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OLiSH7】總是轉身就走的你和我(一織陸)

※ 有關劇情的想太多幕後花絮。
※ 一織和陸:「我太喜歡你怎麼辦」,酸酸甜甜又光明正大的愛戀情緒。


【IDOLiSH7】總是轉身就走的你和我(一織陸)


1. 
在 Idolish7和Trigger自BOW後第一次共演前,九条天在後台責備七瀨沒有完成自己的本職工作,十龍之介和八乙女樂在一旁勸阻他別說太多讓弟弟傷心的話。

九条站穩立場,毫不動搖。
「你們都是外人,不要插嘴。」

「外人的是你吧。」
一織伸手搭上了七瀨的肩膀,拉著他轉個方向便想離開。
「走吧,七瀨桑,沒必要把他的話放在心上。」

「……但是…………」

「陸,今天是時候做個了斷了,我們當面說清楚吧。」
九条一個箭步衝上去擋住了兩人的腳步,動作乾淨利落,頓時霸氣側漏。
「這個人三番四次出現在眼前,我早看不順眼了,到底他算哪根蔥啊?」


七瀨望了望站在自己左邊的一織,又望了望站在自己右邊的九条。

「……不是外人……」
七瀨欲言又止。

「那應該就是內人吧……?」
七瀨天真地答道。

九条愣住了,八乙女也愣住了,龍之介不明所以,只覺得年輕就是坦率你們感情真好讓人羨慕云云;一織不發一言,放開了在七瀨肩上的手,然後在眾目睽睽下轉身跑了出去。


──不是說過要一輩子支持我的嗎?還能夠好好做朋友嗎?
被留在原地又完全不懂一織心態的七瀨,內心無限誹腹。


2.
在「今晚與我們一同心跳聖誕」這個Idolish7和Trigger共同主演節目裡,其中一節名為「貓貓歌猜謎」,故名思義是要由一位成員只用「喵」聲來唱指定歌曲,其他成員則需要通過他的喵喵演唱猜出歌名的遊戲。

七瀨站在台中央「喵喵喵」地唱著歌,當他看到自己抽中的是《Monster Generation》時,本來滿心歡喜以為自己的隊伍這次一定能猜中這首歌無誤,結果他把歌唱到一半,竟然雙方都有默契地保持一片安靜,沒任何人出來搶答。

七瀨由一開始的「喵喵喵~ 喵喵喵喵~」漸漸唱成後來毫無氣勢的「……喵……喵喵……」,回頭盯著自家同伴的眼神簡直恨鐵不成鋼,連我們的第一首歌都猜不出來、待節目播出後你們真不怕被飯和黑聯手指著來恥笑嗎……?


六彌低頭,放輕聲音向身旁的三月問道。
「噢、三月桑,我真的不能出去搶答嗎?難得是一首連身為外國人的我都know的歌……」

「不行,不行。」
三月認真地按著他的肩膀,又不著痕跡地讓對方好好地坐在椅子上。
「你看一織正在用手機錄音呢……弟弟的願望,作為哥哥的我一定要好好守住。你坐好,這首歌我們完全聽不懂知道嗎。」


