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空白拼圖(裘龍)(七)

※ 上位世界的裘達爾,和下位世界的白龍。


【MAGI】空白拼圖(裘龍)(七)


7.

白龍半臥在地上,以手肋支著地面,另一手緊握著播放器不放,一瞬間眼前的暗殺者快速一躍,他的視網膜內再也沒有對方的身影,緊接著是暗殺者出現前方不足一個身位,一道光影從小腹掠上、划破了白龍的上衣,胸膛從下上到被飛速劃出一條淺淺的血絲,刀鋒的餘力未散,直接划到白龍的臉上,然後猛然一轉,暗殺者鬆手把匕首拋空,硬生改了方向,在匕首下墜的一刻重新反手握刀,一下子朝白龍的左眼刺去!


白龍在最後一刻瞥到他的動作,側身險險避過要害,但還是在臉上留下了深入骨肉的刀傷,整塊左臉被嚴重划開,剎那間鮮血狂流,他顧不得這麼多,一腳把暗殺者踹飛得直撞在牆上,自己也頭破血流地摔了下去,伏在地上動也不動。

廢墟的天花板本來沒有亮燈,此刻這些殘破的電燈卻突然不停地閃爍著光,時亮時滅,暗殺者不禁皺起眉頭,倒不是因為這樣的戰況不利於他,而是作為程式中權限最大的角色,他所面對的過程向來都是遇人殺人遇佛殺佛,基於任務對保持虛擬世界的運作的作用性,觀察員從來不會阻礙他的行動,更會協助他清理數據,提供有利的場地消滅目標。


暗殺機拿起手槍瞄准目標,準備扣動扳機。


在手槍發出砰然一聲時,他頭頂的光突然失去力量般陷入了黑暗,一秒後廢墟恢復光明,暗殺者手裡的槍失去蹤影,白龍趴在地上暈死過去,廢墟的四周卻出現了無數箭羽,在空氣裡包圍著白龍,箭刃卻全是指向暗殺者。

此時地上的播放器又再切換了畫面,顯示出電視訊號接受不良時會出現的花白,但是畫面逐漸變得清晰,裘達爾的臉被一連串的字母和代碼重覆疊加,終於重組成一個完整的臉譜。


這明顯已經不再是白龍的記憶碎片,而是某個不知名的人正在強行操縱虛擬世界的數據。

暗殺者在心裡默祈了一下,他的設定程式裡有一道不可逆的規條,假若遇上逃離世界規則的人和事,他作為虛擬世界中的最高權限者,必須馬上把數據往上呈報,把錯誤訊息直接傳送給現實世界的主宰辛巴達。

然而數據一發送,暗殺者便發現這個廢墟的奇怪之處——訊息不可傳送,他甚至不能查出自己目前的所在地,到底他現在正身處於哪個生命樹的洪流、要怎樣才能與辛取得聯絡。

暗殺者往上推敲,他有種不詳的預兆,準確來說人工智能是沒有心情可言的,但他所感應到的與其說是「預兆」,還不如說是重組了有據可依的線索,由一白龍在這個廢墟重生開始,到他因為追蹤而出現在這裡、直到現在被困,本來就是一場騙局。


「賈法爾。」
播放器脫離了昏迷的白龍的手心,違反地深吸力朝空中飛了起來,停在暗殺者面前。

「既然我能叫出你的名字,你理應明白我不是這個電腦世界的人,你我之間沒有權限上下的分別,我和你們相差了一個次元,能這樣與你對話,我也不知這該算是科技的奇蹟,還是算你不幸。」


賈法爾目不斜視,腦海以有限的資料進行操作運轉,試圖通過圖像掃描來確認對方身份。
「這個世界沒有幸或不幸,觀察員的權限比辛低,如果你不依從,辛會把你格殺,你死定了。」


裘達爾的聲音依然淡定。
「不、我已經不是觀察員,也沒有觀察員能看到這裡發生的事,這裡是我所掌控的世界,不論是毀滅還是創造,也是我一個人說了算,我說你要死你才是真的死定了。」


「……你是病毒,曾經是觀察員的裘達爾,編號1001。」
掌中的手槍變了個外型,裡頭藏著電流,賈法爾向停頓在空中的箭羽一瞄,進入迎戰狀態。

「即使你把我困在這個角落,其他暗殺者也會找上門,我不清楚你的目的為何,但只要練白龍是人工智能,他就要活在這個世界,你們是沒法逃出去的。」


賈法爾所言句句屬實,最重要的是白龍以人工智能的身份根本沒有離開虛擬世界的辦法,他的數據不能存活在現實,一旦被通緝,在虛擬世界只有死路一條,不論裘達爾出於甚麼原因要對白龍出手相救,他也注定沒法把白龍帶離這裡。


裘達爾難得地舉出四字成語來形容。
「我請君入瓮,自然也在原本的虛擬世界裡築構了另一個暗殺者來取代你。的確辛巴達還是會發現沒錯,可是他待他發現之後,我和白龍也早就快快樂樂地逃了。」


