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空白拼圖(裘龍)(一)

※ 三不五時冒出一些念頭,看不懂也沒關系,我的初衷明明是寫個二千字的小短篇……
※ 上位世界的裘達爾,和下位世界的白龍,虛擬世界Paro。


【MAGI】空白拼圖(裘龍)(一)


1.
練白龍在收到家人送他的生日禮物時沒有展現笑容,年僅七歲的他像木頭人一樣目無表情,沉默地收下被草率包裝的禮物,然後安靜地坐在小椅子上,等待著接下來的行動;除了禮物以外,父母還為他準備了一個小蛋糕,上方點亮了七根被整齊排列得有點詭異的蠟燭,可是他們的臉上同樣沒有任何表情,彷佛今日大家想要的並非一場愉快的慶生,而是依程序完成所有步驟後點亮的「Mission complete」。


在這個世界裡,每一個家庭,每一座房屋,每一區地段規劃的路線,甚至是房間裡點亮電燈時浮現的光度,都是被死硬設定好的標淮,所有生命都如同人工智能一般,有著相同的思想和行動準則,沒有任何自我意識,包括練白龍及他認識的所有人。


世界像是充滿著各式各樣的東西,又像空白一片。


白龍獨自留在自己的房間裡,他坐在地板拆開禮物,那是一份封面寫著「空白地獄」的拼圖,顧名思議是要把完全空白的零片拼接成一幅幾何平面。整盒拼圖的零片不多,是適合七歲孩子智商的玩具,白龍拿起其中一塊仔細觀察,然後放在地上,開始試著解決這個平面空間填充的難題。


活在這個世界的人不多不少都患有強迫症,白龍的生活習慣不可變改,所以他需要趕在十時前完成拼圖,在十時正洗澡,然後在十時十五分躺在床上準時入眠。可惜的是直到九時五十五分,正在迅速完成拼圖的白龍卻發現了一個嚴重的問題。


最後一塊拼圖失蹤了。


這是一個意料以外的難題,這使白龍有點焦慮,他伸手把拼圖盒子整個翻轉,孩童的頭身比例還是挺大的,他幾乎把自己圓滾滾的頭顱塞進盒子裡,眨眨眼,還是沒有找到最後一塊零片。


白龍坐在地上,看著完成度達百分之九十九的拼圖不知如何是好。直到九時五十九分,他的腦海突然閃過一絲奇怪的念頭,孩童的智商還不足以理解自己憑空誕生的妄想,他只是猛然地從這個一切有序的世界觀驚醒過來,他認為一定有人、或是鬼,把他的最後一塊拼圖偷走了。


這是一場意外,一場讓他意識到世界應該有不同面貌的意外。


白龍的表情依然僵硬,但眼睛裡閃著亮晶晶的光芒,他抬頭莫名奇妙地開口,朝空氣問道。
「是你嗎?」


牆上的時鐘指著十時零二分,可是白龍再也沒有理會時間的限制,世界的邏輯,還有劇本。
「你是『鬼』?你拿了我的拼圖?」



儘管那是近乎微不足道的裂痕,在白龍的思考敲打下位世界牆壁的同時,上位世界的電腦螢幕馬上亮起了一大片警惕的紅光,轟炸式的響聲非常刺耳。


現實世界中,伏在該電腦前睡覺的少年是個觀察員,他絲毫不願放棄午睡的機會,伸長一隻手去敲電腦鍵盤,試圖藉此命令它安靜一下。


「欸、裘達爾你醒醒啊,去處理你的案件。」
穿著同款制服、同樣在午睡偷懶的同事勾了一下自己的金色長髮,露出一雙漂亮的桃花眼,然後毫不禮貌地用腳把他從椅子踹了下去。
「怎麼老是你那區出意外?」


這下子想不醒來也不行,裘達爾不客氣地踢回去,然後從地板爬回椅子,黑髮顯然因為睡著時被壓得不怎貼服,除了綁成辮子以外的部分都在反翹。
「緹特斯!甚麼老是我區,上一次出現異常已經是昨日了,以那個世界來說,至少也過了好十幾年,我這叫盛世平安。」


緹特斯按一按耳朵,指著他的螢幕道。
「好好好,總之就是刺耳死了,你快關掉。」


「要你管,我會處理。」
裘達爾露了一個裝凶作勢的表情,然後望向電腦,螢幕上斑駁縱橫的街道上有一個奇異的紅點在閃爍,資料顯示是一個普通家庭的屋子,和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孩子,僅是因為一小片拼圖而使思維產生分歧,儘管這跳躍思考微乎其微,可是在龐大的機械「先知」的預算裡,它將會在未來產生嚴重誤差。