近來正在努力學習禮儀的四葉環,也低頭向他的人生導師提出疑問。
「對面的十龍之介和八乙女……好像有些爭執……腳在桌下踢來踢去的……」

大和揉了揉他的頭髮,說。
「嗯……看起來十他拼了命阻止八乙女出去答題呢。」

「為甚麼啊?」
「大概是為了世界和平?」

壯五思索了一下,嚴肅地說。
「九條桑準備的是專業用錄音筆,可見對方有備而來……真不愧是無懈可擊的Trigger,下一次,我們也得做好準備……」


好不容易等到節目錄影結束,大家魚貫地回到後台收拾收拾。當七瀨正彎身下去換襪子的時候突然聽到門外兩把熟悉的聲音同時喊了一句:「交出來!」

當時七瀨的腳掌正在跟厚襪子打架,他卻反應奇快地跳著跳著衝了出去。
「不要吵架不要吵架!大家的衣服都在的不用搶!」

「七瀨桑請不要跳來跳去。」
一織顯然對他的關愛不為所動。
「剛剛才裝完貓咪,馬上又裝兔子,你這樣轟炸式賣萌是不會有人喜歡的。」

「和泉一織你很會嫌棄很厲害喔。」
九條抬起頭嘲諷地笑了笑,輕描淡寫地說。
「我拒絕跟你交換任何東西了。陸過來,你的衣領歪了……來、喵一聲當謝謝如何。」

「……天尼別玩了,今日我都喵夠了……」
七瀨欲哭無淚,扯著九條的衣袖求放過。
「你們不吵架就好,我回去穿衣服……」

「不、陸,之前沒問清楚,我得再問一次。」
一邊幫忙撥弄對方的髮絲,九條一邊微笑溫柔地問。
「你到底知不知道內人是甚麼意思?」

「呃……也不是不知道啦,外人就是外人,內人就是藏在裡面的人不是嗎?」
缺乏常識的七瀨,試圖解釋自己腦海裡抽象的想法。
「這樣說又有點害羞……大概是藏在心裡的重要的人…………」

九條的笑容凝固了。

一織再度紅透耳根,連外衣都來不及拿走,轉身跑了出去。


3.
七瀨曾經偷偷去過一織和環的學校,打算給他們一個驚喜。

他先是戴著口罩在校園門外等他們放學,後來看到大部分學生都離開了卻連兩人的影子都沒見,才走進學校作登記,然後爬樓梯去找他們遠在最高七樓的課室;雖然因為唱歌的關係,七瀨的肺活量並不差,但體力依然不是太好,因此待他走到七樓時實在不得不停下來倚著牆深呼吸緩一緩;此時一織和環正好背著書包從課室走出來了,抬頭便看到七瀨站在走廊盡頭,雙目發光地盯著他們看。

一織在發現七瀨的一瞬間腦海閃過無數念頭,說不高興肯定是假的,畢竟他們在隊裡的關係本來就比其他人要來得親密,兩人已經習慣一起生活的模式,雙人歌唱過了,緋聞傳過了,被取笑過了,臉也丟過了,吵架過,和好過,總之七瀨來探望他也是理所當然的非常正當合理,並不應該有甚麼排斥之類的心情,

然而他心裡矛盾的部分大概是源於七瀨總是沒有預先告訴他自己的計劃,每一次都會背離一織腦海中計劃得非常齊整完美的預想,這對於控制欲強的一織來說、不多不少讓他有點頭痛。例如昨天一織和環剛考完期末試,之前溫習期七瀨負責當跑腿幫他買了不少東西,今日一織正打算去唱片店給對方選一份禮物作感謝,七瀨這樣一來他下課後的計劃就泡湯了,不要說他還期待今日可以給七瀨送禮物時可以看到對方高興得紅著臉的神情,現在只能押後延遲。

