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園MAGI】地下戀愛心態(二)(裘龍)

※ 無意義無技術章節。


【學園MAGI】地下戀愛心態(二)(裘龍)


為了加重白龍的罪惡感,已渡過了男人最痛時期的裘達爾還是向學校告了病假,留在宿舍捧著白龍準備的特盛便當慢慢吃。

作為跳級高材生的阿拉丁早上是自修課,他捧著書坐在桌子前看,裘達爾坐在他旁邊示威一般吃了足半小時依然沒有減速的跡象,阿拉丁打從心底認為裘達爾應該不屬於靈長類動物,擁有四個胃的話應該算牛的同類。

阿拉丁「啪」一聲合上了手上的書,終於打斷了對方咀嚼的聲音。
「白龍哥哥那一踢沒有讓你絕子絕孫,真是可惜了。」

裘達爾咬著炸蝦天婦羅,坦蕩蕩答得理所當然。
「哎,他本來便要讓我絕子絕孫,誰叫我樂意,你以為阿里巴巴讓你震個機就比白龍好,反正今晚我肯定有滿漢全席吃……」

「……除了吃,你到底打不打算溫習英文?還是你準備好下個月再補考?」

「我受傷了不想溫習,你是老師的寵兒嘛幫我猜猜題目就算了,只要勉勉強強拿到接近合格分數,把數學拉一拉就順利過了。」

「本末倒置這套少來了,想合格就多背幾個生字和讀解技巧,說個你感興趣的範疇吧,生字會比較容易記住。」

這時候正好阿里巴巴因為選修課取消而回來,剛從外面回來熱了一身汗,他一進門便拿過水杯來喝,一邊同意阿拉丁的說法。

「對啊、要背生字的話,最好平日找些喜歡的字詞或是句子來翻譯成英文,詞彙量可以增加不少。」


「喔,那白龍的英文是甚麼?White Dangon?」
漫不經心的裘達爾隨便甩出個詞彙。

「……你後面那個生字是哪個國家的語言、我聽不懂。」
阿拉丁冷淡地回應道。


「啊,之前我想過要把一個四字詞翻譯成英文,我查了可久了,你來幫我想想有沒有錯。」
在三人沉默的空氣裡,裘達爾語不驚人,轉個話題死心不息地繼續展示自己的英語程度。

「The rice had been cooked. 」


阿里巴巴搔搔頭完全想不到是甚麼意思,智商極高的阿拉丁扯了扯嘴角,表情抽了一抽。


「米已成炊……不是這樣說的。」

阿里巴巴不小心咽倒了口裡的水咳個不停,連忙拍著胸膛順氣,他經常懷疑阿拉丁智商得有多高才能解讀裘達爾的啞謎。
「你跟白龍好像未出pool吧?這麼快就想米已成炊……」


「出pool?」
裘達爾愣了一愣,他的大腦從來沒想過這道題目,只好立即思考解決辦法。

「出pool好像是要請客吧,但白龍每日都請有你們吃飯啊……既然說斯芬托斯和緹特斯是每天都過得像情人節,那我們應該每天都是出pool日?」


阿里巴巴心想就你這樣還好意思說這是出pool,這吐嘈當然不能坦白說,他只好拐個彎道。
「唔、我認為你得更有誠意一點,不然你的米永遠不會煮成飯……既然我們每日都吃白龍造的飯了,你真要出pool的話,去外面吃又嫌味道不及白龍的,不如你親自下廚試試。」

阿拉丁聽到阿里巴巴的建議時心裡一驚,心想裘達爾煮的東西拿去喂貓也會被控虐畜,表面還是鎮定自若地決定把飯菜送給白龍。
「喔不,要不你先煮一頓愛心晚餐給白龍試,好讓他感受你的誠意?」


「嗯好吧,我考慮考慮。」
裘達爾壓根沒有多想,點點頭同意道。


此時大門傳來鎖匙串晃動的聲響,那是白龍中午放學回到宿舍的時間,裘達爾馬上以瞬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縮起身體,抱膝坐在餐椅上露出一副痛苦複雜的表情。