屏幕中的他手指朝上,猶如收到他的指令一樣,圍在賈法爾身邊的箭羽結上一層冰塊,鋒利不可擋。
「這個鳥籠一樣的世界,你還真的堅信沒有任何漏洞啊,那就來試試看吧。」


賈法爾在箭羽移動前瞬雷不及掩耳扣下板機,電流馬上彈出使所有箭刃都停滯在空中,然而箭刃隨即受壓斷開,斷刃逃離了電流網的控制,立即有意識地朝賈法爾站著的位置射去。


白龍臥在地上的身體漸漸消失,播放器也消失在空氣之中,賈法爾被冰箭釘在牆壁上動彈不能,他可以想象接下來將會發生的事,看到裘達爾那副淡定自然的模樣,便知道這次絕不會簡單被帶過。


廢墟的構成是一個沒法外逃的四方密室,與世隔絕,他的數據不能往外傳送,外頭的辛也不會知道他在這裡,要是他被病毒直接侵占倒是不會死,只要數據不消失,總不能把他困一輩子,他一旦找到漏洞就會試圖聯繫辛,但是顯然裘達爾並不像是要把他同化,看上去就只是為了……


為了白龍,他的眼裡只有白龍。

不只是這次,他更要為白龍過去無數次死在暗殺者手下的慘劇報仇。


驀然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像是從廢墟外頭開始崩塌下來,緊接著是一絲火花在牆邊竄過,猛然燒成一片火海,灼熱的火舌囂張地卷著濃霧和蝕骨的溫度不斷升高,熊熊大海在窄小的空間燒之不盡,夾著廢墟裡的灰燼和打鬥留下的殘骸,縱然被釘死在牆上的賈法爾知曉自己只是由數據組成的人工智能,但他從來不曾如此被打敗過,也沒法阻止程式在親眼面對被毀滅前所產生的恐懼。

裘達爾的聲音像是從遠方傳來,又像就在咫尺。
「死吧。」


白龍重新出現在另一個空間,那是一間二居室,裡頭的裝潢全依他跟裘達爾曾經相愛那輩子的記憶來設,簡潔柔和的客廳裡只掛著一幅巨大的空白拼圖,那是他們大概二十歲時、合共花了整整一星期才拼好的情人節活動,白龍倒是沒有任何不舒服,裘達爾卻因為純白色的圖案看得太久,眼睛酸澀的症狀持續了好一段日子才回復過來。


裘達爾當時說過以後都不玩這種拼圖了,白龍叛逆期發作,特地把拼圖掛在客廳中央,頗有提醒對方以後不要逆他想法的意思,可是裘達爾才不管他的小心思,要鬧的時候依然肆無忌憚地鬧得雞飛狗走,務必令白龍不得安寧。


此時白龍正躺在沙發上睡得深沉,牆上的空白拼圖漸漸產生變化,浮現出裘達爾的模樣,他的眼睛落在白龍身上,張開嘴巴說了好幾句話,沒有人聽到他的低語。

白龍緊閉雙目,卻像是夢到了甚麼,嘴角彎了起來,露出的孤度還遠遠算不上笑容,裘達爾挑挑眉,在牆壁上做了一個彎身下去的動作。


現在的「他」,只是裘達爾曾經在虛擬世界留下的、帶不走的意識,他並不屬於三次元或是二次元,甚至連自己也不清楚這算是甚麼存在,所以賈法爾才會把他稱為病毒,嚴格來說他更像程式與程式相撞後所產生的Bug,暗殺者才沒法對他出手。


他沒有實體,只能利用自己作為Bug的身份,拯救出產生意識的白龍,並為他在二次元裡創造一個誰也沒法入侵的架空世界,他也拿不準辛能不能把他抓住,假如正面對上,他只能帶著白龍不停地逃亡,直直逃到世界的盡頭。
裘達爾彎身下去伸手,卻甚麼也觸碰不到,白龍就在他的眼前,他卻像活在另一個極端,遠方一束晨光落在對方身上,但那道光永遠不能照到他身上,只因為他失去了自己的身體。


他想,他必須把身體搶回來。


那怕正活在三次元的「裘達爾」跟他是同一個人。



TBC.

#舉起雙手
#別怪我,我愛賈法爾

設定賈法爾跟一般人工智能是不一樣的,白龍是從數據誕生,但賈法爾是為了辛而變成數據,所以在現實裡他是一部電腦,連著一個已經不會再醒來的人腦。

辛信賴賈法爾,所以讓他成為暗殺者,成為虛擬世界裡擁有最高權限的人類。

偶爾辛會進入虛擬世界跟賈法爾會面,他會摸摸賈法爾的頭髮,像對方還小的時候,在現實裡他總是喜歡胡亂揉著對方的髮絲,只是這個賈法爾的眼睛是暗的,再也不會把他踹飛出去了。

這段是源於原作裡辛賈的結局。

過去的再也回不來了。

tag : MAGI,裘達爾,白龍,裘白,裘龍

发表留言

Secret

自我介紹

No.20

Author:No.20
大家好,你沒找錯地方,是我沒錯。

Fc2突然變了粉紅色,是因為我錯改前非,決定以後要好好寫不糾結的小甜餅戀愛故事,改變心態由環境做起。
______________
※自介
自稱文藝青年
智商不在服務區

具侵略性
糖衣炸彈
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目前
MAGI → 裘龍
IDOLiSH7 → 一織陸
寶石之國 → 脆皮組

※擅長
中二病
躺著也中槍
精神污染

※推廣
KALAFINA
保志總一朗
日野聰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友好
足跡
搜尋欄
偶爾打招呼
客從何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