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貓咪與說謊者(里閃)上

※ 少量劇透有,個人妄想詮釋,請謹慎服用。
※ BUG很多BUG很大,每當寫完就被官方新出的劇情打臉,我臉都腫了好多次。

※ 里斯個性捏造,第三型人格「成就者」,關鍵字:傑出的模範,可信任的人,但同時存在虐待式病態人格。




【UNLIGHT】貓咪與說謊者(里閃)上


有甚麼毛茸茸的東西在碰他的臉。

午睡中的弗雷手臂一揮,毫不溫柔地把貓兒甩出床鋪範圍,瘦小的貓兒在床邊翻滾,手腳抓著純白色的被單在邊緣掙扎,終於還是伴著一聲細小的哀號從床沿重重地跌了下去。

貓兒的慘叫把弗雷的意識稍微勾回來,他迷迷糊糊地伸出左手在床沿摸索,似乎想彌補剛才失禮的行為。可惜意志不足,兩秒後馬上堅持不住,只餘下假寐時發出的細微酣聲,沒法安撫受害的貓兒。



又有甚麼軟綿綿的東西戳在他的臉上。

弗雷微微掙開眼,夕陽的餘暉編成一面金黃色的漁網,一開始里斯的影子在逆光裡模糊不清,他用力讓瞳孔聚焦直到視網膜習慣光芒,才看到前輩半跪在床邊正滿臉打趣地注視著他,手裡拿著的一根狗尾草正是把他逐出夢鄉的元凶。

他眨眨眼,再眨眨眼,決定裝作甚麼都沒看到,伸手在床上摸索著毯子的蹤影,然後翻身把自己一整個蓋緊。


他可不想剛起床就看到一個全身衣服被火燒得只餘一半的前輩,正滿臉玩味地盯著他睡覺。


里斯挑眉,似乎對自身存在被徹底忽視感到不可思議。毛色漂亮的貓兒朝後退了一步與他保持距離,站在床腳為逃跑與否的問題而猶疑。他隨意地把手裡的狗尾草朝床腳丟過去,不領情的貓兒開始叫囂,並用長了肉掌的手腳扯住床單往上鑽,看氣勢似乎要跟里斯來一場決鬥。

里斯壓抑著被打擾的不滿,以「不能輸給來歷不明的貓兒」的心態爬上床,雙手用力把弗雷的頭顱從枕頭堆裡扯出來。


「弗雷————」
大模大樣地跨坐在對方身上喊道,里斯低沉敦厚的男性聲音在房裡徘徊,卻帶著不懷好意的語氣。

「————陪我?」


弗雷毫不客氣地拍開他勾在自己下巴的手,了無生趣地道:

「前輩衣不敝體光臨寒舍,難道只為黃昏時分不勝寂寞……」



「你要我配合你煮飯,我控制不住,不小心燒了廚房。」

里斯輕描淡寫地帶過罪行,微微托起自己的下巴,勾起了嘴角。


「我想連隊還沒窮到買不起褲子吧,等等去報銷,先來借褲子。」



「小心我跟伯恩哈德說你怠工。」

弗雷一手挪開里斯近在眉睫的臉,一手壓在床單上,腰部用力把自己上身撐起來,里斯依然坐在他的大腿上沒有移動。

他近距離仔細觀賞里斯身上的痕跡,指尖輕挑地戳了戳他身上被燒衣物的殘骸,一邊提出建議。


「我看你這樣也蠻好的,要不你繼續享受原始的感覺?不要考慮把我和伯恩的褲子也燒掉,要是你敢燒,我保證伯恩不會讓你報銷褲子,你會繼續享受衣不蔽體的風情,我和伯恩還是會過得很好的。」



但儘管弗雷笑著建議他光著身子,他還是誠實地把半個身軀爬出床外,揉著眼睛試圖在單人床旁邊凌亂不堪的衣服堆裡找出褲子給前輩。

貓咪被翻亂的衣服甩中,發出一聲「咪嗚」,迅速地跳到桌子下,琥珀一樣的雙目依然緊盯著陌生人不放,瞳孔中一絲金黃色在黑暗中閃閃發光,貓爪在地上一劃一劃的活像人類思考的動作。



「這樣跟前輩說話,小心以後我把你放到我隊裡來整死你。」


里斯哼了口氣,看著目光迷惘的弗雷搖了搖頭,雙腿夾著對方的腰把他壓回床上,不懷好意地俯視著他,視線從鎖骨緩緩滑落到敝開的胸口,落到被床褥遮蓋的地方,以調笑一樣的口吻道。


「我看你也別穿了吧,嗯?」



「……不穿就早說,別要我在山堆裡找出一條褲子。」

弗雷也不介意對方的視線,挑眉回瞪里斯,里斯只是伸手拂開他額前的碎髮,露出一道帶有皺褶的痂痕,他的指尖一下一下溫柔地摩挲著,漸漸生出溫度。


「我要問囉、你到底跑來這裡幹嘛?」弗雷歪了歪頭,認真地提問。



「褲子……」

里斯直勾勾地回視了一眼,攬著對方的頸脖湊上去親吻鼻尖,然後疲憊的閉上眼瞳,輕聲道。


「找你吧。」



「很好。」
弗雷伸腳踢向里斯,仰望著天花板的眼睛眨了又眨,終於把頭埋在里斯的肩頸裡,他,發出悶悶的聲音。

「你不說,我還以為你打算來幫我整理房子。」



「我可以幫你一起燒掉。」

里斯勾起了笑容,一下一下吻在他眉末那道筆直的疤痕上,動作溫柔而有力。這看上去似是無關痛癢,卻是里斯紓緩心底躁動的最佳良藥。


那是一種不含任何雜質的感情,與在戰場上對魔物作出轟炸時構成的莫名憤怒相反,像漫天雨水從屋簷、一滴一滴傳入耳窩的清晰感。
只有這把聲音,能叫停心底裡那股快被磨噬壞掉的弦聲,把他接近崩潰的情緒穩定在懸邊。