「陸!桑!」
一織深呼吸一口氣打算向七瀨興師問罪,結果身旁的環一個箭步衝上去抱著了七瀨,聽得出來的好心情。
「陸桑最好了!陸桑來找我玩!」

「……」
一織舉起的手馬上停滯在半空。

「嘿喲環桑!」
被抱緊的七瀨原地復活,緊握著環的雙手手大喊,像個答對題目後等著獎勵的孩子一樣興奮。
「我給你帶了王樣布丁!三個!!」

「……」
兩人笑得花枝招展,洋溢著一股陽光明媚的氣氛,一織開始覺得這裡沒他的事,默不作聲盯著地面轉身就走。


「別轉身就跑啊!」
七瀨衝過去把一織的後背抱緊硬拖回來,從耳後傳來的聲音裡帶著一絲鮮少出現的得意。

「我買了電影票!三張!」


4.
夕陽西下,處理好工作的七瀨想了想,打算找一織一起回家,於是打開了事務所會議室的門扉。

「一織、你還未回去嗎?啊……是經理人……」
在門後探出頭來,七瀨在看到這位熟悉的漂亮女性後顯然愣了一下,然後呆頭呆腦地打了一個招呼。

小鳥游下意識挺直腰背回應。
「辛苦你了,陸桑。」

「……你們兩個人又說悄悄話?」
七瀨一臉想要追問下去的表情,然而一織馬上把他打斷。

「七瀨桑,請你先回去吧,我還有話要繼續跟她說。」
「你們還要繼續啊?!不、啊等等……!」
「沒錯,請別搗亂、好了回去吧。」

一織以一個乾淨俐落的姿態把七瀨完美地推出門外,關門。


「……」
小鳥游笑了一下,這一刻她確實只能禮貌地微笑。

「──我們繼續剛剛的話題吧,針對時代和潮流的需求而言,如果我們能以充滿魅力的七瀨桑作為中心進行宣傳的話……」

門又被打開了。

「我、我說啊……」
七瀨皺起眉頭表現出不太樂意離開的意思。
「果然還是很奇怪吧?像這樣、接二連三的頻繁地兩個人單獨共處……你們……」

「不是說過叫你別添亂了嗎?」
「等等……!!!」

門再度被無情地關上了。


「……剛剛被你趕出去的,可是你口中魅力四溢的天才喔?」
覺得兩人關係挺有趣的小鳥游笑著說。
「不知不覺間,一織和陸桑也已經成為了朋友了呢,我也有這樣的友人,總是想跟對方一起上學放學,不論發生了甚麼也好,也希望能馬上告訴對方,或是相反……」

她頓了頓又道。
「你真的要讓陸桑獨自回家嗎?一織工作了一整天大概也累了吧?我們要討論的話題可以今晚繼續以短訊相談,可是跟陸桑一起回家的機會是不能留到晚上的呢。」

「……沒事。」
一織猶豫地望了一眼門扉,但仍堅持自己的做法。
「七瀨桑他也該習慣一下我又COOL又SHARP的處事方式。」


於是待他倆把組合的前景和工作安排都商量好後,一織打開門,事務所大廳空蕩蕩一個人也沒有,時鐘的短針早已劃過九字,也沒人知道七瀨是何時離開的。

──怎麼這次是你先轉身就走呢。
一織腦海冒出這樣的疑問卻沒有說出來,然後穩重地打開了手中的雨傘,陪經理人踏進了一片模糊的雨色之中。


5.
在四葉環凌亂的房間裡,兩人開著空調披著被子趴在地上,就像是兩個在做壞事的孩子一樣。

「環桑!左邊!左邊有埋伏!!」
七瀨雙手緊張地抓住手裡的布丁,一邊焦急地喊道。

「我知道了!陸陸、我要吃布丁!」
電視螢幕上,遊戲中的角色動作敏捷地躲過了數個敵人,一個旋風腿又把面前一個對手踢開。七瀨歡呼了一聲,高興得就差沒有跳起來,馬上伸手餵了環一口布丁,環一臉心滿意足地含著布丁,雙手絲毫沒有減慢節奏。

就在七瀨順道拿起一旁的甜甜圈咬了一口時,門被敲響了。

一織略帶著急的聲音從打開的門外傳來。
「四葉桑、你今晚有沒有見到七瀨桑,外面下著大雨可是他不在房間……」

然後他就看到了正在往被子裡縮的七瀨、試圖用身軀優勢為對方掩飾但一點也不成功的同學四葉環、電視遊戲和滿地甜食。

這一刻,一織簡直能感覺到自己額頭上青筋跳動的力度,不可壓抑地保持著加大的節奏。

「還有兩分鐘就到晚上十時。」
一織板著臉嚴肅地說道。
「我們之前說過,你要準時每晚十時正回房間睡覺,現在你還有一分五十秒時間準備。」

爬起來的七瀨知錯但不想承認錯誤,於是怏怏地走到他身邊。

一織板著臉,再度重申之前為七瀨桑訂下的規矩。
「晚上不要開空調,不要亂說甜食,不要老是窩在被子裡阻礙呼吸,我以為比三歲小孩子年長很多的七瀨桑應該早就把我們協議好的規條背得……」

七瀨扁著嘴,視線左右飄搖,又怏怏地把手中的甜甜圈快速地塞進一織正在喋喋不休的嘴裡。

由於兩人的身高相近,因此在一織眨眼的短短半秒間,七瀨的臉已經近在咫尺,滿臉埋怨地嘟噥著、似乎不想讓他再說下去。一織甚至心虛地覺得在七瀨泛水的眼瞳裡還可以看出今日自己拒絕解釋造成誤會後、對方生氣下殘留的怨氣。

