍師的角色,開始為烏戈的猶豫不決著急。





「我難得地同意裘達爾的話,既然伊蘇南有邀請過你去酒吧、也許他對你也有那麼一點兒心思,你可以藉此機會與他親近,除了上課間師生互動外,多瞭解,再追求。」

斯芬托斯點頭付和。



「大學生初入學,首要完成的任務就是談戀愛,你看、8月也快過去了。」



「即使他沒那方面的心思,你也可以把零變一,直掰彎,先下手為強。」





烏戈看看眼前三個已有穩定戀人的高中生,覺得自己輸了。





「如、如果伊蘇南真的喜歡了別人……我,會祝福他的…………!」



堅持純粹戀愛主義的烏戈不死心地反駁。





「可憐的烏戈,你肯定不知道阿拉丁是怎樣把阿里巴巴追到手的。」

裘達爾以憐憫的目光看著烏戈。



「滴水不漏,覆蓋對方交際圈,動用自己所有技能,支持其一切喜好,以致萬無一失。」





「我堅持,幸福是爭取而來的。」

阿拉丁以天真的笑容理所當然地回答道。





「那我該怎樣做……」

烏戈雙手抱頭,用額頭抵著桌面。



「單獨約他的話……我有點……緊張…………」





「他又不是娘的,你瞎緊張甚麼?」

裘達爾沒好氣地攤手,提出建議。



「要不我們都一起去吧,就說是一個朋友聚會,也可以幫你製造氣氛。」





「……你會來搞破壞吧?」

烏戈以懷疑的目光打量對方。





「我只是好奇你喜歡的類型啊,最保守的烏戈竟然會對一個人一見鍾情,是個美人?」





「……也不是……應該說,不是因為五官甚麼的漂亮,但是他……」





想了想烏戈還是沒有說出口。









……他啊,醉酒臉紅的樣子有點兒可愛。







TBC









日本三月開學>> 四月酒吧初遇 >> 直到八月絲毫沒有進展



真不愧是專注工作三十年,時間零感應王子烏戈。

题目 : 小說衍生,BL同人
博客分类 : 小说文学

tag : MAGI,烏戈,伊蘇南,烏伊

发表留言

Secret

自我介紹

No.20

Author:No.20
大家好,你沒找錯地方,是我沒錯。

Fc2突然變了粉紅色,是因為我錯改前非,決定以後要好好寫不糾結的小甜餅戀愛故事,改變心態由環境做起。
______________
※自介
自稱文藝青年
智商不在服務區

具侵略性
糖衣炸彈
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目前
MAGI → 裘龍
IDOLiSH7 → 一織陸
寶石之國 → 脆皮組

※擅長
中二病
躺著也中槍
精神污染

※推廣
KALAFINA
保志總一朗
日野聰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友好
足跡
搜尋欄
偶爾打招呼
客從何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