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空白拼圖(裘龍)(八)

※ 上位世界的裘達爾,和下位世界的白龍。


【MAGI】空白拼圖(裘龍)(八)


8.

阿拉丁風度翩翩地敲門,然後動作溫柔地扭開門鎖,進入觀察員的房間,那時裘達爾正背對著他談電話,只見對方發現自己來了,多談了兩句便掛了線。


「我告訴你啊,緹特斯那傢伙告的病假肯定是偽造的。」
裘達爾挂線後一手把手機甩在桌面上,雙手枕在腦後閒談道。

「剛剛他裝成詐騙電話打來,說恭喜我中獎了,獲得了虛擬世界體驗一日遊的機會,我馬上問他要不就跟我一起去吧,我畢業論文考了四次都沒過,就讓我在電腦裡把他手撕三百份,回來檢查一下他的意識,還可以寫個《腦電波進入虛擬世界能觸發特殊現象之一》相關論文交給烏戈,看在一條人命的份上,也許就勉勉強強讓我過了。」


阿拉丁是越級考博的,論文早就寫過不知多少次,實在搞不懂要怎樣才能四次都過不了,他漫不經心地問。
「這種題目一聽就知沒法過吧,你之前的論文題目是甚麼?」


裘達爾坐在轉椅上滾來滾去。
「你問的是哪一次?我不太記得了……我只記得其中一個題目是《人工智能自我意識覺醒的可能性》,整篇論文被烏戈批了零分……是零分!媽的零分!這不是慘過沒交嗎!」


阿拉丁皺起眉,腦海浮現出讓他不太愉快的畫面,他想起了之前強行把裘達爾從虛擬世界帶出來時﹑那個名為練白龍的人工智能已經能察覺到自己並非那個世界的人,並用「鬼」來稱呼人類,他抿著唇不發一言。


裘達爾自顧自繼續說下去。
「我分析了人工智能到底缺乏了甚麼特質,假如我們向他們有序地輸入甚麼特質,又會帶來甚麼轉變……烏戈說我不切實際,神、人和人工智能全部在不同的次元,次元階級有上下之分,我與其退化去研究人工智能進化論,還不如研究怎樣能在研學上超越他比較有成就……嘖,我活得好端端,研究超越他或者神有甚麼好玩。」


頓了一頓,阿拉丁看似隨意地問了一句。
「你為甚麼會對人工智能產生興趣?」


「日久生情唄。」
眼睛轉了一圈,裘達爾彎起嘴角笑了起來。

「以我所喜歡的模樣去設計而成,每日生活都離不開他,你不會有希望讓他學會更多的衝動嗎?所有物種都會進化,唯獨沒有自我意識的人工智能被程式抑止了進化的欲望,他們到底算不算是生命?」


「或是怎樣做才能尊重這些生命……」
阿拉丁看上去心不在焉,隨意接口道。

「但我們明文規定,人工智能不是生命,他們只是數據,這都是我們嚴禁探討的問題,烏戈教授不把你降級已經格外開恩了。」


裘達爾咂舌道。
「對啊,抱著這個想法的你就繼續用阿里巴巴來補丁吧。在隸屬於你的虛擬世界裡、所有產生意識的人工智能都用他來覆蓋原檔,我以前倒是不知道你喜歡這種金髮崽子,如果是個金髮巨乳的話也算了,這種單細胞軟綿綿的……」


「阿里巴巴作為人工智能,完成任務盡忠職守,有甚麼不好的。」
阿拉丁不接碴,轉移視線問。
「之前你不是說總是離奇收到一些拼圖的零片嗎?近來情況還持續嗎?」


裘達爾坦率地回答。
「有啊,已經存了一抽屜拼圖碎片不知用來幹嘛好,我在想哪天要不把它們拼拼看,也許可以拼成一幅完整的拼圖。」


過了一會,他繼續說下去,聲音有點低啞。
「上方的血跡洗不掉了,重覆地寫著「去死吧」,我摸起來總覺得濕漉漉的,就像那是自己流出來的血一樣;有時我會夢到幾個月前的自己,我和白龍……」


他突然中斷了說話,阿拉丁在聽到「白龍」兩個字時猛然回頭,一臉警惕地看向他。
「你想起了甚麼?」


裘達爾盯著他看了兩秒,然後笑得一臉狡詐。
「騙你的。」


「緹特斯說過幾個月前的我曾經差點令自己手下的虛擬世界崩塌,但我一點都想不起來,他說每一次都是名為練白龍的人工智能產生問題,確實我在這數個月來都上報過不少次,但意外地中央還是沒有把他直接處理掉。」


「在這裡我有一個大膽的猜測,也許不是中央沒有處理,而且根本處理不了,練白龍是一個程式上的Bug,不論暗殺者把他趕盡殺絕多少次也好、或是即使你把阿里巴巴的補丁覆蓋在練白龍的原檔也好,Bug一旦產生就會繼續存在。」