七瀨站在一織身前垂下頭不肯開口,對方被塞了個甜甜圈也沒法開口,沒人打破這個僵硬的局面;一織受到誘惑,迫不得已咬了一口巧克力甜甜圈,他最喜歡的甜膩感馬上佔據了口腔每一個角落,而七瀨則倔強地站在他面前不肯開口,那神情活像是一隻受到欺負又不懂怎樣伸冤的小兔子。

太甜了、怎麼可以這麼可愛呢。
不論是人還是食物,他的心臟都有點承受不住,於是一織再次默不作聲轉身就走。


十時正一到,客廳的大鐘適時地敲了一下,七瀨才猛然驚醒這刻已經不是能再留在其他地方的時間,又馬上急急忙忙地衝回自己的房間,他一邊跑一邊想著,到底、為甚麼呢。

不敢面對他、卻也不想看到他轉身就走。人類為甚麼會有這麼矛盾的心情呢。


6.
止不住的雨水彷彿覆蓋了天與地的聲音,以致正坐在床上看書的七瀨在門被敲響後花了好幾秒才回過神來,然後急急忙忙去開門。

站在門外的一織捧著一杯熱牛奶和一杯熱咖啡,用的是兩人粉絲團送給他倆的特製杯子,紅色和藍色的杯子上印有Idolish7的標誌,杯沿還有一隻粉紅色的兔子。平日一織總是說自己最討厭這些可愛的東西而拒絕使用這個杯子,因此七瀨罕有地見到對方拿出這個杯子時,也感到份外意外。

七瀨揉揉眼睛,既然對方都捧著咖啡過來了,總不能要了飲料就趕人走,於是他說了聲「謝謝」後便拍了拍自己的床邊,表示一織可以坐下來。

一織坐下後不發一言,其實連他自己都沒有搞清楚自己的心情,要他突然向七瀨解釋自己跟經理人的關係的話他是開不了口的,然而為甚麼要跑來待在對方身邊才有種放下心頭大石的安心感,就連他自己也想不通透。兩人稀里糊塗地待了一會,七瀨低聲噥噥了幾句話,當時一織尚在走神,沒有抓住句子中的重點,然後七瀨便打開了電視機。


電視螢幕上正在播放十龍之介的廣告,十正在酒店的房間裡扯開自己的領帶,說。

「太沒有防備心了吧?居然跑來我的房間。」
他拿起酒杯輕啄了一下,銳利的眼神和舌尖溫柔的觸碰造成巨大反差,繼而是紅酒滴落在床單上的特寫。
「難道你忘了我也是一個男人嗎?今晚會變成怎樣我可不管喔……」

兩人皆被電視上突然出現的香豔畫面嚇到了,七瀨甚至不小心濺了一些牛奶在床單上,他慌張地找來紙巾亂抹;一織看著眼前的情景便想起自己正是突然跑到對方房間的不速之客,頓覺心跳如擂,床單和牛奶在一個身心健全的青春期少年眼中,總不能就只是單純的床單和牛奶,再加上這個房間的主人,他發現有甚麼不對勁的念頭正在衝離正常道路,於是手忙腳亂地拿起遙控轉台。
「我、我們,換個台……」


「一男一女單獨在一個密室裡,要做的事當然只有那個了。」
八乙女樂正站在房間的一角脫下外套,男性線條完美的背肌一覽無遺,他沒有回頭,低沈性感的聲線彷彿在耳邊迴繞。
「床和沙發,你喜歡哪一個?」

正想乘換台的空隙喝一口牛奶的七瀨又被咽到了,咳得臉紅耳赤。一織馬上慌亂地從床上站了起來,也沒敢坐在沙發上,於是只能硬繃繃地站在房間中央,顧不上照顧任何情緒,再度換台。


「喜歡啊。當然,是對你說的。」
天捧起眼前一對白晢的手,放在唇邊親吻。
「只有你喔,你的心中也只有我一個對吧。」


糟了。一織在看到這個畫面時第一個反應就是抬手關掉電視。他的動作實屬本能條件反射,因此當七瀨疑惑地把視線從黑掉的螢幕移到一織臉上、露出一個「為甚麼」的表情時,一織也啞口無言,不知道該怎樣回答。

