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女兒紅(裘龍)(上)

※ 是個雙箭頭故事。


【MAGI】女兒紅(裘龍)(上)


「小二。」
一襲藍錦衣的少年走進小客棧,在前桌上放下銅錢。
「來一壺女兒紅。」

「客官,要多個上好小菜麼?」
小二甩一甩手中抹布,見少年一身上好錦衣,雖沒有奢華子弟那財大氣粗的態度,舉手投足也絲毫不帶市井氣息,小二收好銀兩又決定向他推銷起來。

「除了女兒紅外,我們的包子是本鎮最有名的,不少人慕名而來,客官買兩個試試吧?」

白龍不感餓意,下意識地搖了搖頭,半嚮后卻又道。
「來半打包子……吧。」

小二只以為他改變主意,把包子塞進紙袋就交給少年,少年付了錢,把紙袋捧在左手便走出了客棧大門。
大街不遠處有一些衣衫不整外形瘦削的小孩,不用想也知道是貧窮人家的孩子,正眼饞地看着賣饅頭包子的小茶棚,那眼神讓人一看到便感到餓意。

白龍走近,把袋子里熱騰騰的包子拿出來遞給孩子,小孩年紀不太,對陌生人都露出了警惕后退之意,然後又因食物的誘惑而強行挺胸踏前一步;少年沒有在意,把包子收回紙袋,然后放在地上。

少年走遠后那些孩子才敢上前拿起包子,摸着幾乎不曾吃過的熱騰包子,孩子心想道這個大哥哥似乎還真是個好心人,但怎麼他臉上會有這麼深邃恐怖的疤痕呢?


白龍走着走着,突然望了望自己空無一物的掌心,才察覺自己把那壺女兒紅遺忘在客棧了,在心裡把自己數落了一番,才搖搖頭走回去拿。

走進客棧,他卻發現剛才客似雲來的客棧里早已空無一人,一個並不陌生的男人正坐在高台前,滿臉壞笑地瞅着他看,似乎理所當然地等待着他的出現,繼而捧起女兒紅的酒瓶豪氣地干了一口。

「一人一江水,一壺女兒紅。」
漫不經心地用手背抹了抹嘴角的酒水,身后束着麻花辮、年紀稍比白龍大上些許的青年勾起嘴角笑了起來。

「客官你想點些甚麼?」

甚麼叫江湖中人?就是儘管他在你面前情深款款地吟詩,你也感受不到任何文人的詩情畫意。說白了,你覺得他只是在裝。

廢話、他當然是裝的。白龍自小就認識裘達爾,他倆的母親是閏密,早在裘達爾出生時兩人就放過狠話,要是兩人生的是一兒一女,他們鐵定是要對親家的。後來白龍還在娘親肚子裡時,裘達爾就被他娘迫著整天到練家裝乖摸肚子,他娘親出生於武林世家,想法非常粗暴直接,大概就是近水樓台先得月,和媳婦兒先培養感情再說別的。

結果白龍出生時裘達爾和他娘就懵逼了,娘親以為上天會賜她一個小媳婦於是知道真相後傷心欲絕,裘達爾則質疑這麼小的嬰兒要怎樣娶才好,他兩歲的腦筋還不知道嬰兒會隨著歲月長大,兩人各懷心事再也沒有提對親家的事,貼身照顧了白龍的娘一段日子後又因家事趕回江南,雖然書信往來沒斷,但之後再見已經是白龍兩三歲的事了。

那時正是白龍最粉雕玉啄的年紀,白龍的娘喜歡女紅,給孩子做的衣服一套比一套精致,也注意禮儀教養。雖然父親是武林中人,可抵不過母親書香世家的堅持,一直把兒子養在深閏,住的地方就只有竹簡文書和花園的林木,一臉養出來的細膩秀氣,連眉目也是從母,長得像個小貴族。

直到裘達爾再隨母親去了練家,整天爬樹練武的孩子一見白龍便滿臉被天雷劈了的表情,然後扯著母親的衣袖糾結地問。他就是我媳婦兒?太乖了我不喜歡,我喜歡野貓會咬人那種。

裘達爾他娘愣神了一下才意識到兒子竟然還惦記著小時候大人所說的娃娃親,連忙在他說出失禮話之前中斷道,他不是,不過要是阿姨再生一個女兒的話你就得好好娶了,阿姨的孩子肯定很會唸書不像你這麼好動,我一定要在乖媳婦出生前給訂了親事,省得將來你沒人要。

裘達爾聽到否定的答案後沒有鬆一口氣,反而看著白龍乖僻的臉扁起了嘴,他覺得白龍確實長得很好看,不過他覺得自己長得更好看,畢竟每次出門逛市集大媽都爭著給他送橘子,小女生跑來向他拋眉眼,他年紀輕輕,目標要當江南第一美男。