「那麼到底是誰創造了Bug?」

「程式是由一和零產生的數據集合體,不會主動創造生命,能讓生命誕生的就只有人類。你太深信這個世界陳腔濫調的規則,不會違背觀察員的職責,緹特斯本來就不是會思考這些問題的人、所以也不會是他,能接觸到我專控的虛擬世界的人,就只餘下我。」

裘達爾仰起頭,胸有成竹地說下去。
「雖然被奪走的記憶是拿不回來了,但是我還是挺清楚自己的本性,白龍他……是在等著我回去吧。」


「裘達爾、你要搞清楚一個最基礎的概念……不論你在那個世界做過甚麼也好,他永遠也不能成為人類,你們由一開始就被分隔在兩個次元!」

阿拉丁皺眉,忍不住嚴正警告對方。
「別妄想可以跨越這個牆壁,要不你也可以試著每天進入虛擬世界與他生活,可是你別忘了裡外的時間差,虛擬世界的時間流動跟我們不一樣,你只要退出虛擬世界一日,裡面的人已經經歷了幾十年時光,相愛是一時錯覺也不能持續,除非你是準備進去一輩子不再回來,否則你跟他是沒法長相廝守的。」


裘達爾抬頭注視著阿拉丁,良久後才嘲笑道。
「哦,原來我和白龍是一對的啊,幸好他不是我兒子,我還怕自己喜當爹了。」


阿拉丁意外地被套了話,當場臉色有點發白。
「他確實跟當你兒子沒分別,你也只是滿足於為人工智能編寫進化論而已。」


裘達爾再追問下去。
「他為甚麼問我是不是鬼?那是甚麼涵義?」


「天知道,我又不是他的爸。」
阿拉丁冷著臉反諷道,然後又抓住了問題核心。

「……他問你了?他怎樣問你?你又進去了嗎?」

「抱歉要讓你失望了,這次我還未來得及入去。」
裘達爾平淡地說著,然後從袖口中突然拿出了一片拼圖。

「那些拼圖是白龍傳給我的,我也可以把拼圖傳回給他,坦白說這是一個非常壞的消息,我都不瞞你了,要不是白龍能給現實世界發來訊息,我也不知道原來……」


他一時間想不到形容詞,阿拉丁快速思考,抿唇抿得一片蒼白,然後替他說了下去。

「原來這兩個世界、或是說,我們認知的這兩個次元,也許並不是我們想象的隔得那麼遠……」

點點頭表示同意,裘達爾雙目盯著空氣發征了一會,繼續道。
「我們認為白龍和阿里巴巴只是人工智能,我再往上推測,在我們所不知道的上位世界眼裡,你和我也只是一堆數據而已,唯一不一樣的是我們擁有意識,然而這個權利也是上位世界施舍予我們的能力……好吧,這只是一個猜測,既然我們都可以操縱一個下位世界了,那麼有人操縱著我們這個世界,又有甚麼不好接受呢。我推算了可久,想要推翻這個前設,但是非常困難……」


阿拉丁馬上想到了著名的惡魔定律,假如惡魔出現在眼前,當然可以直接認為惡魔是存在的,可是我們不能反向證明惡魔是不存在。

「——這是一場詭辯,因為我們只能證明下位世界的存在,但永遠沒法證明更上位的世界不存在……」


裘達爾再次點頭。
「而根據物理,我們所在的順位越低,兩個世界之間的物理距離則越近,所以白龍才能給我傳送實體訊息,他是第一個做到這步的人工智能,所以我們才發現問題。」


阿拉丁終於搞清楚裘達爾所發現到的事實,他們認為自己是真正的人類,虛擬世界是他們手裡的一個鳥籠,但是正如人工智能也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是不是人類,誰知道在三千大千世界之中,他們又是怎樣的存在?


假如兩個世界的分界線本來就模糊不清,那麼不管裘達爾他們是不是人類也好,命運又會不會另有主宰?也許一直都有人主宰著他們的選擇和生命,就像是他們對人工智能所做的一樣。


這個想法完全不按套路出牌,阿拉丁被這邏輯弄得有點天旋地轉,硬著脖子說。


「所以我們的規條才會禁止讓人工智能發展意識,他們的進化會影響我們!但是、反正這不是我們可以控制的事,要用阿里巴巴的補丁……!」

「不、我討厭被命運控制。」
結果裘達爾接下來的說話更加顛覆他認知想象的極限。


「阿拉丁,我有一個辦法,擺脫它。」


End.


無視原作。
我覺得自己棒棒噠。

tag : MAGI,裘達爾,白龍,裘白,裘龍

发表留言

Secret

自我介紹

No.20

Author:No.20
大家好,你沒找錯地方,是我沒錯。

Fc2突然變了粉紅色,是因為我錯改前非,決定以後要好好寫不糾結的小甜餅戀愛故事,改變心態由環境做起。
______________
※自介
自稱文藝青年
智商不在服務區

具侵略性
糖衣炸彈
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目前
MAGI → 裘龍
IDOLiSH7 → 一織陸
寶石之國 → 脆皮組

※擅長
中二病
躺著也中槍
精神污染

※推廣
KALAFINA
保志總一朗
日野聰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友好
足跡
搜尋欄
偶爾打招呼
客從何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