弗雷報複地朝里斯的耳朵咬了一口,兇惡地說。

「你乾脆把我也燒掉好了。」



「小心我真的燒死你,不管是什麼火。」

里斯的動作持續往下,惡狠狠地咬在對方的肩上,馬上烙下了清晰的一個牙印。

「……燒盡一切、嘛。」



「前輩。」

弗雷用手肘擋住了里斯,兩人面對面,湊近得幾乎在交換對方溫熱的呼吸。他眉心皺起了一道褶紋,因為對方一句話而嚴肅起來。

「真的、我從來不希望你燒盡一切,只祈願你的火能保護一切。」



里斯默不作聲跪坐在弗雷身上,雙手依然停留在肩頸之間沒有移動,似乎在理解這番話背後涵藏的意識。

他們的眼瞳在近得不能再近距離裡交視,蒼穹一樣澄澈的寶藍色映照著弗雷認真專注的神情,因睡眠而翻亂的短髮貼在額旁,深邃的輪廓似乎從最初相遇開始就不曾變改。


弗雷注視著他,輕輕湊上去,咬住了對方形狀姣好的薄唇;里斯閉起眼睛,伸出舌頭舔舐弗雷的嘴角,繼而滑入對方濕潤的口腔。

他們不住地交換彼此的呼吸,弗雷用手臂勾下他的頸子令他們沒法分離,里斯專注地與他接吻,抱緊他的力度幾乎要把他的骨頭捏碎。





他們心臟緊貼心臟,呼吸相連,弗雷看不清楚他的愛人把謊言深埋在甜言蜜語之中。




「好了別犯規,你是時候去教小伙子了。」

纏綿片刻,他們才放開彼此。里斯眼裡沉澱的深藍色帶著不捨,但還是拍了拍弗雷的頭髮,示意他晚間練習的時間快到。

他側起身騰出位置讓弗雷下床,完全忘了回事的弗雷喊了一聲,馬上跳到地上,手忙腳亂地穿戴和整理身上的制服,並拿起木劍。

突然又想起了甚麼,他猛然地扯開自己剛穿上的衣領,頸上被咬的印痕清晰地映入眼簾。弗雷用力地用手背摩擦,紅印仍然未退,他瞇起眼睛瞪向罪魁禍首。


里斯一臉事不關己,悠閒地躺在床上雙手撐在耳背,順道抒發自己對晚習的感想。

「我實在不太喜歡晚間練習,總有種擾人清夢的感覺。」一語雙關。



「那是因為你燒起的火光太亮,所以老有人從窗戶往下倒水。」

弗雷馬虎地穿上鞋子,打開門頭也不回地離開房間,在木門被關上時還聽到他在長廊叮囑的回喊。

「我走了,幫我把窗打開,貓咪晚上會自行外出散步找吃的——」



貓咪伸出頭,跑到門前想要跟弗雷一起走,卻因為門關得太快而錯過機會。

轉頭注視著正在下床的里斯,牠察覺到屋裡只餘下有名的E中隊王牌和自己,神色不安地用爪子在門板上磨擦出讓人煩躁的聲音,大概在示意要求開門。



「弗雷、這可是三樓喔,你真的忍心要牠跳嗎?」

里斯踏著緩慢的步伐,一邊朝外頭追問,一邊心不在焉地走到門邊,似乎想要為可憐的貓咪打開活路。


「弗雷?弗雷————————?」





「啪」的一聲,他鎖上了門鎖,之前露出的慵懶肆意像是謊言一樣消失不見。





「你不是貓。」

里斯轉變了神情,他輕描淡寫地說著,面無表情地俯視著蹲在地板與他對視的艾茵。



「或是說,你、不只是、貓。







TBC.







只是想寫前輩閃閃和貓咪的故事,結果內容粗暴(我指艾茵被里斯捕獲以後)


說好不提這三人不可能出現在同一時空的事。


tag : Unlight,里閃

发表留言

Secret

自我介紹

No.20

Author:No.20
大家好,你沒找錯地方,是我沒錯。

Fc2突然變了粉紅色,是因為我錯改前非,決定以後要好好寫不糾結的小甜餅戀愛故事,改變心態由環境做起。
______________
※自介
自稱文藝青年
智商不在服務區

具侵略性
糖衣炸彈
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目前
MAGI → 裘龍
IDOLiSH7 → 一織陸
寶石之國 → 脆皮組

※擅長
中二病
躺著也中槍
精神污染

※推廣
KALAFINA
保志總一朗
日野聰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友好
足跡
搜尋欄
偶爾打招呼
客從何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