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空白拼圖(裘龍)(九)

※ 最後階段衝刺……我知道有bug,不要告訴我(。)
※ 上位世界的裘達爾,和下位世界的白龍。


【MAGI】空白拼圖(裘龍)(九)


9.

裘達爾的手機屏幕顯示出來自阿拉丁的文字短訊。
「你真的決定要這樣做嗎?」


這是一個星期日的清晨,裘達爾正在洗漱,雖然眼角是瞥到了短訊沒錯,但還是等到進去廚房拿出早餐後才回覆對方。
「就今日。」

阿拉丁的回覆卻非常快速。
「我希望你能給自己多一點時間去思考,事關生死,不要倉促決定。」

裘達爾盯著手機兩秒,直覺告訴他,阿拉丁想說的其實是「我不同意你的選擇」,只是對方習慣使用懷柔政策,對任何反對的意見也不會直接給予評價,但不代表他認同你,充其量只是在硬拖時間而已。

不過無論阿拉丁是抱著怎樣的態度和想法也沒關系,雖然裘達爾察覺到但不太關心,於是咬著溫熱的麵包簡單地回覆。
「反正都是要死的,今日就很好,別斟酌那麼多了。」

他嫌棄地吐了吐舌頭,覺得麵包難吃極了,感覺之前吃的都不是這個質素的食物,一時間挑剔起來碰都不想碰。


「我未必能幫你。」
這次阿拉丁回覆得比較慢。

「過程中誤差太多,在你自殺之後,我不知道能否說服烏戈教授把你的電腦歸到我手下,然後我還得在火化前偷到你的屍體,再連上你專屬的虛擬世界,讓你的精神連上去找那個人工智能。」

「烏戈最喜歡你了,只要你對他多下兩句甜頭,他有甚麼理由不答應呢?」
裘達爾語氣有點嘲諷。

「記得刪掉對話紀錄,別讓人查到了。」

阿拉丁嘆一口氣,輸入道。
「是的……由擁有手機的第一日開始,我已經設了外挂程式封鎖所有外來入侵,即使是烏戈教授也不會察覺到。」

「看你根本比我還要早知道這個世界的危險,卻依然被局限在已設的生存規則之中,人嘛總想通過粉飾太平以達致心安理得。」
裘達爾在雪櫃裡翻到一盒還未過期的香腸,二話不說倒出來放進微波爐裡,他倒不是迷信會當餓鬼,就只是單純不想餓著自殺。

「如果用肉體的死亡可以換取到精神上的長存,我覺得是賺了,你就別一副很可惜的態度了。」

忽略裘達爾第一句話,阿拉丁只能垂死掙紮地寫道。
「你真的非回到白龍身邊不可?這個世界還是有很多值得你珍惜的過去,你擁有的現在,還有將來,萬一你沒有成功創造到跟白龍一起存活下去的代碼又要怎麼辦?沒人研究過這領域的數據,你實在沒有必要馬上下賭注,我建議先搞清楚情況再說,不要打沒勝算的仗。」

「除了我親自進入虛擬世界外、還會有誰想試試看再提供數據?我和白龍就只有一條路可以走,別想著可以勸我甘心跟你們一起,誰贏誰輸還是未知之數。」

裘達爾自信滿滿地寫著,一點也沒有要赴死的感覺。
「來作最後道別吧,阿拉丁,再見的時候我們已經不在同一次元了。」


阿拉丁再沒有回覆他,大概是對自己沒法勸服對方感到難過,裘達爾無聲地對手機做了個「拜拜」的口型,心滿意足地吃飽過後,便站起來走進浴室。

他站在洗手盤前,盛滿了一盤溫水,旁邊放著一把小剃刀。裘達爾唸過生物學,知道割腕自殺時至少得割至手靜脈,當然最佳效果是連動脈一起割開,屆時動脈的力量會把血噴上兩三米高,血離開身體的速度極快,血壓會在短時間內徐徐下降,人就會死得很快。

裘達爾一向喜歡帥,坦白說他也不想把浴室弄得一塌糊塗,死後前來善後的人還要看到他混身鮮血的凌亂樣子,所以他打算只割到靜脈,然後慢慢死去就好。

在割到靜脈神經時的痛楚還是讓他眉頭一皺,裘達爾本來就怕痛,這刻更是吃痛地「嘶」了一聲,一絲紅線從皮膚湧現,然後漸漸變粗。裘達爾把手放到溫水之中,清澈的水馬上染紅,暖熱加速血液循環,血便流得更快了。