「你這個兄控……該不會是想把這段也錄起來吧?」
一織皺起眉頭,隱約感覺到對方大概又想重覆平日的粉絲習慣。


七瀨卻搖了搖頭,然後重覆了九條在廣告裡的台詞。
「喜歡,是對你說的。」

他抬起頭,卻又垂下眼睛。
「我的心裡只有你,我覺得你是內人,一織……我這是不是、就是喜歡上你了呢。」


7.
七瀨告白完就捧著杯子跑走了,一織目定口呆了好一會兒後也跟著跑了出去,後來彼此見到對方都默契地沒有提起這件事,有些事情就這樣無疾而終。

一次久違的外景拍攝,地點在遙遠的沖繩,也是Idolish7拍出道MV的城市。這次他們要去為一個運動品牌拍平面廣告,此品牌主打青少年系列,因此Idolish7的成員需要扮成一隊長跑選手,以運動會、友誼、勝利和體育精神為整個拍攝的主題。

雖然實際上不用長跑,可是在中午猛烈的陽光下單是跑一圈四百米都是夠嗆人的,尤其是七瀨這種長期缺乏運動的人,基本上全程只窩在一百米的跑道上來回跑,或是趴在觀眾席上看著四葉和一織往遠方跑去,然後又回到跑道的起點。

七瀨看看如此美好的陽光,旁邊剛好有一個比他更懶散的宅男六彌作鼓勵,他心有所思,終於還是忍不住拉起六彌往跑道衝,六彌跑去抓三月的後背,三月拼命奔得更遠,壯五大和也跟了過來,七個人在跑道上你追我逐,陽光明媚和少年的張揚的笑聲正好被鏡頭攝了進去,成為廣告的封面照片。


因為是沖繩,正好隊員中甜食黨還佔了多數,所有人都在超市買了不少紅芋塔和其他甜品,打算晚上一到民宿就拆開來一起分著吃。拍攝隊伍為了收錄特別的幕後花絮,於是瞞著所有人在民宿的入口設置了攝影機,等待著他們回來的一刻。


大和咬著紅芋塔,一入門便發現了攝影機還打了招呼,環和壯五戴著同款的墨鏡,各自吃著布丁、一起拿著一大袋零食入門,看上去份外高冷;三月和六彌是爭吵著走進來的,貌似是六彌想把限量的芒果塔全部買回宿舍,最後變成了兩人在賭手上的甜品份量夠吃多少天,之後七瀨就喊著「好熱好熱」地急步跑進門。

一織是最後一個踏入民宿的人,進來時他還低頭專心拆著紅芋塔,然後在發現攝影機時馬上衝口而出。
「我、我還未吃晚餐!」

他指著前方的七瀨強調。
「這、這是七瀨桑喜歡吃的食物才對。」

於是聽到這番話的七瀨就站在原地,張開口等一織投餵。攝影機跟著他倆走進去,隊伍的其餘五人已經坐在大廳開始拿出戰利品,搶來搶去的絲毫不顧任何形象。

一織近乎崩潰地吼道。
「成年組有些自覺好嗎,這還在拍攝中,請你們回自己房間再吃可以嗎!」

七瀨津津有味地吃著嘴裡的食物,順手拆開了一個小號甜甜圈,乘著一織說話的空隙塞進他的嘴裡,然後把他用力推進戰場之中。

「七瀨桑!」
一織掙扎著在甜食堆裡起來。
「不要以為你比我年長我就……」

七瀨恍了一下神,也朝他大吼起來。
「你明明知道我喜歡的不是紅芋塔!」


8.
在進行職業企劃時,三月被大和選中了要充當消防員,而七瀨則事先被安排成為火災中的傷者,將會由三月救出,並且在鏡頭面前進行貨真價實的人工呼吸。

在拍攝的前一晚,七瀨窩在一織的房間裡,一織正在專注複習英語,七瀨坐在他旁邊東扯西談。
「因為是特擊探訪,所以三月桑還不知道的。當然,你也要裝不知道喔。」

一織聞風不動,看似一副專心學術的模樣,只有七瀨知道對方大概在用沉默來對抗害羞的情緒。
「可是,我明日就要跟你的哥哥做人工呼吸了,為了避免作為兄控的你吃醋,所以我決定今日……先讓你跟哥哥間接接吻。」

