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空白拼圖(裘龍)(六)

※ 上位世界的裘達爾,和下位世界的白龍。


【MAGI】空白拼圖(裘龍)(六)



6.

隔日早上,微風吹過窗簾,晨光穿透交錯的窗框落在地上,裘達爾躺在床上,強行把習慣睡成一條直線的白龍掰到自己身邊睡,然後就自顧自睡得天昏地暗,倒是白龍因為生理時鐘的關系,準時七時正便在對方懷裡睜開了眼睛,意識在一秒裡完全蘇醒。

白龍揉了揉正在抗議地發出疼痛的腰,裘達爾大概是不打算守時上班了,可是不管身體怎樣抗議,對方又如何示範不良榜樣,他還是堅持決定要準時上班,沒有絲毫懶惰的餘地。

正當白龍試圖放輕動作、拉開裘達爾擱在自己腰間的手臂又不會中斷對方睡眠時,他才發現床邊無聲無息地站了一個完全陌生的孩子,不知從何時闖進了他們居住的地方,盡管對方手無串鐵,而且長得比白龍還要矮,但身上傳來的壓迫感卻讓人完全沒法看低他的存在。


腦海響起警報,白龍的臉色一下子刷白了。


「別慌,我不是來找你的。」
嘴角勾起了一絲帶安慰的笑容,但眼裡完全沒有笑意。孩子摸著自己的藏藍色髮辮,童嗓沉穩地說。

「我找裘達爾,請問可以叫醒他嗎?」

白龍手忙腳亂地穿上睡衣,然後不可置信地抬頭,再看一次阿拉丁的眼睛。
「你不是人。」

他指著對方閃爍著光芒的雙眼,不安地問道。
「你是鬼嗎?」

「我的身份不影響大局,問題出在裘達爾身上。」
阿拉丁瞥了他一眼,這次總算是把白龍放在眼裡,微笑地從上而下打量了對方一次。
「你先穿好衣服再說。」


白龍還是不能接受在自己和裘達爾衣衫不整的情況下,房間裡站著一個未必心懷不軌但肯定來意不善的陌生人,於是他禮貌地把人請出房間,然後推醒了裘達爾。

裘達爾醒來時還迷迷糊糊的,揉了揉肩上昨晚被白龍咬傷的位置,用責備的口吻說。
「算了,大人有大量,我不怪你。」

白龍尷尬地把睡衣甩到他的臉上,命令他別被人聽到這麼丟臉的話。兩人整理好衣服出去,阿拉丁看著他倆出來,只對裘達爾簡單打了招呼,而裘達爾看到他後則露出了如夢初醒卻又滲得慌的表情,毫不遲疑就把白龍拉到自己身後。

「你怕甚麼?」
阿拉丁看到他的態度後反問。
「他又不是大姊姊,我沒興趣對他出手。」

裘達爾想了想便反駁。
「你最喜歡的那個模組也不是大姊姊啊。」

一看也知道這不是恰當的重逢氣氛,白龍想了想便開口。
「……我給你們做早餐。」


裘達爾看似鬆了一口氣,然後跟阿拉丁走進了房間,關上了門,白龍只猜他們有重要的事要談,於是走進廚房打開冰櫃,拿出了材料開始做三人份的豐富早餐。

做好早餐之後他坐在沙發上一直等著,直到中午了白龍才站起來去敲門。

白龍先是禮貌地敲門,裡面毫無回應,然後他開始猛力地敲,他喊著裘達爾的名字,心臟跳動的力度大得幾乎讓他窒息,拳頭砸在木門砸出血水,房間裡依然沒有傳出任何聲音。


白龍才終於醒覺過來,他們消失了。


即使撬掉門也不會再見到他的身影,即使白龍早就知道他會離開,那一刻他的雙眼依然沒法掩去那種因明白一切而感到疼痛的神色;他深呼吸、竭盡全力去抑制自己的情緒,裘達爾曾經說過,假若有天他消失了,不可以找他、也不要去思念,要把一切當成不曾發生。