血直直地流了一會兒,耳邊尖銳的嗡嗡聲揮之不去,裘達爾猜自己開始出現幻聽,迴響的聲音像水壼鳴笛般的尖叫,他想伸手掩住自己雙耳,一抬手鮮血便沿著手臂不止滑落,在地上形成漸漸擴張的水窪。


他終於在一片模糊中跪了下去,腦海昏沈的開始想不起自己自殺的理由,地板的瓷磚傳來冰冷的溫度似乎也麻木起來,天花版在遙遠的高空盤旋,灰藍相接的顏色像郁悶了數天仍來不及下雨的陰天,而裘達爾躺了下去,四周看起來像白內障的視角一樣透明又深邃,事物的輪廓散得很遠沒法傳到他的眼裡。

在沉睡前的一刻裘達爾只知道自己側臥在血水之中,他從落地大鏡的鏡面裡看到了一道陌生的人影,那是一個他從來沒有見過的人,對方像一個高中少年,一身整齊的校服,大概因為潔癖的關系西褲被洗得有點發灰,臉上的疤痕是他的胎記,人工智能不曉得感情所以從來不笑,只會一板一眼地依從規則生活。


——在那個世界所有人都長著相同的臉,可是只有白龍是獨一無二的,只有他的眼睛閃爍著與人工智能不一樣的光芒,只有他理解了思考和創造,只有他……


裘達爾想,原來我還知道他的名字叫白龍。他想撐起來「呵呵」兩聲,四肢卻已經沒法動彈,他用身體蹭著滿是血的地面試圖靠得更近鏡面一點,他知道自己還是不認識白龍這個人,可是有很多回憶卻開始從他的腦海憑空浮現出來,在下雨天相擁的身影、遊樂場裡無奈地被自己迫上過山車的人、同居時因為各有各對裝潢的要求而大打出手的兩人,最終定格在自己被阿拉丁帶回原本世界後白龍敲打門扉時絕望的眼神。


他的瞳孔開始外散放大,失血遠超過身體能負荷的程度,他看不清眼前的景物。

鏡子裡的人影漸漸靠近,修長的手指隔著一片玻璃撫摸他臉沿的輪廓,裘達爾很熟悉對方的眼神,熟悉得似乎可以在裡頭看出淚痕,濡濕的睫毛一扇一扇地眨,每一個眨眼都記錄著裘達爾瀕臨死去的神色。

裘達爾自從被阿拉丁帶回現實後,意識便一分為二,分別活在虛擬世界和現實世界,可是精神猶如人格分裂般彼此都不夠完整,兩邊都有缺陷,於是便開始互相撕扯,必須要有一方消亡方能休止。

白龍在鏡子裡的世界敲打著玻璃,一下一下鍥而不捨的像叩門一樣,然而這道門有著次元上的分歧,他永遠沒法從虛構世界走到真實的世界,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裘達爾才決定自殺以換取整個意識在虛構世界再度合而為人的機會,白龍的身份權限太低沒法改變事實,只能親眼看著眼前的人漸漸失去呼吸,慢慢紅了眼角。


手指觸碰到的玻璃沒有溫度,涼津津的感覺浸透全身,白龍看著裘達爾迴光反照時花盡力氣把指尖伸到鏡子面前。


他們至死都沒法觸碰對方,他摩挲著冰涼的鏡面,終於脫力地把額頭靠在玻璃上,滯留在眼裡的淚珠奪框而出。



——對不起,裘達爾。


這聲響最終化成了復仇種子萌芽抽枝的開始。



TBC.


因為裘達爾有一部分意識在虛構世界,所以只要他在現實世界成為了死人,就不會再受觀察員的身份所限,同時,要求阿拉丁把他的腦袋連上虛構世界是為了把兩個意識合二為一,可以想象成把原有的bug upgrade一下,之後在虛擬世界的他就能擁有實體了。

劍走偏鋒向來是裘達爾的風格,但這件事對人工智能白龍也留有很大的心理陰影,是他由手無束鐵的哭包龍變成復仇心重的皇帝龍的關鍵原因。

tag : MAGI,裘達爾,白龍,裘白,裘龍

发表留言

Secret

自我介紹

No.20

Author:No.20
大家好,你沒找錯地方,是我沒錯。

Fc2突然變了粉紅色,是因為我錯改前非,決定以後要好好寫不糾結的小甜餅戀愛故事,改變心態由環境做起。
______________
※自介
自稱文藝青年
智商不在服務區

具侵略性
糖衣炸彈
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目前
MAGI → 裘龍
IDOLiSH7 → 一織陸
寶石之國 → 脆皮組

※擅長
中二病
躺著也中槍
精神污染

※推廣
KALAFINA
保志總一朗
日野聰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友好
足跡
搜尋欄
偶爾打招呼
客從何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