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OLiSH7】Young and Beautiful(二)

※ ABO,一織Beta,七瀨是omega,BO戀,不是HE,此文有雷,小心食用。
※ 由結局開始,再由學生時期開始倒敘,會跨越到他們畢業後,是長篇。


【IDOLiSH7】Young and Beautiful(二)


2.
七瀨陸在出生時便確診患有SCID,但由於是早期診斷個案,所以能趕在安全期時接受細胞移植,這使他免去了童年夭折的可能,也不用像其他嚴重個案的孩子般需要活在用玻璃隔離的無菌病房裡,甚至能與其他人一樣在學校裡唸書。


長得好看特別容易讓人生出好感,這點絕對能通用在七瀨陸和七瀨天身上。那時他們還只是初中的年齡,只有陸因為SCID的關系而被認定會成為Omega,天則是因為顏值和綜合能力的關系,大家都清楚他絕對不會是普通的Beta,只可能是Alpha或是健康的Omega。


這個世界只有小部分人會成為Alpha和Omega,基因和運氣導致生命出現新轉機的機率低於1%。


出於男人的自尊心關系,也許期望七瀨天這種漂亮出眾的人最終分化為Omega的想法會更多。一織想。可那是不可能的,因為天那雙淺色的瞳仁看上去讓人有種像凝視貓瞳的錯覺,實際卻如同槍枝一樣冰冷而刺骨,深不見底。


他也曾經一度以為陸的眼睛跟天是相反的,天的視線總是讓人一種已被看透的錯覺,陸的卻是張狂澄澈的漂亮,彷佛所有想法都會在臉上一覽無遺,但到後來才知道這兩人到底只是表演的方式不一,眼底裡的笑意還或是堅韌依然同源。


他們的父母都是表演家,自然孩子也不例外。



一織由初中開始嘗試作曲,剛進高中時便跟自小認識的紡一直加入了音樂社。


一織初次遇見七瀨陸便是在音樂室,當時對方正瑟瑟發抖地站在音樂室的三角琴上,琴下一隻明顯被學生餵得過肥的花貓輕聲細氣地朝他叫喚,明明溫柔得很,七瀨的神情卻像花貓已經對他張牙舞爪般驚惶,只懂手舞足蹈胡言亂語著「抱歉啊我不是不喜歡你可是我對貓毛敏感你能不能先去外面散個步頂多下次我請你吃煎魚」云云。

那時一織沒看清楚站在琴上的是校內很少露面卻盛名遠播的七瀨兄弟之一,更不清楚陸的身體確實很容易受外界影響,加上他本來就特別喜歡貓咪,平日帶著貓糧去逗貓兒也沒有被理睬,眼前這位同學卻要避成這狼狽模樣,他脾氣一上來便開口懟七瀨。
「在這花貓減肥成功前大概是沒法跳到鋼琴上的,坦白說我覺得你在操不必要的心。」


伏在鋼琴上的七瀨顯然被一織的話哽了一下,被帶得偏離了原意。
「甚麼?為甚麼這花貓要減肥?牠也會吃撐嗎?」


一織倚在門邊,擺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要是牠夠輕盈的話,現在趴在鋼琴上的就是牠,你大概是坐在地上那位。」


七瀨的眼瞳光溜溜地轉了一圈,似乎開始明白一織諷刺的意思,露出了不愉快的表情,但仍本能地朝對方求助。
「同學你能不能帶牠離開一下?我不能碰動物……也許你就稍微拎住牠……我馬上就跑……」


「給我一個救你的理由啊——我想以你目前的情況而言,算得上是求救吧?」
一織聳聳肩,巋然不動,他心裡反倒有點期望看到七瀨害怕的反應,稍微有點惡趣味的心思在內,他篤定七瀨這刻需要自己的協助,再加上莫名奇妙的第六感作祟,眼前人一看便知不是普通人,他也本能地認為自己不該錯過這個機會。

「假如要我幫你的話,你以後也得答應我一個要求才行。」


安靜的音樂室只餘下窗外大風吹過樹葉的沙沙聲,然而花貓伸出爪子去繞琴腳,像小提琴破音的刺耳聲音劃破了寧靜,七瀨看似真是怕了,他誇張地打了個顫栗,然後朝一織猛然點頭。


在一織眼裡,他的表情就像一隻落入陷阱的小動物。


稍微收斂內心的得意,一織裝作漫不經心地走到鋼琴根前,拽住了花貓的後頸,一邊溫柔地安慰牠,一邊把牠拉離了琴側的位置,帶到窗邊去了。


貓咪的叫聲漸漸遠去,七瀨鬆一口氣,才試著從鋼琴頂回到地上,他小心翼翼地踏到琴椅,沒有踩在琴鍵上,然後飛一般跑到音樂室的大門,推門離開前還不忘轉身,喘息著向一織道謝。