明明室內氣溫顯示為二十七度半,可是白龍跪在地上,卻感覺如同處於寒冰之中,單是呼吸也痛徹肺腑。


那個世界溫柔的天氣只持續到當日的晚間,然後是猶如世界末日的風暴來臨,人類四處失控逃亡,虛擬世界在未被察覺的情況下迎來了系統崩潰,紅色的長河蜿蜒曲折地延綿到遠方。


世界空白一片,一切結束在他還懵懂無知的悲傷之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沒法測量的過去裡,觀察員裘達爾曾經一時興起,把自己的意識上載到他所掌控的虛構世界,並且開發了一個人工智能練白龍的情感,與之相愛超過十年,甚至忘記了自己並不是屬於虛構世界的人類。最終他被現實世界的另一個觀察員阿拉丁發現異常,清醒的阿拉丁把他帶離了那個世界,然而程式感情負載過重,人工智能的意識在數據世界裡尋找著失蹤的戀人,個人意識超越了世界牆壁能阻擋的厚度,在他使世界崩潰前,阿拉丁強迫裘達爾把虛構世界關機重啟,練白龍從此消失。


裘達爾因為在裡面生活的時間過長,精神難以抽離,有部分個人意識永遠留在虛構世界,醒來後也開始沒法區分兩個世界,加上他本來就犯了觀察員的大忌,最終被烏戈審判,送到靜室洗去記憶,變回一個從來不曾進入虛構世界的「他」,看著電腦裡的虛擬世界無動於衷,甚至會下手對產生自我意識的練白龍作出攻擊。


「練白龍」的意識破碎成千萬個零片,理應已經再不能拼湊出他在無數個世界裡輪回過的記憶。

可是白龍卻還是忘不了一切,他拼湊不了自己的記憶,卻在夢裡拼湊出裘達爾的容貌。




——在「練白龍」被暗殺者用匕首抹頸之後。


虛擬世界的警報中止,暗殺者隨之消失在空氣之中。然而在遠離市區的一個荒涼的廢墟裡,佈滿厚重灰塵的地上,卻像是有東西在上方拖延移動一樣,被拉出無數奇怪的痕跡。


過了好一會兒,空無一人的四周突然傳出了痛苦的咳嗽聲,聲音像是從肺部氣泡撞擊而生的悶響,繼而是鮮血被吐在地上,空氣中彌蔓著濃郁的鐵鏽味道,其後空間卻突然被撕裂開來,白龍才猛然從虛空中現身,趔趄地跌出來,然後倒在地上。

他掩著嘴巴不住咳嗽,顫抖得聽上去像要把五臟六腑都咳出來似的。


白龍拾起地上一部殘舊的影片播放器,播放器破得已經發不出聲音,他用帶著血絲的掌心溫柔地抹去顯示屏上的塵土。

影片中,十七歲的裘達爾正對著鏡頭露出俏皮的笑容,白龍站在他的身旁一臉正經嚴謹,年輕的兩人緊緊牽著彼此的手。


握著播放器的白龍閉上眼睛,海量的記憶影像湧進腦海,他在這個世界輪回轉生過無數次,大部分碎片都被生命樹徹底格式化過,但曾經遇上裘達爾的就只有一輩子,於是白龍只能強行反向中央提取數據,拼湊記憶的拼圖。

他捂著額頭慘叫一聲彎腰下去,螢幕上的場景又有變化,帶著笑容的裘達爾消失了,只餘下白龍一臉茫然地站在屏幕裡,背後站著許多看不清楚臉孔的人們,手裡拿著匕首,像是在追殺著誰一樣。


白龍又吐出了不少血水,臉上滿是混沌的鮮血和泥濘,他皺著眉用手背去抹嘴,然後咬牙切齒地看著從虛空中追來的人。



先是一雙漂亮的皮鞋映入眼簾,暗殺者的身影由一縷黑白分別的數據漸漸幻化成人類的模樣,銀色的髮絲逆著光,手裡拿著一把銳利的匕首,白龍對他的臉印象深刻,因為在很多他恢複意識但記憶缺失的情況下、他曾經被它宰殺過無數次,因而陷入輪回的循環。

「為了維持偉大而真正的生命洪流。」
暗殺者舉起匕首,雙手做了一個像具有宗教含意的手勢。


「消滅目標,練白龍,任務執行。」


TBC.

tag : MAGI,裘達爾,白龍,裘白,裘龍

发表留言

Secret

自我介紹

No.20

Author:No.20
大家好,你沒找錯地方,是我沒錯。

Fc2突然變了粉紅色,是因為我錯改前非,決定以後要好好寫不糾結的小甜餅戀愛故事,改變心態由環境做起。
______________
※自介
自稱文藝青年
智商不在服務區

具侵略性
糖衣炸彈
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目前
MAGI → 裘龍
IDOLiSH7 → 一織陸
寶石之國 → 脆皮組

※擅長
中二病
躺著也中槍
精神污染

※推廣
KALAFINA
保志總一朗
日野聰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友好
足跡
搜尋欄
偶爾打招呼
客從何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