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園MAGI】地下戀愛心態(四)(裘龍)

※ 既然想寫黃文,那還是快轉吧。


【學園MAGI】地下戀愛心態(四)(裘龍)


隔日,快遞給白龍和阿里巴巴的屋送來了一整套德國高級廚具,白龍有點意外,因為正好就是他家裡慣用的品牌,不過這種小問題很快被他拋諸腦後。

收到裘達爾的禮物白龍心裡是挺高興的,畢竟雖然白龍記得裘達爾是小時候曾經給他可樂拉環的人,但對裘達爾來說他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學弟,對於認真又不擅長搭訕的白龍,與以食物作契機與對方拉近距離是再好不過。

但當時白龍萬萬沒想過最後會演變成現在這種半戀愛的曖昧關係。


在班上女生被迫出pool的事件後一星期,大概因為數學補考迫在眉睫,壓力太大,睡不安穩的白龍終於感冒了。

早上起來時白龍只感到眼睛澀澀的睜不開,吃早餐時完全沒有食欲,他勉強吃完了煎蛋便踏單車到校舍上學,上課時開始頭痛,喉嚨也癢癢的開始咳嗽。

中午時他去了保健室找賈法爾老師看症,老師溫柔地望聞問切,令白龍有種在看中醫的錯覺;最後老師定症是普通感冒,有輕微發燒,準時吃藥多睡覺就好了,但因為近來感冒菌挺凶的,為了避免病菌在學校繼續傳播,老師寫了病假紙要求他明後日休息兩天。

白龍向來在用膳上自給自足,營養充足鮮少生病,這次感冒他只感到整個人暈昏昏的,腳步如同踏在雲朵上一樣。一回到宿舍他把藥吞下肚後便倒在床上睡了,甚至忘了調鬧鐘提醒自己下次醒來吃藥的事。


聽到阿里巴巴提及白龍感冒早退的事,沒事就愛蹺課的裘達爾便更名正言順地跑回宿舍了。

幸好大概因為男生都認定自己忘了帶鎖匙的機率極高,因此幾乎每戶都沒有鎖門的習慣;雖然這裡提及的並不包括個性謹慎的白龍,但阿里巴巴卻毫無疑問是其中一員。

耳濡目渲,這次白龍終於因為神智不清而忘了鎖門,裘達爾便順利從正門就進入了他們的房間。

白龍正躺在床上沉沉睡去,臉色和嘴唇有點蒼白,裘達爾伸手撫摸對方的額頭,只覺有點燙手。
「……白龍?醒一下?你吃了藥沒?」

裘達爾向來體溫偏冷,冰涼的手掌貼在額上也不舒服,白龍昏昏沉沉地避開對方往被窩裡蹭,裘達爾猜他大概在發冷所以也不追他,轉頭去查看藥包。
「怎麼還是這麼熱啊,肯定是發燒了吧,老師有沒有給你開退燒藥?」

「感冒藥、喉痛和止痛退燒藥都吃了一次………藥水呢?怎麼漏了這個沒吃?」

「白龍、醒醒、上面寫著藥要四小時吃一次啊,你上次吃藥是何時?」


白龍迷迷糊糊地翻身,把頭埋在枕頭裡面,隔絕了裘達爾的聲音,世界一片安靜。


裘達爾沒好氣地看著生病鬧彆扭的白龍,氣是氣不下的,他算了算白龍在午休時去保健室,最快也要接近一時才吃藥,現在兩時,大概還有兩個多小時才需要吃藥。

他沒有任何照顧病人的經驗,但是吃藥的經驗很豐富;早些年裘達爾在外頭玩得瘋,把很多「藥」都往嘴裡灌的日子還記憶猶新,後來他一個人花了很長時間來復原,倒也清楚先吃飯墊肚才吃藥的道理。

白龍待會兒最好先吃些粥再吃藥,問題來了,粥從哪來。

裘達爾走進廚房,看著自己訂來的廚具無從入手;因為怕火所以他絕不會開爐火煮食,雖然聽說過電鍋可以煮粥,但重點在他連怎樣打開電鍋也不懂。

他扶了扶額,無可奈何地拿出了手機撥了熟悉的外賣電話,然後回到房間坐在白龍床邊,盯著他睡覺。

白龍還是因為需要呼吸而微微露出頭來,臉被壓在枕頭上壓得有點紅,眉頭皺起來看上去並沒有睡得很安穩。

裘達爾湊上去親,捧著對方的臉,從他的額頭開始一下一下地往下吻,繼而是眼皮、眉心,直到白龍的眉心被他吻平為止。


白龍的左臉上有一道棕色的傷疤,很淡但範圍很大,那是他與父親和雙兄車禍時留下的傷痕,除了白龍以外的三人都當場死亡,只有他一人被保護在中間而得而倖存。只是他當時年紀太少衝擊太大,車禍時沒有留下實際的記憶,但那道火傷縱然隨著年月已經變得很淡,卻依然存在沒有消失。

白龍從來沒有向他提起那麼沉重的事,而他也沒猜到裘達爾清楚得很,甚至可能比白龍自身更清楚。


裘達爾捏了捏白龍的臉,往嘴唇親了一下。此時白龍終於因為他的騷擾而醒過來,渾渾頓頓地意識到裘達爾正在吻他,他抬手掩住了自己的嘴唇,隔開了兩人。

「會傳染你。」
沙啞的聲音低低地說著。

「我正想請病假。」
不理會白龍的擔憂,裘達爾扯下對方的手繼續親吻,他強硬地瓣開白龍的嘴唇深入舔吮,因為慣性白龍下意識張開口讓對方入侵,雙手無力地擋在胸前想要推開對方,最後變成抓住對方的領口不願放手。

裘達爾也回握著他的手,直到吻得不能呼吸,裘達爾才放開白龍,兩人喘息著凝視著對方,最後還是裘達爾笑了一笑,掩著白龍的雙目說道。

「平日老是動不動就拿菜刀,看來你只有生病才會這麼乖……多睡一會,等下我會喊你起床吃藥。」


白龍紅著臉用被子蓋著自己,「嗯」了一聲,又說了句「我很冷」來解釋自己在初夏裡發燒卻蓋著被子的原因,但他沒有放開裘達爾的手,似乎要這樣緊緊牽著才能讓他安心。

於是裘達爾也沒有離開,就這樣坐在床邊,一手與白龍相握一手安靜地玩手機,玩厭了便趴在白龍身邊淺眠。


「裘達爾。」
白龍的夢囈如冬日飄雪般輕柔且純白。

「我喜歡你。」


TBC.


在《指環》裡有個伏筆,裘達爾是跟紅炎的車而來的,所以他並不是普通路過的孩子,與之相反是他跟練家有很密切的關係。

至於為甚麼白龍的成長期沒有見過他,我已經把伏筆都說出來了啊……

tag : MAGI,裘達爾,白龍,裘白,裘龍

发表留言

Secret

自我介紹

No.20

Author:No.20
大家好,你沒找錯地方,是我沒錯。

Fc2突然變了粉紅色,是因為我錯改前非,決定以後要好好寫不糾結的小甜餅戀愛故事,改變心態由環境做起。
______________
※自介
自稱文藝青年
智商不在服務區

具侵略性
糖衣炸彈
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目前
MAGI → 裘龍
IDOLiSH7 → 一織陸
寶石之國 → 脆皮組

※擅長
中二病
躺著也中槍
精神污染

※推廣
KALAFINA
保志總一朗
日野聰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友好
足跡
搜尋欄
偶爾打招呼
客從何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