於是白龍一進門便看到裘達爾鬱鬱寡歡曲起雙腿的背影,和想像中雙腿間受傷了的小小裘,似乎內傷比他想的嚴重,嚴重得連裘達爾都不想說話了,他馬上內疚得不能再內疚。

「裘達爾……你……我是指你的……還好嗎……?」
關心的物件裘達爾卻只留給他一個沉默的後背,白龍只好著急地問道。

「你想吃些甚麼?有甚麼能以形補形的我去煮……」


「你給他燉個豬腦算了吧,他那是不願溫習英文的表情。」
決心不讓裘達爾好過,揭穿對方裝受害者的阿拉丁轉頭朝白龍問道。

「你猜猜他正在學甚麼英文生字?」


說到正經的話題,白龍抿著唇認真地思考了好一會,最後還是搖了搖頭,因為除了髒話以外他幾乎沒見過裘達爾運用英文,實在沒法猜測他的程度。


「我們在說『pool』,不就是游泳池嘛,我懂。」
裘達爾悶悶不樂的聲音從膝蓋裡傳出來,要不是還要在白龍面前裝無辜,他肯定立即站起來跟阿拉丁幹架。


正在喝水的白龍聯想到剛才小休時女同學提及的出pool,也不小心被口裡的水咽倒,抱著胸口不停咳嗽。

「咳咳……那、那沒我的事了,你們繼續溫習,我去廚房泡個茶解渴,你們要喝嗎?」


「白龍我要一杯巧克力加奶。」
阿里巴巴馬上舉手道,接著阿拉丁也笑瞇瞇道。

「一杯黑咖啡,麻煩白龍哥哥。」


裘達爾臉色沉了下來,黯然道。
「我要一杯檸檬水,不要檸檬不要水。」


白龍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目無表情地進入廚房,再出來時手上的託盤放了三個杯子,他溫柔地把託盤放在滿是淩亂書籍的桌子上,分別是巧克力、黑咖啡和一個空杯。


除了託盤外,託盤下藏著的菜刀也「咚」一聲倒在桌上。


阿拉丁和阿里巴巴懂事地移離視線沒有作聲,默默地拿過自己的杯子就喝。

反而裘達爾像沒事發生過一樣,拿起菜刀和空杯跑進廚房,出來時只捧著空杯,然後跑到白龍身邊獻寶。


空杯裡依然沒有檸檬沒有水,但注了不少砂糖,在杯底拼成一個純白色的心形圖案。
白龍用力把他推開,紅暈卻顯然易見的從臉開始蔓延到耳根。


阿拉丁含蓄地與阿里巴巴耳語道。
「看到菜刀的瞬間,我真的以為裘達爾會絕子絕孫,即使不是今天,以後都肯定沒法避免。」


阿里巴巴低頭裝著喝巧克力,一邊低聲地回應阿拉丁。
「但是看到裘達爾那副甘之如飴的神情,我突然覺得剛剛他說的『每天都是出pool日』,其實都不是沒道理的……」



TBC.


港式檸檬水,檸檬+砂糖+水,所以不要檸檬不要水的話會餘下砂糖,意思為只有甜。

這是一篇沒甚麼內容的同人文,只是毫無營養和很多食物兩點能貫穿全文別有風味。

tag : MAGI,裘達爾,白龍,裘白,裘龍

发表留言

Secret

自我介紹

No.20

Author:No.20
大家好,你沒找錯地方,是我沒錯。

Fc2突然變了粉紅色,是因為我錯改前非,決定以後要好好寫不糾結的小甜餅戀愛故事,改變心態由環境做起。
______________
※自介
自稱文藝青年
智商不在服務區

具侵略性
糖衣炸彈
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目前
MAGI → 裘龍
IDOLiSH7 → 一織陸
寶石之國 → 脆皮組

※擅長
中二病
躺著也中槍
精神污染

※推廣
KALAFINA
保志總一朗
日野聰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友好
足跡
搜尋欄
偶爾打招呼
客從何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