說著說著七瀨便湊頭過去,親在一織的臉上,然後在對方反應過來之前,轉身就走。


9.
一織在七瀨奪門而出之後,摸著自己火熱的臉原地愣了好一陣子。

然後站起來追了出去。


10.
「我可沒聽過間接接吻是吻在臉上的。」
在七瀨的房間裡,一織花盡人生最大勇氣,把對方壁噹在牆角。
「更加沒聽過以這種藉口、隨便親吻別人的事。」

七瀨不敢直視一織,紅著臉低頭嘟嚷著我是喜歡你了那應該怎麼辦,那嘴唇就像是沾了蜜蜂一般,在房間曖昧的燈光下泛著甜香的光澤。一織突然就想,這個人、到底是有多喜歡自己。

他心口一熱,然後湊過去含著對方喋喋不休的雙唇。



Final.
後來的後來一織總是說七瀨桑的告白不清不楚,哪有人會一告白完就跑走,而且那個還是他自己的房間。

我是跟你學壞了。七瀨生氣地這樣反駁。誰叫你總是甚麼反應都沒有就跑走,可是這樣兩個人跑來跑去也不是辦法啊,所以後來才忍不住親了你的臉……

「七瀨桑,坦白說你這樣做算性騷擾,當初沒有告發你只是因為我仁慈,不是因為你可愛。」
一織無情地推開在自己身上亂蹭的戀人,直接揭穿他的目的。
「別再眨眼了,再眨下去我也不會讓你吃巧克力的。」

七瀨雙手飛快地拆開了一顆巧克力,伸手餵到一織的嘴邊,正在看電視新聞的一織從善如流地含在嘴裡,然後猛然低頭堵住了七瀨的嘴唇。

巧克力的甜味混合著喜歡的人的喘息,七瀨在接吻和呼吸的空隙中發出了模糊不清的幾個音節,大概是違規、共犯之類的詞語,一織反覆地舔吮著七瀨的唇舌,後來對方就再也說不出話,一邊笑一邊舔舐著一織口腔裡餘下的巧克力,身體布料的磨擦和壓抑的呻吟,他用力勾下對方的肩膀讓一織不能離開。

就像是當初的告白,親吻,後來就是坦誠對彼此的欲望。一織這輩子第一個開的黃腔就是在床上問七瀨是不是真的讓他成為內人,當時還是他倆的第一次,七瀨看著一織敞開衣領的胸膛,口乾舌燥得不懂該怎樣回話,只能懵懂地在接吻間點了頭,然後一織順理成章地接下去,內人的意思是,進入你體內的人喔。


此刻情欲變得一發不可收拾,這些年來他們之間做/愛的次數早已數不清楚,七瀨的眉目在過程中泛起了熟悉的紅暈,還有更多發情的痕跡。一織揪著七瀨的頭髮讓他離自己遠一點,他挺起脊背,一邊緩慢地抽出腰間的皮帶甩在地上。

「床和沙發,你喜歡哪一個?」


End.

估計七瀨一輩子都不會再說內人這個詞語。
算是七瀨生日賀第二彈,第三彈是天陸全員的故事……假如寫得完……

tag : Idolish7,I7,和泉一織,七瀨陸,一織陸

发表留言

Secret

自我介紹

No.20

Author:No.20
大家好,你沒找錯地方,是我沒錯。

Fc2突然變了粉紅色,是因為我錯改前非,決定以後要好好寫不糾結的小甜餅戀愛故事,改變心態由環境做起。
______________
※自介
自稱文藝青年
智商不在服務區

具侵略性
糖衣炸彈
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目前
MAGI → 裘龍
IDOLiSH7 → 一織陸
寶石之國 → 脆皮組

※擅長
中二病
躺著也中槍
精神污染

※推廣
KALAFINA
保志總一朗
日野聰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友好
足跡
搜尋欄
偶爾打招呼
客從何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