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珍妃井(裘龍)(四)

※ 原作向,基調偏向心病成癮。


【MAGI】珍妃井(裘龍)

章四. 天空



自從聽過他的承諾,白龍有一段很長的日子再也沒有夢見那口枯萎的珍妃井,沒有聽到蓉兒的叫喚聲,甚至沒有想起玉豔曾經對這個血統下過的詛咒。

既已相知,何以不得相守。


白龍從沒想過單是一場戰役可以帶走這麼多,後來他失去的手腳被紅炎用魔法補回來,可是被帶走的裘達爾卻再也回不來了,阿拉丁說他已經死了。

就像是他所承載的巨大希望也一拼死去了。


白龍短暫登上了帝位,他拒絕了阿拉丁的邀請,在沒人為他加冕的情況下,獨自成為了一國之君,並在登基的翌日舉辦了裘達爾的葬禮。他把一副空棺埋葬在白德墓地的附近。白龍想。將來要是他有了白首的一天,也會為自己準備另一副相同的棺木,置在裘達爾的墓地旁邊,營造死後仍能睡在裘達爾左右的錯覺。

結果白龍留在煌國的日子只有短短一年,為了不讓辛巴達活捉阿拉丁,他為自己冠上了罪名,然後帶著金屬器出逃,暗裡保護阿拉丁一路直到鬼島。

受到通緝對他來說算不上甚麼大事,他只在乎自己離開了跟裘達爾一手建立的國家,他曾經以為只要他們兩人聯手,就再沒有做不到的事情,現在回想,那時終究還是太過年少輕狂,看不懂命運的梏桎能帶來怎麼天翻地覆的改變,任他再拼命也是徒勞。


出逃的光景倒是沒有想象般難捱,世界很大,只是他選擇了孤身一人而戰。

拂過的春風吹起了流浪者頭上的布料,像一雙故人的手溫柔地揭開了他隱藏身份的面具,墨黑色的髮絲隨著不穩的呼吸而起伏,白龍垂下視線,纖長的睫毛在冷空氣中抖了一下,他在寂靜無聲的山谷中俯視大地,肅穆得像虔誠的信徒。

胸口空蕩得像是穿了一個洞,白龍始終認為不該只有他一個站在這裡,被風吹得泛白的嘴唇低喃了一個名字,一次又一次,在無人的山谷裡迴嚮著生者的思念。


夢裡白龍再次回到了珍妃井,他不想念宏偉碩大的皇座,也不願再戴那滿佈珠簾的冠冕,卻總是回到這個地方。早已化為斷瓦殘垣的地方彷佛一幅由墨水塗成的黑白畫,連天空也是灰色的,但盡管沒有一絲猩紅,誰會看不出這裡屍橫遍野滿目瘡痍,誰又數得清井底埋葬了多少無辜性命,日夜迴響著死人的悲鳴。

他總是在這裡聽到蓉兒喚他的聲音,從那口井裡傳出來,溫柔又淒愴,彷佛彌補了他兒時求而不得的母愛,又把那份痛恨磨滅為不再清晰的思念,連白龍也搞不清楚自己有否想念曾經完整的家庭。


但那都不重要了,因為他的思念早已覓得歸宿。


白龍驀然回首,他又來到了這片故地,裘達爾就站在那口井旁邊,臉上帶著慣有的微笑,身後雪花翻飛。

「白龍。」
裘達爾的膚色比過去還要蒼白,他背著光,在大雪的映襯顯得有點青。他的雙瞳似乎比以前更要豔紅了點,像極了鮮血剛從體內溢出的顏色。

地上焦黑的枯土與發淡的雪花、乾裂的石壁,除了殘門敗瓦外就再無其它,空洞刺目得讓人心慌。裘達爾的嘴唇慘白,裂出一道道流不出血的口子,他舔舔嘴唇又喊了一次。
「白龍、你過來點,我看不到你。」

白龍僵了一下,然後顫栗著跑過去,他蹌踉得跌了好幾次,終於耗盡全身力量摟緊裘達爾。

他不敢相信地摸上裘達爾的臉,容貌還是跟離開前一樣俊秀,對方的身軀冷得像是從冰水裡打撈出來一樣,雙眼清冽如寒江,似乎沒有聚焦的一點。

裘達爾骨節分明的手指緩緩撫上他的臉,忽然揚起了一個狡猾的笑容。
「騙你的。」

他在這鋪天蓋地的風雪裡閉上眼睛,用冰涼的手撫摸著白龍溫熱的淚。
「我見得到你,愛哭鬼。」

「我沒哭!」
白龍渾身一慄,發怒了,像兒時責怪對方相同的口吻反駁;他想罵裘達爾到底騙過他多少次,又羞愧得想推開對方,最終還是捨不得,只狠狠地瞪緊對方,又喃喃自言。

「你回來了嗎?」

裘達爾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喉間有點發麻,只攥著白龍的手說。
「我就在這裡。」

