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七殺碑文(辛賈)1

※ 辛賈現代黑道paro,是個坑。


「天生萬物與人,人無一物與天;鬼神明明,自思自量。」


【MAGI】七殺碑文(辛賈)


1.
第一次跟老大出堂口談生意的時候,他只有十二歲。

對於沒有唸過書的人來說,筆頭只知道這是一個小得微不足道的數字,單是一日他就可以殺超越這個數目的人,或是以這個價錢在堂口外兩條街的角落小店買包子當早餐,那時候包子一個賣五毛,而角落那家小店是唯一一間每天天未亮便準時開店的早餐舖,因為他不習慣天亮後出門,如果沒有趕在天光前去買包子,那代表他當天有很大可能需要餓肚子。

在被辛巴達拾回家之前他幾乎沒有嘗過飽肚的滋味,因此在這裡住了兩星期後,這香噴噴的包子就成為了他的生活食糧沒有之一,重要不可缺少。


生活是再簡單不過的事,起床吃飯殺人洗澡睡覺。


他的老大辛巴達也沒比他年長多少,那年好像才十七歲,連法定成年的年齡都未過。不過對於亡命之徒來說沒甚麼大意義,同樣是起床吃飯殺人洗澡睡覺,唯一不同的是老大要賺錢,賣一些會被警察搶的貨物來賺很多很多的錢,數目很長他怎樣數也數不過來。

辛巴達說以後要訓練他當堂口的會計,就是負責算錢的職位。聽到消息的時候他怵了一下,差點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氣把手中的小刀直接捅在老大的肚子,讓他腸穿肚爛比死更難受。

那時的筆頭還很固執,是那種不懂事的桀骜难驯。


第一次談生意時他跟馬斯兩人站在辛巴達身後,老大笑得一臉鄭重和氣彷彿要搶別人生意的不是自己一樣,對方也不是吃素的不肯交出碼頭區任何一個位置讓他們的堂口做海運走私,辛巴達再能言善辯舌上添花也沒辦法讓對方鬆口,最後開出的價是二八分帳,兩成歸他們糊口,八成歸對方數錢。

他站在後面通過眼角瞄到了辛巴達皺起眉,表情並不高興。而他的宗旨是假如辛巴達不高興的話,他也不打算讓對面的人滿意地離開。於是在對方一個小囉嘍放聲嘲笑辛巴達太幼稚今晚根本不可能平安回去的時候他伸直了右手,手臂上一根紅色的長繩歪歪斜斜地綁著掌心一把三角形的刀,灰色的眼瞳目空一切,直直指向虛空。



對面不服輸地掏出了真槍與他對峙,然而在他們來得及反應之前便已經被他捂住了槍口,那把槍直到最後都沒有發出任何一顆子彈,因為主人在按扣下板機之前喉嚨已經被狠狠地橫割開來,沒發出一絲聲音就直直倒了下去。


被割開的大動脈在斷氣後仍然持續噴出鮮血,辛巴達輕輕敲了敲木椅,筆頭沒有回頭,以細小的身軀拉著那具屍體的領口緩緩地拖了出去,外面是黑不見天日的凌晨時分,粘稠的血液在地上拉扯出一條粗壯的分界,他把死屍拉到碼頭邊緣,然而用力丟進茫茫大海。

辛巴達風度楚楚地指著地上用血塗出來的地域分界說,筆頭的畫功不錯,這就是我要的地盤,分帳你二我八,一分錢都不能少。


後來辛巴達帶著他回堂口報捷,經過早餐店時筆頭用力推開車門蹦跳過去,冬日的晨曦總是來得特別晚,天還未亮,小店微弱的燈火使他身上的血色沒那麼明顯,可是他身上那股血腥味實在太重無處可逃,賣包子的阿姨多少還是察覺到了,於是在遞過包子時她低頭,輕聲地對他說了一句。


──乖仔,小心喔。


包子的溫度隔著棕色的牛皮紙袋傳到他的掌心,就像是媽媽的懷抱一樣。筆頭覺得自己根本攀不上乖孩子這種稱號但還是安靜的沒有反駁,數好了硬幣給阿姨後他一邊狼吞虎嚥一邊跑回辛巴達的車上,老大揉了揉他凌亂的頭髮,然後以臉上被對方指甲劃了幾道貓爪為代價強行在他的手裡搶了一個包子飽腹,

天亮以後筆頭便抱著那個空了的牛皮紙袋瑟縮在對方巨大的陰影下沉沉睡去,馬斯倚在車窗旁邊一直觀察著外面的情況,一雙冷漠的暗紅色的眼眸還未學會感情的意義。


男人之間沒有浪漫沒有承諾,只有眼前再簡單不過的生活,殺戮就是他們活著的最大部分。


後來他們因為聲名大噪而被滿門追斬,由澳門坐小船逃命偷渡到香港,那聲乖仔很快就再也沒有出現在他的生命之中。
那年的他還叫筆頭,只有十二歲沒有唸過書,唯一懂的詩句是張獻忠的七殺碑文,兩句詩詞中間夾著七個疊字。



殺殺殺殺殺殺殺。


TBC. ​​​​


是個坑,應該不會填。

tag : MAGI,辛巴達,賈法爾,辛賈

发表留言

Secret

自我介紹

No.20

Author:No.20
大家好,你沒找錯地方,是我沒錯。

Fc2突然變了粉紅色,是因為我錯改前非,決定以後要好好寫不糾結的小甜餅戀愛故事,改變心態由環境做起。
______________
※自介
自稱文藝青年
智商不在服務區

具侵略性
糖衣炸彈
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目前
MAGI → 裘龍
IDOLiSH7 → 一織陸
寶石之國 → 脆皮組

※擅長
中二病
躺著也中槍
精神污染

※推廣
KALAFINA
保志總一朗
日野聰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友好
足跡
搜尋欄
偶爾打招呼
客從何處來