基於競爭意識的關系,裘達爾有點警惕,背著大人老是偷偷踢白龍的凳子,又跑去爬白龍房外花園的樹。白龍鮮少跟同輩的孩子相處,只覺得對方好玩,避開大人的目光便偷偷跟在裘達爾身後爬樹,結果手短腳短的他從樹上狠狠地掉了下來,一砸便完全失去意識。

待裘達爾聽到聲響從樹冠探頭一看,只見白龍整個人以不自然的姿勢臥在地上,四周沒有大人,他飛快地跳到地上,白龍怎喊也沒有反應像死了一樣,裘達爾的心臟差點被嚇得停跳,一邊搖晃對方一邊放聲大喊,直到練家的爸爸領著下人來抱走白龍,後來又是一輪雞飛狗走的搶救。

白龍傷勢不重,只是撞到後腦又引起了發燒,剛醒來那段日子反應總是有點遲緩,比以前更乖巧地喊裘達爾哥哥,濡軟的童嗓聽得裘達爾心也軟了,有好一段日子都對白龍言聽計從,生怕對方再生甚麼意外。當然長大後的白龍是誓死不承認自己曾經這麼單純地喊裘達爾作哥哥,兩人互相催眠彼此影響下很快便變成了損友,少年期的白龍外表依然精致乖張,內裡卻攻擊力十足,裘達爾鋒芒盡露毫不收斂,心思卻意外地細膩。

後來因為父親病重的關系,裘達爾回江南留守家族生意後就沒再離開,只能靠白龍在江南和江西兩邊走,裘達爾口不對心地說過反正你都這麼大了哥哥就不管你的私事了儘管闖蕩江湖吧,話才出口就撇過臉不願再看白龍,白龍雖然知道裘達爾這個動作也只是在裝而已,硬著頭皮說我走了大概兩三年後再來探你吧,事實上卻每隔兩三個月便不忘去江南探望裘達爾和他的父母,每一次離開的時候裘達爾那副哀怨的臉總會讓他想起鄰居養的小狗,兩人都抗拒著不願先承認思念,像拉鋸戰一樣看誰先服輸,情況斷斷續續,程度卻不斷加劇。

白龍曾經掰過指頭去數兩人的歲數,裘達爾十八,他也已經十六了,幸運的話就如裘達爾母親所說兒子啊你該娶媳婦了。

他向對方提起這事的時候聲線有點壓抑,天空是一片墨色濃重的夜幕,白龍和裘達爾分享一壺女兒紅,飲得半醉的兩人距離近得可以看到對方眼中倒映著小小的自己,在額前散落的髮尖蹭到對方那張好看的臉,白龍怕自己再看下去會忍不住做出讓大家後悔的事,乾脆閉上眼睛就昏了過去,還是沒有說他每一次回去見到裘達爾後便不想再離開,再這樣下去他就不再來了,他不敢再來了。

裘達爾全神貫注地盯著昏了的白龍,然後把他抱在懷裡動也不動。胸膛緊貼胸膛,兩人緩慢有力的心跳聲漸漸放大,他神智也開始不清,大概是被氣氛誘惑了他不知怎的貶貶眼睛就湊頭貼過去,卻在唇瓣觸到白龍臉上傷疤時馬上清醒起來,他想起了白龍是他的好兄弟,一輩子好哥兒,白龍七歲出意外時他正好不在身邊沒有好好保護他,裘達爾曾經暗裡發誓以後不論如何也要把他罩在自己眼皮下,事實上白龍卻一路越走越遠,他不知自己該不該追上去,假如他開口的話又會發生甚麼事,白龍會接受嗎,還是會狠狠地拒絕,從此兩人不相往來?

他曾經夢到白龍變成小野貓還把自己的手臂咬出血痕的事,就像兒時長輩說要親上加親的玩笑,裘達爾不願承認卻又不可抑制地刺激著他的理智,直到白龍一次意外受傷半邊臉上佈滿燒傷後依然沒有改變,他明明對外貌的要求高得要命,卻一直憧憬著與白龍一起生活過日子的可能性,單是想象就足以讓他從夢寐裡展露笑容。

他想自己是撞邪了才會變成現在這副模樣。


TBC.


……我想我是撞邪了才會寫這樣的鬼東西。


tag : MAGI,裘達爾,白龍,裘白,裘龍

发表留言

Secret

自我介紹

No.20

Author:No.20
大家好,你沒找錯地方,是我沒錯。

Fc2突然變了粉紅色,是因為我錯改前非,決定以後要好好寫不糾結的小甜餅戀愛故事,改變心態由環境做起。
______________
※自介
自稱文藝青年
智商不在服務區

具侵略性
糖衣炸彈
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目前
MAGI → 裘龍
IDOLiSH7 → 一織陸
寶石之國 → 脆皮組

※擅長
中二病
躺著也中槍
精神污染

※推廣
KALAFINA
保志總一朗
日野聰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友好
足跡
搜尋欄
偶爾打招呼
客從何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