地上二人交疊的影子被餘暉拉長,似乎再也不會分開。


「我已經不在皇城了。」
良久後,白龍把額頭抵在裘達爾的額前,髮絲交錯纏繞,他合上眼睛交待道。

「我不當皇帝了,去了很遠的地方,辛巴達強迫回收賽共和貝利爾,我只來得及帶走賽共……不過,我會把貝利爾奪回來的。以後也許會去倭健彥的國家,可是我怕你找不到我……」

「我怎可能找不到你?小時候玩捉迷藏,最擅長的人可是我,連青舜也不夠我玩。」
裘達爾好整以暇,笑道。

「到時候我帶你去我的家鄉,雖然不及南方溫暖,可是在那兒我算半個大地主,加上山裡獵物多,不用愁生活,或許可以把地租出去種田,我們還能每年收錢,當個大財主。」

「那就先住一會兒看情況,我們也可以到處走走,很多國家我都沒去過。」
白龍悠著說,見到對方的喜悅高於一切,要分開有點艱難,但總歸不能一直抱到天荒地老,他罕有地笑得沒有顧忌,牽起裘達爾的手,舉步就要往外走。

「世界這麼大,我們一起去看看。」

裘達爾卻只輕捏他掌心,被拉著的他在原地斟酌了好半嚮,似乎一些事早已塵埃落地昭然若揭。
「白龍,你先回去吧。」



白龍怔忪瞬間,心裡像是下了一場大雪,腦海被洗滌得空蕩一片。



他哽咽答道,攥緊了裘達爾的手指,聲音模糊得像氣音。
「不要。」

大雪停了,人間霜雪白頭,白龍如夢初醒,彷佛身上所有凍結的雪花都融成涼水,化成一地澀水。
「你不在的話,哪裡才是我的家?」

「至少這裡不是。」
裘達爾垂著眼簾嘆一口氣,反而更堅決了。

「白龍,你已經離開了皇宮,你該自由了。」

白龍深呼吸了幾口,胸前起伏著,急得紅了眼眶。
「可我甚麼都沒了。」

他從不惜命,一旦戰鬥就是不要命地殺上前,可是每次死的卻都是他身邊的人,他失去了至親,姊姊杳無蹤跡,先帝留下的所有屬下都撒手人寰,為了大局安危而把煌國留給堂姊,就連說過不會離開的裘達爾也死了。

裘達爾心都要揪起來了,指骨處壓得發白,連嘴角勉強勾起的笑意也留不住。

在這麼安靜的地方,彷佛多說一句話也是刺耳的,蒼白的他低頭捂住白龍的雙眼,又再親吻他的嘴角,貪歡著最後的溫暖,然後猛然把他一把推開。

「我再也不會騙你了。」

「裘……」

白龍沒有心理準備突然被推出去,驀地轉身衝口而出,只見一個枯萎的桃子跌落在井邊的地上,四周一個人影也沒有,餘下的音節哽在喉間,再也沒有發出去。


除了那口井外,甚麼都沒有了。
這本來就是夢啊,他早就已經不在了,已經不能再騙人了。


白龍睜大雙眼,臉上滿是泥土血污,他鴛鴦色的瞳孔驀然收縮,淚水滴答滴答地落在地上。

黑色的羽翼把白龍籠罩在其中,他再也沒有說話,直直朝井的方向蹌踉地跑了幾步,奮不顧身縱身一跳,夢裡的他從墨黑的蒼土上轟然墜進無底深淵。


TBC.

tag : MAGI,裘達爾,白龍,裘白,裘龍

发表留言

Secret

入坑晚没买书的人看不了啊…哭着问太太还有卖吗 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Re: 沒有輸入標題

> 入坑晚没买书的人看不了啊…哭着问太太还有卖吗 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想要哪本……?其實大部分文章都能在這裡找到的,不買都沒關系……

孤独的人!好多文章都提示要输入购买这本的密码,给太太造成困扰真的很抱歉

Re: 沒有輸入標題

> 孤独的人!好多文章都提示要输入购买这本的密码,给太太造成困扰真的很抱歉

太太你是不是一直在lo裡追文的……?要是ID眼熟的話我給你密碼好了,不用太糾結本子

是的…从lof翻墙追到这边来,真的很后悔没有早点遇见他们…如果可以的话真的很感谢太太,若以后还有机会我一定会支持的…!打扰太太了(比心

Re: 沒有輸入標題

> 是的…从lof翻墙追到这边来,真的很后悔没有早点遇见他们…如果可以的话真的很感谢太太,若以后还有机会我一定会支持的…!打扰太太了(比心

你用你原來lo的號在lo那邊私信我吧,ID眼熟我才給密碼啦XD
自我介紹

No.20

Author:No.20
大家好,你沒找錯地方,是我沒錯。

Fc2突然變了粉紅色,是因為我錯改前非,決定以後要好好寫不糾結的小甜餅戀愛故事,改變心態由環境做起。
______________
※自介
自稱文藝青年
智商不在服務區

具侵略性
糖衣炸彈
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目前
MAGI → 裘龍
IDOLiSH7 → 一織陸
寶石之國 → 脆皮組

※擅長
中二病
躺著也中槍
精神污染

※推廣
KALAFINA
保志總一朗
日野聰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友好
足跡
搜尋欄
偶爾打招呼
客從何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