數據顯示這是一級普通警告,觀察員直接消滅目標就行。


裘達爾看著眼前這個粉雕玉琢一般的孩子,心裡湧起一絲可惜,畢竟罪魁禍首只是一片拼圖,要因此失去生命似乎又有點無辜。可是歸根究底這個名為練白龍的孩子也只是一個人工智能,是為了偉大世界數據而生的一個小數據,微觀來說實在算不上生命,宏觀來說也扯不上消滅意識這種帶有罪孽的概念觀。


這個孩子本來就不該產生自我意識,所以只能怪他不走運了。
裘達爾這樣想著,手指在半透明的薄膜上移動,螢幕中白龍身處的房間一如過往,唯一詭異的地方是他的雙眼正在全神貫注地四處搜索,彷佛他所想象的『鬼』會在空氣裡突然跳出來。


隨著裘達爾的操作,一枝鋒利的箭刃無聲無息地出現在白龍的頭頂上,瞄準。


其實那塊失蹤的拼圖就藏在白龍睡衣的口袋裡,大概是之前翻盒子把拼圖倒出來時不小心跌落在他的衣服,只是白龍直到死前都沒有發現它的存在,他依然興奮地沉醉在自己剛創造的美夢裡,沒有察覺死神突然就來到眼前。


裘達爾沒有猶豫,利刃射進頭顱,血液在房間裡飛濺,孩童的身軀依然固執地保持著同一個坐姿,過了一會後終於無力地倒在地面;鮮血緩緩地流動,漸漸化成一個血池,屍體的右半邊臉頰浸泡在血水之中,直到死後也沒有閉上眼睛。


裘達爾繼續操作,不久後,所有人腦海中與白龍相關的記憶數據都被相繼消去,彷佛這個世界從來沒有出現過這個孩子,他的數據被格式化成無機質碎片,然後回歸生命樹的洪流,繼而以世界期望的模樣再度誕生。


白龍的母親再也沒有自己孩子的印象,數據顯示她和丈夫從來不曾擁有孩子,而她只是慣性地在十時三十分打開白龍房間的門扉,裡面空無一物,空白得刺眼的房間沒有任何色彩,沒有記憶,連聯想也無從推敲。


明明已經想不起來、想不起來了。
她不曾有過表情的臉龐卻安靜地滑下了兩道淚痕,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



裘達爾抬手關了螢幕。
早在訓練期時,老師烏戈便告訴學生,為了維持整個世界的規則,觀察員所重視的不是「現在」,而是「未來」,保持生命樹的質量,收集科學家需要的數據,貢獻予神創造更美好的世界,這就是人工智能誕生和存活的目的。
為了使虛構空間的數據得以運行,人工智能只能依世界期望的模樣去維持社會的進步,所有人都朝向同一個目標邁進,空間才不會憑空崩潰,因此他們一旦產生自我意識,最快捷直接的方法便是消滅,重新清洗它們的靈魂,然後一切重來,反正他們其實不是「他們」,而是「它們」。


——為甚麼擁有自我意志會成為罪過?
裘達爾腦海閃過白龍年幼的臉孔和那份完全空白的拼圖,他握緊拳頭又放松,突然一塊拼圖的碎片無聲無息地出現在他的手裡。


那是直到白龍死後仍藏留在他睡衣裡的碎片,上方還帶著白龍鮮血的鐵鏽味道,血痕在細小的平面表層上劃下了一道深邃的斜線,像破綻或是瑕疵,打碎了那份完美的純白。


裘達爾莫名地心悸了一下,然後把碎片丟進螢幕,看著它穿透了半透明質感的介面,重新回到那邊的世界。


TBC.

tag : MAGI,裘達爾,白龍,裘白,裘龍

发表留言

Secret

自我介紹

No.20

Author:No.20
大家好,你沒找錯地方,是我沒錯。

Fc2突然變了粉紅色,是因為我錯改前非,決定以後要好好寫不糾結的小甜餅戀愛故事,改變心態由環境做起。
______________
※自介
自稱文藝青年
智商不在服務區

具侵略性
糖衣炸彈
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目前
MAGI → 裘龍
IDOLiSH7 → 一織陸
寶石之國 → 脆皮組

※擅長
中二病
躺著也中槍
精神污染

※推廣
KALAFINA
保志總一朗
日野聰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友好
足跡
搜尋欄
偶爾打招呼
客從何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