「謝——囉、哈……你以後要找我的話、我是7班的七瀨陸——」


大概是太急的關系,七瀨沒有發現地上留有一張樂譜的複印本,不小心踏在它身上,以致轉身時滑了一下,狠狠地跌跤。


一織站的地方太遠,雖然他的身體也本能地朝那個方向移動,但仍是只能看著七瀨如同電視畫面中的慢鏡頭一樣,在緩緩跌落時閉起了眼睛。


然而預期中身體撞擊地板的聲音卻沒有出現,七瀨睜開眼睛時,他的雙生哥哥天正好抬手擋住了他下墜的趨勢,並且以一織認為是親密得不合常理的姿勢、把陸整個人抱離了地面,然後才讓陸重新踏在地上。


一織不認識七瀨陸,但是七瀨天這個人,估計問哪個學生也是知道的,入學時致詞的學生代表,學校最耀目的新星,同齡人裡最有可能分化成為Alpha或Omega的人選,還有一個幾乎確定會成為Omega的雙生弟弟。


大家都說七瀨天非常疼愛弟弟,那個病弱得像玻璃一樣易碎的七瀨陸,但以剛剛他能蹦到鋼琴上的表現看來,一織是看不出來他有多虛弱,要說迷糊可愛方面倒是不假。


「怎麼亂跑出來了?」
天伸手細心地調整陸身上凌亂的衣服,一邊語氣柔和地問道。

「沒有遇上奇怪的人吧?」


站在不遠處的一織覺得有點恐怖,他很清楚天剛剛才以冷冰冰的視線掃過他所在的位置,天口中的「奇怪的人」指的無疑是自己沒錯,然而他關心弟弟的語氣卻完全不是一回事。


「有一隻奇怪的貓喔。」
七瀨眨眨眼睛,三言兩語間看起來倒是幫一織撇開了嫌疑。

「我覺得,牠好像有點喜歡我。」


天若有所思,似乎在想象陸所說的花貓做過甚麼行為,再說話時態度反而比剛才更為親暱。
「牠,有我這麼喜歡陸嗎?」

不論天的語氣表情有多正經,這句話硬是撇不開帶點撒嬌的意味,陸笑得彎起了眼睛。
「天尼覺得呢?」


天瞇起眼睛,又摸一把陸的頭髮,然後伸手把門推開,隨著二人的聲音漸漸遠去,一織也再聽不清對話的後續,但他能猜出天的答案肯定是「沒有」,著名的弟控又怎麼可能會認為有人能超越自己呢。


一織還沉浸在七瀨兄弟出現過的氣氛之中,久久沒有回神;花貓猛然從他的懷裡窜了出去,回頭瞪了他一眼,只留下了一個高傲的背影,似是在責怪一織中斷了牠捕捉七瀨陸的行動。一織凌亂地想自己怎麼也算幫牠避了一劫,於是不甘示弱地回瞪,明明是七瀨陸的主意,你怎好意思怪我。


何況要是被七瀨天發現你在追七瀨陸,你現在大概已經變成貓罐頭了。



然而那天晚上一織連綿不斷地做了好幾個夢,他夢到自己變成了那隻守在音樂室裡花貓,一對氣質出眾又漂亮的兄弟站在門邊,旁若無人地說著只有他倆能理解的話。

七瀨陸語氣淡定又溫和,但態度堅定。
「牠有點喜歡我。」

七瀨天一臉輕蔑。
「還差得遠。」


花貓委屈地低了頭,頓了片刻後含糊地叫了一聲,說,才沒有喜歡你。


TBC.


可憐的一織貓以為自己能就此展開欺負陸貓的生活,每天都可以悠哉悠哉地把陸貓當成毛線球般滾來滾去,高興起來便撲上去用爪子蹭對方,氣起來就不懷好意地對著脖子咬……

陸貓一臉單純地看著他,一點拒絕的意思也沒有,看上去特別讓人想……唔……舔上去。

結果在他把臉湊到陸貓面前、僅餘兩公分時,天尼貓條然出現在他身後,冷冷地問:「打啵兒?怎麼不預我?」

陸貓想當然地馬上跟天尼貓跑了,被遺留在原地的一織貓,小小心臟彷佛中了很多很多箭,化成篩子,玻璃心碎了一地。


——明明我只想跟他玩玩啊。

tag : Idolish7,I7,和泉一織,七瀨陸,一織陸

发表留言

Secret

自我介紹

No.20

Author:No.20
大家好,你沒找錯地方,是我沒錯。

Fc2突然變了粉紅色,是因為我錯改前非,決定以後要好好寫不糾結的小甜餅戀愛故事,改變心態由環境做起。
______________
※自介
自稱文藝青年
智商不在服務區

具侵略性
糖衣炸彈
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目前
MAGI → 裘龍
IDOLiSH7 → 一織陸
寶石之國 → 脆皮組

※擅長
中二病
躺著也中槍
精神污染

※推廣
KALAFINA
保志總一朗
日野聰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友好
足跡
搜尋欄
偶爾打招呼
客從何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